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 1175 汐儿,父皇对不起你

    第1175章1175汐儿,父皇对不起你

    晋安帝长叹一声,“汐儿,父皇对不起你。品书”

    “你是不想认我?”

    云千汐回过神来,嗤笑一声。

    “汐儿,父皇不是不想认你。”

    “可你也没认我啊。”

    “……”

    “突然知道有这么大的女儿,吓傻了吧。”

    “……”

    晋安帝被云千汐呛的说不出话来。

    云千汐坐在凳子,一脸漠然的看着他,“不过也无所谓,你女儿那么多,多我一个少我一个又有什么呢?”

    晋安帝脸色骤然一变,着急的解释,“女儿,父皇没有,你是父皇跟你母亲的孩子,是父皇最疼爱的女儿,只是之前的确有些原因,所以你母亲一直未曾告诉朕你的存在。”

    “朕若是知道你在北凌,早派人去接你了,怎么忍心让你受这么多的苦?”

    “孩子,父皇亏欠你太多,即便现在做些什么,也弥补不了,你是该恨父皇的。”

    晋安帝愧疚的很。

    云千汐却是不以为然,“我为什么要恨您,我自小没在您身边,也没觉得有什么。”

    “我今天来也不是为了别的,是想告诉您,不管我们有没有血缘关系,我都不可能是您的女儿,希望皇以后不要再叫我入宫了,也不要因此不吃药不看大夫。”

    “万一皇龙体有了什么闪失,我可担待不起。”

    晋安帝听了她的话,顿时苦笑连连。

    这丫头容貌虽然像她娘,脾气也是一样的倔,但是这嘴巴不饶人不知到底是随了谁。

    这嘴巴毒起来,还真是让人招架不住。

    晋安帝咳的厉害。

    魏福端了药来,几乎都要哭了,“皇,您先把药喝了,龙体要紧啊。”

    “朕没病,喝什么药。”

    晋安帝摆了摆手,不肯喝药,跟个小孩子似的。

    “皇,奴才求您了。”

    魏福跪了下来。

    “滚出去。”

    晋安帝不悦的怒吼。

    魏福着急的看向云千汐。

    云千汐却只是看向别处,根本不理他。

    魏福无苦逼啊。

    皇跟公主父女不和,苦的却是他们这些当差的。

    过去许久,云千汐凝眉起身,从魏福手端过了药。

    魏福千恩万谢,小姑奶奶啊您总算肯动一动了。

    哎呦,他这老腿哟。

    晋安帝见云千汐接了药,眼皮动了动,没说什么。

    云千汐走过去,看着他问道“你要不要喝?”

    魏福“……”

    放眼望去,这全天下怕是只有公主一人敢如此跟皇说话了。

    便是太子殿下也不敢这般啊。

    唉,碰这么个脾气古怪的小公主,万岁爷也是够辛苦,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只怕更辛苦。

    “朕动不了,抬不起胳膊。”

    皇帝陛下的意思是需要人喂。

    云千汐抽了抽嘴角,差一点摔碗走人了。

    不过看着晋安帝那副要死不死的模样,云菇凉还是咬了咬牙道“张嘴。”

    皇帝陛下故作痛苦的张开了嘴巴。

    他以为云千汐会一勺一勺的喂,谁知道云菇凉甚是粗狂,直接将整碗药给晋安帝灌了下去。

    晋安帝差点没被女儿给直接呛死,喝完药一个劲的咳嗽。

    魏福吓的急忙前给晋安帝顺气,心疼道“公主殿下,您倒是慢点慢点啊。”

    云千汐斜了魏福一眼,眼闪着几许冷厉。

    魏福顿时吓了一跳,立刻闭了嘴。

    饶是他在这宫混了多年的大内总管,也怕极了这位长乐公主。

    毕竟敢端着药碗差点呛死皇的,也只有这位长乐公主一人了。

    “我问你,你跟我娘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在我娘跟我爹成亲之后强迫我娘的?”

    云千汐再次坐了下来,斜了晋安帝一眼开始审讯。

    她必须要弄清楚当年是怎么回事。

    说晋安帝对她娘亲一往情深可以,但是再怎么着一往情深,她是她娘亲跟她爹爹成亲之后才有的,这不妥了。

    难道只是因为喜欢,可以强占别人的妻子吗,那样对她爹也太不公平了。

    闻此,晋安帝瞬间急了,解释道“你这丫头怎么能胡思乱想,我与你娘乃是心甘情愿,我怎么忍心强迫她?”

    “你娘是我唯一深爱的女子,若非我身处这个位置,早跟你娘远走高飞了。”

    “那我爹呢,我娘跟我爹可是成了亲的。”

    云千汐微微凝眉。

    晋安帝便道“你娘也是无奈,眼瞧着我们二人不能在一起,便远走他乡,她跟你爹之间的事,朕也不是很清楚。”

    有些话晋安帝不便说,需要云烈去说。

    不然说多了,这个女儿只怕又要发火了。

    晋安帝是真的怕了这位小姑奶奶了。

    “你是真的很爱我娘?”

    云千汐嗤笑一声。

    晋安帝无奈道“朕知道你不信。”

    “我当然不信,口口声声说对我娘专情深情,可您后宫多少女人,您又有多少公主皇子,别跟我说什么男人三妻四妾那是应该的,说白了你对我娘只是有些喜欢罢了。“

    “你喜欢我娘,也喜欢别的女子,根本谈不专情,最多也不过是滥情罢了。”

    “朕是真的只喜欢你娘一人,但是朕身为帝王许多事不由己,后来,后来你娘离开之后,朕也明白了自己这种想法有多荒唐。”

    晋安帝心痛道“后来朕去追你娘,想让她回心转意,她却是怎么也不肯,再后来你娘便去了。”

    “你撒谎,我娘肯定还活着,不然她不会留下线索让我找来的!”

    云千汐开口反驳。

    她是想在晋安帝这得到夜澜的下落。

    她一直坚信夜澜没死。

    但是没想到晋安帝跟自个的老爹居然是一个说法。

    这个说法云千汐接受不了。

    晋安帝知道女儿难受,但他真的不能说,怕将女儿推入一个万劫不复之地,于是便忍着心痛道“你娘留信给你的时候,怎么能预料到之后重伤而亡的事?”

    “若你娘还活着,朕又怎么可能不接她入宫吗?”

    “算你想接我娘入宫,她也不肯与人为妾的,不然当年她也不会离开了。”

    云千汐开口接话,愣是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晋安帝留。

    晋安帝一时没了话,不得不说云千汐这话还真是直戳心窝。

    皇帝陛下痛苦的很。

    云千汐又道“那我呢,你不能认我娘,为什么不能认我?”

    晋安帝“……”

    这个女儿实在太过聪明。

    一个个问题砸下来,砸的他都快要守不住真相了。

    “女儿,父皇不是不想认你,但是此事要慢慢来,父皇怕贸然认了你,会对你不利。”

    “有什么不利的,堂堂帝王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保护不了吗?”

    云千汐挑眉反问,“所以,其实你是不想认我对不对?”

    “什么义女不义女的,我又不是傻子,所谓的义女除了听着好听以外,还有什么用处,你的那些女儿不也一样看不起我?”

    “他们敢!”

    闻此,晋安帝顿时一怒,“朕看谁敢欺负你,谁欺负你朕便砍了谁!”

    云千汐白了他一眼,“你所有的女儿都挤兑我,也没见你砍了谁。”

    “还有如果你真爱我娘,算我娘不在了,你怎么也没给我娘一个名分?”

    “我娘没名分,我这个公主也没名分,你唬谁呢!”

    晋安帝被云菇凉挤兑的说不出话来,面满是愧疚。

    的确,他不能给心爱的女子一个名分,也没敢认女儿。

    如果晋安帝认了云千汐,云千汐娘亲的身份肯定要被人给挖出来的。

    再凭着她跟夜澜相似的七分长相,很容易判断云千汐的身份。

    她现在只是个义女,倒是没那么多人追究。

    一个义女又不是什么真的金枝玉叶,谁会过多的去挖掘她的身份?

    云千汐看了晋安帝一眼,起身准备离开,又道“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皇以后希望您不要再来打扰我了,我现在过的很好。”

    “若您真的觉得愧对我,让我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好了。”

    “汐儿。”

    晋安帝着急的喊住她,“父皇没别的意思,只是想经常见见你,每个月你可以来宫几次。”

    “不,若是你不想来,父皇出宫看你也是一样的。”

    只要能见到女儿,让他怎样都行。

    魏福站在一旁可怜巴巴道“公主,皇是真的心疼您啊,前阵子听说您的铺子出了事,着实气的不轻,又听说您受了伤,着急的想去见您,您却避而不见。”

    “公主,皇是真的有苦衷,才不能认您的。”

    云千汐懒得听这些人嘟囔,直接出了宫,谁也劝不住。

    晋安帝叹了口气,“这丫头的性子真是随了她娘,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性子。”

    闻此,魏福忙道“皇,公主还是心疼您的,要不然也不会进宫来了。”

    “是啊,这丫头刀子嘴豆腐心。”

    晋安帝揉了揉额头,坐了起来,虽然脸色还是苍白的很,但是起刚刚半死不活的样子,不知道好了多少。

    这几日晋安帝的确是病了,但也没外界传闻的那般厉害。

    他精心折腾这么多,不过是想见见女儿罢了。

    也真是难为了一代帝王,为了见女儿拉儿子下水,处处撒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