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1章 真正的高人

    这是一个很不入流的汽修店,老板是个很懒的人。

    老师傅,老师傅刀子叫着。

    但是里面没有声音。

    你们在外面等着!张峰说。

    是,峰哥!

    里面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张峰走到后面老板生活的地方,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隔间的是小厨房。

    找了好一会儿,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老板身份的东西,甚至是一张照片都没有,这个汽修店也没有经营许可证。

    他是真的走了,衣服都拿走了!云浅说。

    张峰说你会采指纹吗?

    会啊,这个简单,不过需要一点工具!

    那就采

    需要找房间里面的头发吗?

    当然!

    那你先不要碰任何东西了!

    好!

    刚才张峰就碰过,开桌子抽屉的时候是用一块布裹住手来抓的。

    云浅开车去拿工具来了。

    很专业的东西,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的。

    张峰在傍边看着,抽着烟,想着事情,云浅在房间里面厨房,甚至是浴室找头发,可是很奇怪的是一根头发都找不到。

    而且也没有发现任何的指纹,在那些锅碗瓢盆上也没有,门把手等等。

    一根头发都没有吗?张峰问。

    云浅说我再仔细找找!

    不用找了,他已经走了,没有指纹,没有头发,没有任何他的东西!张峰沉声说。

    怎么可能?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一根毛发都没有?还有指纹。云浅坚持是不敢相信。

    张峰说在走之前他把这些都弄掉了!

    你是说他知道我们要来?

    没错,或许当他看到车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

    他是谁?云浅好奇了。

    张峰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他认识我爸,也认识我!

    那他是个危险人物吗?

    这是云浅关心的。

    不是,如果是的话他就在车上装炸弹了!张峰说。

    我还是再找找,我还真就不信了,看这个人的生活很邋遢,就算这个人是光头,那也是有毛发的吧,胡子呢?

    云浅不死心,他到车库来找很是小心地找。

    她去问刀子刀子,昨天他修车的时候,戴着手套吗?

    刀子说是的,戴!

    全程都戴吗?

    是的,嫂子!刀子说。

    你们看清他的样子吗?云浅又问。

    昨天晚上来的时候,他已经睡觉了,我们把他叫醒,老师傅戴着帽子,而且头发也长,几乎盖住了半边脸,我们也没注意他的脸!刀子说。

    云浅说你们去找,把他找出来!

    是,嫂子!刀子不敢有任何的犹豫,虽然心里很苦,很不愿意。

    刀子打电话叫更多的人来,梁福利叫了自己的保镖来,一个多小时他们就叫来几百号人,在这片区域找。

    可是他们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要找什么人,就只知道要找大森汽修店的老板,长长头发的五六十岁的男人。

    张峰也不管刀子他们,他们要是能够找到真是怪事了。

    这是个高人!

    不简单啊!

    云浅还在里面找。

    怎么可能会没有呢,不可能啊,就算不是他的头发,那也有刀子他们的啊,那么多人一起在这里一个晚上,没有任何痕迹吗?

    张峰说不用找了,他走之前都处理过来,他能想到我会来找他,那他就不会留下任何东西,我们走吧!

    张峰有些失落,到外面抬头看着这个牌子,拿出手机来拍下,其实张峰刚才就想过要拿这个牌子回去的。

    但是想想还是算了。

    张峰,我没有找到!

    云浅头上冒汗了,找了差不多三个小时了,没有任何收获,现在到到午后了。

    这会儿刀子回来了,说峰哥,我的人继续找着!

    叫他们回来吧,不用找了!张峰说。

    刀子很意外地看着云浅。

    云浅说不用找了!

    既然他不想见我,那就不见吧,不用去打扰他!张峰说。

    云浅没说话。

    张峰继续说刀子,你派人把这里看好了,别让人进去捣乱偷东西什么的,也不用每天时时看着!

    我知道了峰哥,你放心吧!刀子说。

    张峰说还有,你到附近打听一些关于他的消息,任何的都可以!

    是!刀子说峰哥,其实这个老师傅是个传奇的!

    你知道?

    刀子说我也是听说,当年他是个闻名世界的赛车手,后来出来车祸,就开了修车行,一下子就成为一个修车行王国,可是不到两年他就消失了,到了这么个地方来,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

    张峰点点头说你继续去打听吧,也不用大张旗鼓,打听到什么就跟我说!

    是!

    张峰说我们回医院吧!

    云浅点点头。

    先去吃饭!张峰说田老板呢?

    刀子说他很快就来了!

    去他的店里吃饭吧!

    是!

    刀子的脸上有笑容了,这一关总算是完全过去了。

    一帮人到了永夜会所,现在是白天没有什么客人,张峰的再次出现了这里,有很多保安出来迎接,一个个地恭敬无比,昨天的那几个不开眼的保安已经不见他们的身影了,经理也不见。

    田斌说提前布置了吧,刚才刀子告诉他峰哥要到他这里来吃饭的时候高兴坏了,一个电话打回来让人准备着。

    还是在昨天那个大包间,张峰坐着轮椅到桌子前说你们都做吧,今天大家辛苦了,吃饭!

    上菜!田斌说。

    传菜服务员鱼贯而进,很快宽大的饭桌就放满了个种菜肴。

    张峰看来一眼说道给我来一碗小米粥就行,不用放别的东西!

    今天张峰没有胃口。

    是是,对不起峰哥,我不知道您不吃这些

    没事,你们吃掉就行,别浪费了!张峰说。

    是是!他们都坐下来吃。

    张峰的小米粥还需要一点时间,他耐心地等着,拿出手机来看刚才拍的相片。

    大森汽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