第五百六十六章 沈梦遇到麻烦了(求银票)

    “心情有些复杂?”

    重新坐进了车里,简佳怡没有直接启动车子,而是靠着椅背,扭头看向了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江凡问道。

    “还好,只是觉得没意思。上学那会儿,周行文总是欺负我,我脾气也执拗,就和他对着干,结果四年大学,着实积攒了不少的恩怨。”

    江凡笑了笑,接着说道:“我没告诉过你吧,我刚毕业的时候,在校园的招聘会上找了一个不错的工作。结果毕业了半个月的时间,那个公司却忽然给我打电话,说我没有通过面试。后来我才知道,周家是那家公司的股东。”

    “而之所以在校园招聘会上录取我,仅仅只是为了耽误我半个多月的找工作的时间而已,顺便也让我体会体会心理上的落差。你说……这得是多无聊的人,才能做出来的事?”

    简佳怡笑了笑,开口道:“倒也不是无聊,只不过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仅仅是随口打个招呼的事情,就足以对另外一个人的生活,造成巨大的影响。社会地位的差距,形成了这种不公,是没办法的。”

    “对,上学的时候,我和周行文的地位差距太大,所以他只是随便针对我做点什么,就让我疲于应付。那个时候我觉得他是我人生的一个阴影,但自尊让我无法接受屈服。”

    江凡撇了撇嘴,继续说道:“可是现在,我们两个之间已经完全翻转了过来,这种地位的差距仍在,却变成了我在他之上。所以原本的一些心结,忽然间好像什么都不算了。”

    “你要说心情复杂,确实有点,但更多的……应该是一种茫然。佳怡,如果我还是大学时那种没本事的样子,你也就不会喜欢我了吧?”

    简佳怡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道:“当然,我喜欢比我强的男人,对我来说,如果一个男人无法让我生出被征服的感觉,那我是不可能喜欢的。所以无论你长得怎么样,如果认识你的时候,你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就不可能喜欢你。”

    如此的干脆利落,让江凡有点准备不足。

    “哇?这么直接的吗?是不是至少也说点客气话,考虑考虑我的心情啊?”

    江凡哭笑不得的说道。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何必自欺欺人呢?我就算真的那么说,你会信吗?”

    简佳怡白了江凡一眼,接着说道:“寻求更优秀的异性,是每一个人的本能,无论男女,都是如此。不要总是怀疑自己,你能变成现在这样,那么现在这么优秀的你,就是真实的你,想太多回溯过往,实在是矫情。”

    这话很有杀伤力,江凡有些委屈的看了简佳怡一眼。

    然后才呼出口气来,认真说道:“谢谢。”

    “不客气,你要真想谢我,可以给我一个法式热吻,我这辈子还没有和异性亲吻过,有些好奇那是什么样的滋味。”

    简佳怡面无表情的说道。

    “咳咳,别闹,我会当真的。”

    江凡有些招架不住简佳怡的这种直接。

    “谁跟你闹了?我很少开玩笑。”

    “呃?等一下,你说没和异性亲吻过?那意思就是,你和亲吻过?”

    “梓欣强吻过我,不止一次。”

    简佳怡并不隐瞒。

    “梓欣强吻你?舌吻!?”

    江凡有些震惊。

    “是啊,她喝醉了以后经常做这种事,到最后我都习惯了。她还想过要不要去当一个拉拉,不结婚的话,就跟我过好了。”

    简佳怡点头说道。

    “那你……是什么感觉?”

    “感觉?还不错,如果梓欣能不在强吻我的时候,趁机手上也占我便宜的话,就更好了。”

    听着简佳怡的话,江凡的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浮现起了那样的画面,然后便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你们城里人……可真会玩啊……

    正浮现联翩的时候,手机却突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江凡被这铃声从遐想中惊醒,看到是沈梦的电话,赶忙接起。

    “小凡,你……现在有没有空?”

    沈梦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犹豫。

    “怎么了?梦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江凡开口问道。

    “我家里这边……遇到了点麻烦,如果你有空的话,能不能过来一趟?我自己解决不了。”

    这声音不仅是犹豫了,甚至还有些无助。

    江凡顿时有些焦急,开口道:“什么麻烦?你现在在哪?安全吗?”

    “我就在老家的村里,和我妈在一起,挺安全的,你别太着急。就是……就是遇到了点麻烦事。”

    “告诉我地址,我这就去机场!”

    江凡直截了当的说道。

    “玉森市下面的宁边县,你到了县里以后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好,等我,我今天就到。”

    江凡挂了电话,然后便直接开始在手机上订最近的机票,同时开口道:“佳怡,送我去机场,临时有事。”

    “梦姐遇到麻烦了?”

    简佳怡启动了车子,开口问道。

    “嗯,具体什么麻烦,我也不清楚,但应该不算小事,否则梦姐的脾气,不会跟我说的。”

    江凡点了点头,不过话音刚落,就回过味来,有些奇怪的抬头看向了简佳怡,开口道:“你也叫她……梦姐?”

    “对啊,怎么了?”

    “你们……很熟吗?”

    “还好吧,梓欣和梦姐一起回来后,约我逛了几次街,梦姐的性格很直率豪爽,我还蛮喜欢她的。”

    简佳怡点头说道。

    江凡有些懵逼。

    看了看简佳怡的表情,确定简佳怡并没有生气后,脑子不由一片混乱。

    这是……怎么个景?

    “行了,别拿你那种狭隘的思想来想我们,就算单纯只论性格,我也觉得梦姐是个不错的朋友。玉森市的话……是秦省的吧?我大伯和秦省那边的关系不错,用不用找他打个招呼,免得真有麻烦的话,你自己一个人去了,也很难安稳的解决。”

    简佳怡开口问道。

    “呃……会不会让你大伯欠人情?”

    “打个招呼而已,能欠什么人情?梦姐老家的事情,牵扯到的层面不会高的,自然论不到人情的程度。可问题是,越属于底层的事情,就越容易出幺蛾子,因为往往层次不高的人,见识浅薄、心无所惧,做事才会无所顾忌,你小心一些,没坏处的。”

    “那好吧,麻烦大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