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命案

    楚夜盯着云落雪的眼睛,道“要钱?上次查资料也不都没要钱吗?”

    “那可不一样,调查千绝组织,那可是有风险的,既然存在风险,那么就必须要有相应的回报,不然谁去啊,你说是不?”

    “行行行,你说吧,多少钱我给!”

    “也不多,就一百万而已。”

    “多……多少?”楚夜目瞪口呆道,“一百万,还而已?怎么不去抢银行啊!”

    “呐,我告诉你,调查千绝组织,风险程度可比抢银行高多了!”

    楚夜咬着牙道“好,我给!”

    他心里都快骂娘了,这云落雪是不是知道自己刚刚才挣了一百万啊,就跟盯着他兜里的钱在开价一样!

    幸好,会员卡里还有钱,不至于把楚夜榨干,刷了卡之后,云落雪道“行了,你先回去吧,等我把资料整理好,会让人给你送过去的。”

    “要多久,我需要尽快!”

    “三天之内!”

    “好,你要是延迟交货,我可是有权利让你赔偿的!”

    “放心吧,咱们风影楼办事,绝对靠谱,说三天就三天,要是出了期限,一百万全款退还!”

    楚夜满意道“这才像是生意人!”

    ……

    回到济世堂,杜小玥早已点了外卖,跟钟朔吃了饭,天色昏暗下来,苏小白却还没有回家。

    今天是假期的最后一天了,楚夜心说徐龙霄他们也该回来了,放心不下,便给徐龙霄打了个电话。

    “喂,龙霄,你们怎么还没回来?”楚夜直接问道。

    电话那头,徐龙霄道“师父,小白可是玩疯了,其他人我都送回了家,可她非得让我带着她继续玩!”

    “你们在哪儿呢?”

    “就在市里,不过小白她说不想回家,她说家里无聊。”

    楚夜想了想道“那行,你就陪着她再玩会儿,但是别太晚,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如今,楚夜对于苏小白,已经相对放心了。

    杜小玥吃过晚饭之后,花半个小时做完了作业,便盘膝坐在床上修行,楚夜在门口瞄了一眼,没有打扰她。

    来到院子里,楚夜搬一张椅子坐下,思忖道“看来明天得去一趟婉儿姐的家,得督促她一下,如果她感受不到天地灵气的话,我也好想办法,早些帮她炼制一枚洗髓丹。”

    楚夜就在院子里守护者杜小玥,半夜时,夜深人静,他突然听到一声叫喊。

    这声音,他听得不算真切,离自己很远。

    于是,他立即跳上屋顶,散开感知力,他在周围几条街探查着。

    忽而间,一道身影匆匆忙忙的从一个路口跑了出去,楚夜当即用感知力将其锁定。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跑匆忙跑出一个小巷子之后,便闲庭信步,优哉游哉的在大马路上走着。

    那个人根本没有现自己的存在。

    楚夜松了口气,那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绝不是跟踪杜小玥的人。

    随后,楚夜又在周围探查一番,没什么现,便返回了济世堂,在院子里守了一夜。

    翌日清晨,楚夜开车送杜小玥去上学。

    车开出几条街,现前面拉起了警戒线,周围满是吃瓜群众。

    “这是生什么事了?”杜小玥打开车窗,问旁边一个大妈。

    大妈神色慌张道“死人啦,据说是一个二十多的女孩,昨天夜里被人杀了,真是可惜了!”

    “昨天夜里?”

    楚夜眉头一皱,突然回想起昨天夜里被自己注意到的那个普通人,而这条街,恰好楚夜昨天感知力探查的范围之外,如果昨晚楚夜再往前一条街,他就能现这个被杀害的女子!

    他觉得,这事儿兴许就是昨天夜里那个中年人干的,可是人已经跑了,想要再抓住,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人了。

    因为杜小玥赶着去上学,所以楚夜没有停留太久,掉头换了路线,把杜小玥安全送去学校。

    “小玥,放学的时候记得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目送杜小玥进入校园,楚夜这才驱车离开,径直来到河源警署。

    一大清早的,河源警署就忙的不可开交,楚夜进去后,竟然没人注意到她。

    楚夜来到江婉儿身边,见她一脸凝肃,正在整理资料。

    “婉儿姐,这是怎么了,一大清早警署的气氛就这么紧张?”

    “啊……是你啊!”江婉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刚才太专注了。

    楚夜看着江婉儿的脸,悠悠道“婉儿姐,才几天不见,你怎么憔悴了这么多,是不是加班太多了?”

    江婉儿愁眉苦脸道“不加班不行啊,这几天出现了一个杀人魔,连续制造了几起命案,我们必须得加班加点的工作,尽快找到凶手,还市民一个安全的环境。”

    “杀人魔,什么杀人魔?”

    江婉儿道“就是专门挑半夜独自一人的女性下手,先对被害者进行玷污,然后残忍杀害,昨晚又生了一起,这段时间,我们估计都不能休假了,对不起啊,我原本还打算这周放假跟你去玩的呢!”

    “没事儿的,工作要紧嘛!”楚夜眉头微皱,道,“婉儿姐,现在你们队嫌疑犯的资料,掌握有多少?”

    江婉儿道“只能推测出是一个男性,年龄应该在四十到五十岁之间,他犯案都是在那些没有监控的地方,查起来很困难。”

    这时,小李警察过来,看了眼楚夜,也没工夫跟楚夜闲聊,当即道“婉儿姐,我给受害人家属录过口供了,他们说,这两天他们的女儿老是跟他们说,觉得自己被人跟踪了,但是他们没太当回事。”

    江婉儿道“早就有这种感觉了吗?那看这种情况,嫌疑犯不是随机作案,很可能是提前就选好了目标!”

    楚夜在一旁道“如果说凶手提前就选好了目标,那么在他心里,一定有一个标准,早就准备好了要对某些人下手,所以我觉得,被害人之间,一定有着某种相似之处!”

    “你说得没错,小李,立刻把之前两个被害者的资料给我整理过来,我要做一下对比!”

    “好,婉儿姐,我马上去办!”

    小李走后,江婉儿就立马开始翻查手边的资料,整个警署都陷入了一种肃穆的氛围之中,不像以前,楚夜来了都会开几句玩笑什么的。

    楚夜就坐在江婉儿身边。

    江婉儿查了会儿资料,一回头,现楚夜在旁边,又是给吓了一跳“你怎么还在?”

    楚夜道“我陪着你查案啊,说不定我能帮上点忙。”

    江婉儿道“对了,昨晚那起命案生的地点,就离你们城中村不远,你夜里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楚夜道“婉儿姐,命案生的地点跟城中村还隔着几条街呢!”

    “你……你不是修者呢,五感肯定比普通人敏锐吧?”

    “婉儿姐,话虽如此,可当我们没有可以散开感知力的时候,也不可能听到几条街之外的声音。”

    “哦……”江婉儿略显失望。

    楚夜话锋一转,又道“不过呢,我昨晚还真有现!”

    “什么现?”

    楚夜道“我昨晚半夜出去转了一圈,现了一个可疑的中年人,很可能就是凶手,但是我当时没有现死者,所以没当回事儿。”

    “那……你看见嫌犯的样子了吗?”

    “看见了!”

    “那能不能把他的样貌画下来!”

    “没问题!”楚夜的记忆力,还是毋庸置疑的,只是,他的画功就……就有些惨不忍睹了。

    他画出来的人物肖像,就跟小学生画的似的,能看出来那是一张人脸,其余的嘛……就不多谈了。

    江婉儿捂着脸道“算了,一会儿我让人去请一个市里擅长画素描的人过来,你就口述嫌犯长相,由他来画算了。”

    楚夜略显尴尬,道“也只能这样了。”

    不一会儿,小李警察把受害者的资料整理到一起,交给了江婉儿。

    江婉儿又吩咐道“小李,你去一趟艺林工作室,让他们老板过来协助调查。”

    “艺林工作室?这几起命案,跟这个工作室有关吗?”

    “不是,是让他们过来帮助画嫌疑犯的素描画像。”

    “不是说没有监控拍到嫌犯吗?”

    楚夜道“我昨晚看见了一个中年人,很可能就是凶手,当然也不能完全肯定,只是说有可能而已。”

    “好,我立刻去!”

    接着,楚夜便帮着江婉儿整理分析资料,半小时过去后,江婉儿有些失望道“除了都是年轻漂亮的女性之外,被害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共同点啊!”

    “一点也没有吗?”

    江婉儿翻了翻资料,又道“还有一点,三个被害者在死前,都还是处子之身,兴许凶手就是故意找这样的女孩下手,这算一个共同点。”

    楚夜又道“三起命案都生在半夜,这三个女孩子的工作性质,会不会有相似的情况?”

    江婉儿又翻了翻资料,道“完全没有,第一个被害者,是一个普通的办公室职员,被害当晚是因为加班回去晚了,第二个被害者是酒吧的服务员,夜里下班是常事,第三个,也就是昨晚被害的那个女孩,昨晚是因为和同事聚会,玩得有些晚了,三个人的工作,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楚夜摸着下巴,思忖道“那被害的时间和地点,有没有什么规律可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