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二八章 开创者

    反正已经这时候了,何沛媛还越熬越有精神了,谱子打完可不能叫大功告成,还得检查还得验证,更得试听。

    照着程序来,首先是对曲子的认识分析,何沛媛要求男朋友以读者的视角来,绝不能脚脚袜袜的了,必须严肃,使用学术语言。

    杨景行装模作样首先看一下整体,可以很容易发现曲子的两个乐章都有明确的同一个主题,但是乐章结构显然不是奏鸣曲式,要套“发展”和“再现”的真是太勉强。说是变奏?有几处简单的到可以算是变奏手法,但两声部过度到四声部的过程实在没这么容易归纳,算是双主题的自由变奏倒影复制加呈示和再现的同时进行。

    作为读者的话,杨景行认为曲子第一乐章可以当做双主题的回旋交叠变奏来看。第二乐章更难概括,同为作曲家的读者想来想去发明了一个新词,就叫主腿,不,是双主轴平行交叉对换正反折叠延伸曲。

    何沛媛才不信呢“你肯定分析不出来这么彻底!”

    “这叫彻底?”杨景行就回到作者身份“这还是皮毛,里面究竟还多着呢……”

    何沛媛是准备通宵了“哪里?”

    作曲家仅拿平行举例,就分出三种,这都不是符号能标注的了,得附注了,不然一百个演奏家会有九十九个用同样的色彩去表现。

    何沛媛可不服气“有什么了不起?有什么不一样!”

    杨景行实践证明,就是不一样,而且这里的宫调式多么容易被忽视,这里为什么是d大调?

    何沛媛听得紧抓自己双腿“哪有这么负责?你故意的……”

    在袜袜和脚脚的基础上,又用了半个小时才从学术角度把曲子分析得让姑娘理清了脉络,也算是让作曲家自己检查了一遍吧,可以打印出稿了。虽然经济紧张,何沛媛还是决定换个打印机,团里乐务部的那种,摆得下!

    足足二十四页呢,何沛媛一张一张接,不过讨论着出版标题什么的也不算难等。好不容易打完后又感觉很容易丢失呀,再打一份吧,但是不等了,该试听了。

    模特又来帮忙翻谱,演奏家得仔细点,再看一看吧,这首曲子可不简单。何沛媛也有心得了,看出来这首曲子的难度属于可以钻研克服能获得成就感的,不像《友谊变奏曲》那种。

    演奏家还反复看了几遍四声部才准备开始,翻谱的都不放心“你有信心没呀?”

    杨景行哼“看我好好打击一下这个自以为是的作曲家。”

    何沛媛嘻嘻十分支持“老公加油!”

    可是何沛媛是不是还是偏爱作曲家多一些,刚开始还是边认真听边好好翻页,逐渐好像是发现演奏家真没被难住,她就经常装作忘记翻页了,后来甚至一次翻几页都搞不清演奏家谈到哪儿了。

    演奏家是毫不留情,弹得轻松愉快好像根本需要谱子。

    第一乐章得有七八分钟,演奏家稍作暂停。何沛媛也不得不把谱子准备到第二乐章,只是略幽怨神情下的心思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都不乐意看演奏家一眼。

    第二乐章就有十分钟出头了,演奏家还是没能完全藐视作曲家,弹到复杂部分还是要做出专注用力的样子。

    何沛媛翻谱认真了,除了有几页稍晚没出大错,可还是不愿过多跟演奏家对视。似乎直到最后一页的结尾预告片段,姑娘才终于被演奏家打动,挨着轻轻坐了下来,听旁边弹了她自己填空的那两个音符后就依偎过去。

    钢琴家慢慢收手,深长了呼吸似乎不得不承认“这作曲家有两把刷子,是怎么想到这么好题材的?”

    何沛媛不为所动,侧脸依偎看着琴谱的吧,开始说梦话了“好美……”

    杨景行就记着“算挑战成功吗?”

    何沛媛考虑了一下“我想跟老公去散步……”

    这大半夜的,杨景行只能是搂着女朋友到露台吹点风。这边其实也看不到什么美丽夜景,不过青衣姑娘凉爽了,举目远眺得很心旷神怡的样子“其实才华就是对生命

    的延伸……”

    杨景行点头“是这种延伸要跟生活紧密练习才能打动人。”

    “她们以为做你的女朋友就每天都浸泡在才华里了……”何沛媛要表达的是“其实总共也还没有很多次。”

    杨景行就只会“也不能顿顿吃烧烤。”

    何沛媛更幽怨的是“女人为什么那么喜欢才华?”

    杨景行还不知道呢“真的吗?”

    何沛媛认真交谈的“不过大部分人都没体会过,这种看着一首作品从动机到完成,这样的惊喜、期待、满足、仰慕、幸福。”

    杨景行不太敢笑了“殊途同归各有各的幸福……这个城市里有很多的异地恋男女,他们五一可能会跟思念的人见一面,也非常幸福。”

    何沛媛正面贴男朋友“你还给过别人的这种感觉吗?”

    杨景行一拍大腿悔不该“我就知道没好事。”

    何沛媛嘻嘻嘻钻几钻,撒娇的“有没有?”

    杨景行摇头“没有,除了媛媛没当着别人的面创作过,今天都是充分充足准备又有超级大灵感才敢动手,现在还后怕得不行,差点丢人现眼。”

    何沛媛倒是温柔了“跟你老婆有什么丢人的……如果她们也体会过还愿意跟你分手,肯定是真的死心了。”

    杨景行愣了一下“……少来。何沛媛上头了什么话都敢说,酒醒后什么都不认,我上当够多了。”

    何沛媛咦嘿嘿“真的,真的真的!我老公是世界上最最最有才华的男人……”

    夜风还是有点凉的,肉麻了一阵后回屋里。何沛媛好像就醒酒一些了,开始她的惯常角度,如果这是一首别人的作品,你杨景行作何反应?如果就叫“哇哇”,那么因为出版名会是什么?关键是,人家会不会认为是作曲家的自恋“哇哇”呀?对,就是要让世人认清丑恶真面目!

    杨景行抓紧洗澡,没几个小时可睡了。今天却没人伺候了,等他三十秒搓头冲洗之后一回头,看见门外的门外,姑娘搬了一把椅子到镜子前站到上面正努力提起戏服下摆转着圈欣赏自己的美腿呢。

    侧看后看正看,真是看不够呀,何沛媛好久之后才发现隔门有眼,就在椅子上跺起脚来。

    杨景行只能推开淋浴房警告“你小心点你!”

    何沛媛伸出一只脚去挑逗镜子了……

    杨景行洗完又还要帮姑娘脱收戏服,何沛媛又还要去洗换一下,不准看!为什么不准看呢?姑娘回来后也透漏,因为从跳舞到当模特这个过程中她都挺有感觉的,一阵一阵的,只是后面开始全面打谱后她好像就被艺术给净化了,或者是激情流完了,现在似乎没什么想法了。

    杨景行也不想验证了,睡吧睡吧,明天再说。

    何沛媛睡不着,时间怎么这么少呀,公司的事都还没来得及问一句,又还想听一遍哇哇……

    二十二号星期五,何沛媛顶着个浮肿眼泡没吃早餐还上班迟到了,但也没怪司机,还赏赐晚饭去吃烤牛舌。

    杨景行先到学校交了毕业作品《哇哇》,这是模特建议允许的。贺宏垂果然一看乐曲名字就有点皱眉,不过读了几页后也点点头“给龚教授没?李教授?开个会吧,我有点时间。”

    杨主任现在可不是任凭摆布了“我还有事,您帮我给钢琴系送一份,我先走了。”

    贺宏垂还没忘记的“论文啊。”

    一个星期又过去了,杨总监终于在宏星露面了,接受了一片恭喜呢,成路是真的成了,商演都找到宏星艺人部来了。黄伟亮就要教训小老弟,这么大号人物了还在为女人上美容院那点事啰嗦,他都没多过问。

    其实想红也没那么容易,周沈建也是危言耸听,这都一个星期了,那一万张cd都还有一小半停在唱片店呢,根本不需要什么加急五万张。所谓的商演邀请是有一些,但大都是中介想打听出一个惊喜价格的那种。

    成路目前收到的商业合作代言邀请也很不理想,大多是想凭着自以为敏锐的

    嗅觉用十万八万捞个便宜的。此外还有不少想洽谈帮付飞蓉承办歌友会粉丝见面会签售会之类的公司或者个人,都是空手套白狼骗外行的老把戏了,至于正儿八经的专场商业演唱会合同,成路到现在还一个都没收到。

    即便如此,周沈建给杨总打鸡血还打得更猛了,警告必须马上组建起团队,不然就来不及了,到时候让你手忙脚乱顾头不顾尾信不信?

    杨景行多会想办法呀,不接代言不接拼盘,甚至不接两千座以下的专场,乐队打包价八十万起,不就把所有路都堵死了么,哪还用得着什么团队呀?

    相比之下,杨总监对宏星的事情可就是尽心多了,好好把关了游田昊的出道计划,五一假期结束前还要组建起专辑制作团队。还有男子偶像成员的海选,杨总监也挺上心,跟小老板一起把定位精细了又精细。

    不过公司更看重的还是现成的肖乔,两位小天后当了同门姐妹可是全行业注目呀,要是宏星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不说影响公司声誉,你四零二不是丢了甘凯呈的脸么?

    童伊纯的身体状态基本完全恢复,安卓的儿子也健健康康复查回国又蹦又跳了……

    杨总监从宏星出来时都快赶不上跟众合约的点了,市教委又来电话提醒浦海音乐学院的杨景行主任准时参加五四座谈会,教委已经跟学院通过气你也该收到通知了吧?名单上连在国外交流的都能赶回来……不是参加这么简单的,还几点事项记一下,首先是着装,有经验没?以前参加过什么高级别的会议没?

    比教委更着急的是贺宏垂,电话一通就冒火气“你把谱子扔在这里一句话没有准备叫我怎么处理?”

    “您看着照规矩办。”杨景行还挺自信“参加一下毕业音乐会。”

    “其他的呢?”贺宏垂似乎不放心“你自己安排?”

    “毕业音乐会首演。”杨景行好像还没想那么多“其他的顺其自然。”

    “你想怎么个顺其自然?”贺宏垂的威严不会被电波损耗“毕业还有两个月?你这个要不要保密?”

    作曲系毕业音乐会都是跟表演系合作呀,杨景行觉得“不用保密吧,钢琴系找个师弟师妹练一下。”

    “你想过没有!”贺宏垂严正警告“如果不保密,很有可能这种新的题材和体裁就在国际上被人捷足先登。”

    杨景行哈“不会的,没那么快。”

    “你不要过于自信。”贺宏垂向来鞭策学生“就算你九十分,别人只做到六十分,开创者也不是你了。”

    杨景行倒乐观“有这个能力的不会干这种事吧,您也别给我搞特殊免得别人说闲话,就和大家一起正常毕业。”

    贺宏垂沉默了好一阵“……这是你自己说的,我的建议是杜绝万一。”

    “没事,您别担心。”杨景行好像还盼着“就算万一也不一定是坏事。”

    “不保密……”贺宏垂好像懂兵法“那就干脆放出去,就用常规办法,钢琴系自愿报名,全部公开。”

    杨景行嗯嗯“我就是这么想,您也别开会了,和大家一样……”

    “我现在去找路主任。”贺副校长更不会听你的呀“放进跟茱莉亚和柯蒂斯的交流项目,广告天下。”

    杨景行假清高“还是多给同学们机会吧。”

    “门都敲不开哪来机会?”浦音领导层似乎统一口径了,贺宏垂又沉重“至于是什么效果……我们就拭目以待……今天还回不回学校?”

    “今天不回了。”

    “五年一眨眼。”贺宏垂还是鼓励一下毕业生“拿出了一点东西,浦音没白疼你,李教授龚教授没白疼你。”

    杨景行嘿“也谢谢老贺!”

    贺宏垂两声干哈哈“几首钢琴奏鸣曲其实没有完全打开局面,不如交响曲名气大,看这首怎么样,你这个主任也有个交代。”

    杨景行嘿“谢谢您鼓励,我继续努力。”

    “哎……”贺宏垂似乎叹了两个音符“行,你先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