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狐族遭劫

    所谓趁你病要你命,双头狼在一击重创水狮鬼之后,立刻从岸边狂奔而来。

    踏着湖面,湖水层层荡开。

    快要接近水狮鬼之后,双头狼猛地跳起数丈高,张口就咬住了水狮鬼的身体。

    旋即猛地一甩头,有用另一张嘴咬住了水狮鬼的脑袋。

    “嘎嘣……”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水狮鬼浑身鲜血飞溅,嘴里不断出吱吱的哀叫,越来越微弱。

    “撕拉……”

    双头狼狠,直接咬断了水狮鬼的身体,水狮鬼当场尸分离,鲜血如注,染红了湖面。

    “嗷呜……”

    大仇得报,双头狼对月一声长啸,引得山中群狼呼应。

    小狼崽也学着母亲长啸,同样有呼应声,毕竟双头狼,在此山之中,是最为高等的狼,是所有狼群要敬畏的王。

    双头狼咬死水狮鬼,楚夜则是顺手将水狮鬼的甲壳收入储物袋中,这玩意儿也可入药,效用甚至堪比灵药。

    等楚夜回到岸边,苏小白一边踢着脚下的石子,一边嘀咕道“还说不要帮忙,最后还不是双头狼杀了那水狮鬼。”

    楚夜顿时一脸沉肃道“喂,你要是没瞎的话,刚才已经看出来是我制住了水狮鬼吧,就算双头狼不出手,我也能轻松抹杀它好吗?”

    “反正双头狼是帮忙了。”

    苏小白就是不愿意承认是楚夜以一己之力击败了水狮鬼。

    “好吧好吧,随你怎么理解。”

    楚夜不跟她争吵,免得拉低自己的智商。

    双头狼报了仇,但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楚夜道“你们还不打算离开吗?”

    双头狼听得懂楚夜的话,当即朝着苏小白低啸两声。

    “你是打算跟我一起去帮小白报仇?”

    双头狼点了点头,它还是有良心的,毕竟苏小白刚才也是嚷嚷着要帮忙的,虽说到最后也没轮到她出手。

    楚夜道“好吧,不过修者不是异兽精怪,没有固定的巢穴,所以要找小白的仇人,不会那么容易。”

    茫茫大山,他们也只能漫无目的的寻找,能不能找到人还另说。

    “这里生了什么事?”

    忽而间,一个男子从湖泊对面行来,身穿长袍,颇显古风,背后还背着一个木匣子。

    此人看起来倒颇有高手的风范。

    楚夜有些警惕,毕竟来黑风岭的修者,基本都是冲着照魂镜来的,如今他得了照魂镜,可以说整个黑风岭的修者,都是他潜在的敌人。

    苏小白看着那长袍人,开口道“打架啊!”

    话语十分直白。

    长袍人道“打架?你们之间?”

    苏小白道“不是,我们在和一个水狮鬼打架。”

    “此湖中有水狮鬼?”水狮鬼虽然不是异兽,但稀有程度,却也与异兽相差不多。

    苏小白道“是啊,不过已经死了。”

    楚夜一直没开口,那长袍人便看着他,问道“人类修者与异兽双头狼联手,倒是稀奇。”

    要知道,山中异兽猛禽,都是各自为营的,对人类修者更是充满了敌意,很少有和人类修者联手的。

    楚夜道“异兽的灵智不低,与人联手有什么好稀奇的。”

    长袍人道“你们联手对付水狮鬼,是为了什么?”

    “这个……我们似乎没有必要告诉你吧?”

    长袍人笑道“当然,可无缘无故的,你们又怎会联手对付水狮鬼,莫不是这湖中,有什么特俗的东西?”

    他的话说的有些隐晦,可楚夜却很明了,那黑袍人,可能是觉得他们是为了照魂镜而来。

    楚夜道“你想多了,湖中并没有什么秘宝,我们来此处,完全是单纯的报仇。”

    “报仇?”

    “不错,我身边的双头狼,前些日子被水狮鬼重创几乎身死,所以特来寻仇。”

    长袍人又问“既然是双头狼的恩怨,你们为何要插手?”

    楚夜道“我看小狼崽长得萌,所以想要帮帮它们,没毛病吧?”

    之所以解释,楚夜实在是不愿再在这里多留,可以预见,此处,很快就用涌来不少修者。

    那长袍人面色肃然,显然是不太相信楚夜的话。

    苏小白道“我们还要去找另外的仇人,再见了。”

    闻言,楚夜也朝那黑袍人挥了挥手,道“后会有期。”

    黑袍人的眉头微皱,可终究还是没有强留楚夜,放任他们离开。

    长袍人也不傻,双头狼的厉害他也知晓一二,以少敌多,他并没有什么胜算。

    离开湖泊后,楚夜道“那黑袍人肯定在怀疑,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

    苏小白奇怪道“他怀疑什么,我们就是来打架的啊!”

    “你不懂。”

    苏小白不知道黑风岭的修者是来做什么的,更不知道楚夜得到了照魂镜,倒是双头狼心领神会,趴下身子,要带他们离开。

    双头狼刚才对战水狮鬼,负伤不严重,精力消耗得比较多,在湖边休息了那么久,也差不多恢复了,否则也没力气口撕水狮鬼。

    骑着双头狼,快奔行,离开湖泊。

    那背着木匣子的黑袍人心中存疑,也偷偷的跟着,可是论及度,他远远比不上双头狼双头狼一骑绝尘,很快就把他甩掉了。

    很多修者并不是全才,同样的境界,有些人防御强,有些人攻击力强,有些人度快,不一而足。

    那黑袍人就不擅度,自然就被双头狼甩开了。

    站在山中,黑袍人蹙眉自语“跑得这么快,肯定有古怪!”

    虽然知道有古怪,此刻他也没办法追上双头狼了,只能继续像是个没头苍蝇似的在山中寻觅。

    ……

    月夜下,突然远山传来剧烈的轰鸣声,一阵阵光华冲天而起,连接云层。

    风云涌动,电闪雷鸣,大地都在震颤。

    山中所有的修者都驻足观望那一方,如此剧烈的动静,必是有人在争斗。

    双头狼跑到了某个山巅,也停了下来,楚夜跳下,看着那一方,自语道“这种程度的战斗,起码也是筑基修者之间在交手,莫不是说黑风岭还有筑基高手在寻照魂镜?”

    对付寻常筑基修者,楚夜还有胜算,一旦来个筑基后期或者巅峰的,楚夜就有些乏力了。

    “如今我怀揣着照魂镜这个烫手山芋,必将成为众矢之的,看来,我不能在这里呆太久。”

    一旦暴露,黑风岭的修者必将对他群起而攻之。

    “小白,我陪你寻一天你的仇人,如果寻不到,那我就要离开了,到时候我会送你回去。”

    楚夜给自己预定的时间只有一天,时间拖得越久,他就越危险。

    然而,苏小白却怔怔的看着远天,似乎一点也没听见楚夜的话。

    “喂,你什么呆呢,我跟你说话你听见了吗?”

    苏小白还是没反应。

    “你到底怎么了?”

    楚夜用手拉了拉她的衣袖。

    然而,苏小白还是没反应,就像是入定一样。

    “这丫头,莫不是灵魂出窍了?”

    楚夜嘴角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然后伸出魔掌按在苏小白的胸上,并用力捏了一下。

    “啊……”

    苏小白这才回过神来。

    楚夜撇嘴道“不是吧,非得摸你胸你才有反应?呐……你老实告诉我,你刚才那丢魂的样子,是不是在故意诱骗我摸你?”

    苏小白还是看着远天,她并未回答楚夜的话,而是……有点不确定的说道“那里,好像是我们族群的洞府。”

    “啥?”楚夜当即惊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对你们狐族出手了?”

    “不行,我得立刻回去帮姥姥他们!”

    自己族群的洞府遭受攻击,苏小白自然顾不得再去报仇了。

    楚夜想了想,然后跳上双头狼的背,伸手道“上来,我送你回去!”

    苏小白也不迟疑,拉着楚夜的手,坐上双头狼的背,紧紧的保住楚夜。

    楚夜摸了摸双头狼颈部的毛,道“看见那个电闪雷鸣的地方了吗,以最快的度过去!”

    “嗷呜……”

    双头狼长啸一声,便立即翻山越岭,朝着那个方向奔去。

    不止是楚夜和苏小白,山中不少修者,都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朝着那个方向进。

    双头狼的度很快,只用了二十来分钟,就赶到了战斗场所。

    那里,已经成了一片焦灼地,满目疮痍,地上横七竖八的躺在狐狸精的尸体。

    半空中,一个老妪正在和一个中年人缠斗着,灵气狂涌,战斗的余波不断荡散开来,在摧毁着山中的一切。

    可以看见,前方的一个洞府,已经完全崩塌了,碎石散落一地,在洞府前,倒着一个青衣女子,模样清修,比苏小白差不到哪里去,她洁白的衣裙上满是鲜血,此刻还在不断的咳血,吐出来的,不单是血,还有内脏碎片。

    “小青!”

    苏小白顿即从双头狼的背上跳下,翩飞而至,扑在那青衣女子身前,伤心不已,眼泪都流出来了。

    “小青,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啊?”

    苏小白出去一趟,没想到竟生了这种事。

    “姐姐,那黑风怪趁着夜色偷袭我们,把我们的族人……都给杀光了,阿噗!”

    说着,小青又是一口逆血喷出,脸色苍白至极,似乎随时可能死去。

    苏小白慌了神,顿即回过头来,哀泣道“楚夜,你救救我妹妹,救救我妹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