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种田

    时光冉冉,转眼便到了五月。

    在付出了很大牺牲之后,入侵的建奴大军已经被赶过了长城,但大明境内并未太平,陕西的暴民作乱愈演愈烈,自崇祯元年王嘉胤、杨六、不沾泥暴乱之后,高迎祥、张献忠、李自成等也先后聚百姓作乱,陕西境内共有乱民100余部,整个陕西境内一片混乱,三边总督杨鹤疲于应付。

    崇祯皇帝下旨,命令陕甘的勤王军快速赶回平乱,并调集宣大军进入陕西,配合杨鹤剿灭农民军。

    孙承宗重新担任蓟辽总督,开始按照老办法重新设立整蓟辽防线,向朝廷上奏准备在锦州以东的大凌河筑城,大凌河位于锦州以东三十里,是屏蔽锦州固守辽西的重要位置,建奴要想攻打锦州必须经过大凌河。然而大明刚刚经历了一场大乱,国力实在匮乏,今年根本无力筑城。

    朝中,对袁崇焕的审判还在继续,建奴攻到北京城下,身为蓟辽总督的袁崇焕必须得承担罪责,民间隐约传播的袁崇焕引建奴入关的谣言更是四起,使得自感被欺骗的崇祯对袁崇焕恨之入骨,所以袁崇焕受到惩罚恐怕不可避免。

    原本朝中御史高捷等还叫嚣着要处置袁崇焕一党其他人,比如在旅顺的副将徐敷奏,不过新任平辽总兵王业泰的奏疏恰好送到朝廷,奏疏中禀告了陈有时等人试图作乱被镇压的事情,并为在镇压叛乱中立下功劳的徐敷奏请功。

    崇祯可不想再次被建奴兵临城下,对王业泰的以东江镇牵制建奴抱有很大希望,见王业泰为徐敷奏请功,便放过了徐敷奏,毕竟徐敷奏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抓与不抓不影响大局。

    有感于蓟辽督师权限太大,而从水程来看,东江距离登州更近,有御史上奏应该把东江镇重新归到登莱巡抚管辖,崇祯考虑之后准奏,于是王业泰的东江镇又重新归登莱巡抚统领,而新任登莱巡抚正是孙元化。

    孙元化上任,王业泰并未去登州拜见,而只是命人送去了一份贺礼,因为现在的王业泰太忙,旅顺城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处理。

    一个多月的时间,旅顺城内外的情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部分人再不是以前那种懒洋洋混吃等死的模样,一个个在新任总兵的鞭策下辛苦忙碌着。

    海边,在海务司主事王庆的带领下,一千辅兵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开挖了上千亩盐田,目前海水已经被引入盐田蒸发池,日晒风吹之后蒸发掉水分之后,再把盐卤浓液倒入结晶池,再结晶池内继续暴晒,然后便会析出海盐。而这个过程往往需要数月时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十分难,而且格外的辛苦。

    “晒盐共分三步,一是引潮,在早晨海潮上涨时把海水引入盐田。二是制卤,海水在第一个盐田暴晒一天后蒸出水分浓度变高,然后第二天引入第二个盐池继续暴晒,然后第三天引入第三个盐池,经过九天之后,海水的含盐度已经非常高,便可以进行第三步,在第十个盐田析出食盐来。目前我们已经造出了一千个盐池,每日能制作食盐一百石。“

    海务司主事王庆向来盐田巡视的王业泰禀告着制盐流程,看着面前海滩上星罗棋布的盐田,王业泰很是感慨。每日生产一百石食盐,一月便是三千石。当然这种晒盐法只能在天气炎热的季节进行,实际上一年也只能进行三四个月的时间,全年也不过产盐一万多石。这么多食盐旅顺城内的军民自然吃不完,可以私下里卖出,至少能卖万两白银,当然若是人手够的话可以扩充规模增加产量。

    “若是下雨天怎么办?“看着天上几朵白云,王业泰突然问道。众所周知,下雨后盐池浓度必然会被稀释,等于以前晒的白干了。

    王庆的脸色顿时苦了起来:“下雨天没得办法,谁能管住老天爷呢。“

    王业泰想了想,在这个年代确实没有多少办法,只能靠天吃饭。

    巡视过盐田后,王业泰骑马往回赶,旅顺城外的旷野上,喊声震天,士兵们正在进行训练。李小轩声嘶力竭的喊着,指挥着属下的三百士兵按照旗鼓号令动作,昔日只是把总的他现在已经升为都司,掌管着一团三百士兵。

    手持军棍的执法兵在一旁虎视眈眈,哪怕见到王业泰这个主帅到来,正在训练的士兵们也不敢丝毫有异动。

    经过了一个月的队列操练之后,旅顺军的军容有了很大提升,特别是王业泰花费重金定制的四千五百套崭新鸳鸯战袄从登州经海路送到旅顺之后,经过队列训练,又换上统一的军服之后,旅顺军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和以前那支叫花子一般的军队有了天翻地覆般的区别。

    但代价却是近两万两白银,王业泰上任之时携带的十万两银票,已经花了近五万两,除了用来采购鸳鸯战袄军服,剩下的钱都换做了大量的粮食,由登州举人李彦直负责采购。不管是战兵营的训练还是辅兵们的制盐,或是其他辅兵的工作都比以往劳累的多,仅靠下发的那点薪饷粮食当然无力支持这么繁重的训练劳作,需要王业泰自己花钱进行补贴。

    不过王业泰也知道,仅凭自己剩下的几万两银子根本支持不了多少时间,好在盐田已经生产出食盐,而海务司的捕鱼船队装备了新式渔网之后,也打回了十多船鱼,也解决了很大问题。虽然尚且不能自给自足,不过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

    而只要再过半年时间,经历了半年多训练的旅顺军便具备了较强的战力,便可以顺势直下皮岛,到时谁不服便打谁,把整个东江军彻底控制,而真正掌握了整个东江镇以后,便可以发动对建奴的进攻了。

    毛文龙的一帮手下很操蛋,一个个打战的本领不怎么样,却个顶个的不服管教,没有一批能战的军队,想彻底掌控他们很难。

    特别是陈有时叛逃逃到了皮岛,听到王业泰的举措后,皮岛的一帮人把王业泰视为夺取他们兵权的存在,对王业泰这个总兵堤防之心很重,这也是王业泰一直留在旅顺而没有前往皮岛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