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四章 下毒

    万全老酒?

    深夜,看到詹氏兄弟送来的情报后,钱新民脑中念头飞转。

    这种花雕,是正儿八经的百年老字号,南京城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老板就是地道的绍兴人,直接在中华华路开有一家黄酒作坊,生意好的不得了。

    这次日本大使馆宴请,计划买的就是这一家的酒。

    钱新民在考虑,要不要提前在酒里下毒。

    “提前下毒,并不是个好主意!”

    关系到任务是否能成功,所以詹长林无比的谨慎,钱新民也无比重视他们兄弟二人的意见。

    “除了采购时会严密检查,还会随机抽取一坛,让做坊老板试酒……”

    詹长林回道“而且,明天采购,后天才会宴请,在这两天的时时里,难免不会有人提前开坛,除非下的毒,发作时间在两天以上……”

    是啊!

    钱新民为难也为难在这一点。

    他很清楚,日本人为什么要买这种花雕。

    老万全花雕的口感和日本的清酒很像,喝这种酒,会让日本人觉的有种回到故乡的错觉。

    但既然是老酒,都会封坛,然后窖藏多年,如何才能在不破坏泥封,不破坛身的情况下,把毒下进去?

    日本人又不是蠢货,入口的东西,怎么可能不仔细检查?

    别说破封了,破是酒坛上有个坑,有个缺口,日本人都有怀疑。

    而詹长林说的也不是没道理。

    明天白天就会去买酒,后天晚上才会开席,万一这中间,有人提前开坛,提前喝了这酒中毒了怎么办?

    看来最稳妥的方法,最好还是让詹氏兄弟临时下毒。

    “本来是想,在能完成任务的前提下,让你兄弟二人提前脱身最好,但现在看来,是没这个可能了……”

    钱新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詹氏兄弟心中涌起阵阵热流。

    能让上峰如此为他兄弟二人考虑,詹氏兄弟不感动是假的。

    但他们也知道,任务为重。

    “与任务相比,我兄弟二人的安危不足道哉……请区长放心,我们有殉国的觉悟,也有殉国的准备……”

    詹长林挺着胸膛说道。

    “没到那个份上!”钱新民摆了摆手,“你们就算不能提早出城,也能在当晚脱身,不过是多费些周折罢了,毕竟,毒药发作,也得有个过程……”

    兄弟二人还在暗暗的感动,丝毫没察觉,钱新民的话已有些不对味了。

    昨天还说,他们下的毒,第二天才会发作?

    哪有什么等到第二日才发作的毒药?

    不过是钱新民为了让詹氏兄弟安心,放心大胆的下毒罢了。

    既便是发作较慢的蓖麻毒素,那也指的是过程,而并非是说当时吃到肚子里,就一点反应都没有。

    而怕夜长梦多,担心当时未死,会被送到医院救过来,从而使刺杀任务前功尽弃,所以钱新民就没打算用这样的毒药。

    他最中意的,就是氰化钾,真正的见血封喉,见效极快。

    但这样一来,要想保住詹氏兄弟的命,就必须要保证下毒之后,开席之前,詹氏兄弟就要能脱身,至少也要想办法逃出大使馆。

    中间的时机很难把握是一方面,沿路接应,连夜护送过江的难度也极大。

    只要日本人的反应稍快一些,或是詹氏兄弟的反应稍慢一些,兄弟二人,就可能会被封在大使馆内,剩下的就不用说了……

    就算他能提前逃出来,也有很大的可能过不了江,会被锁在城里。

    而接应和护送他们的人队员,也很有可能折在里面。

    钱新民是在考虑,如何尽量将损失降到最低。

    当然,必须是在保证任务成功的前提下。

    至于过河拆桥,或者是弃子之类的念头,钱新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

    不论是十人组,到后来的特务处,再到现在的军统,军统系统的特务头目,从来都没干过这种生孩子没的事情。

    甚至马春风还允许军统特务,万一落网,受不住刑,可以叛变,也可以交待一部分情报。

    但必须要挺过一段时间,给自己人安全撤离的时间,事后有机会,及时反正就可以……

    有过叛变经历的王天木,陈公村,都是这样活下来的。

    由此可见,马春风如何狠毒绝辣,那都是对对手而言,对自己人,还是节操满满的。

    但到毛人凤的手里,就要反过来了……

    为了保证任务成功,钱新民只能詹氏兄弟见机行事,临时下毒。

    当夜,他将数种毒交给了詹氏兄弟,还做了紧急培训哪一种是什么味道,放到什么菜里,才能遮盖其气味,那一种比较适合放到酒里……

    氰化钾给了詹长林,钱新民让他肆机放到酒里。

    夏日喝花雕,大多会加冰,多少能遮盖其中的杏仁味。

    除此外,钱新民还让帮詹氏兄弟,将毒药藏在鞋底,衣领,腰带等处的夹层中。

    这也是以防万一,以免日本人心血来潮,容错码然搜身。

    之后,钱新民又说细给詹氏兄弟交待了如何脱身,会那里碰头,如果出城,如何过江。

    直到两兄弟背的滚瓜烂熟,钱新民才让两兄弟回了家。

    “撤吧!”

    詹氏兄弟刚走,钱新民便即刻命此处据点的特务转移。

    这处据点,他已决定废弃不用了。

    这和信不信任无关,只是做为一个敌后情报头目呢要的防范手段之一……

    ……

    六月十日,下午三点。

    詹长林手里提着一柄菜刀,把砧板剁的当当直响。

    打扫完卫生后,他就被派到厨房来帮忙了。

    詹长炳就在他不远的地方,正在守着一口汤锅,那是晚间要上席的一道汤。

    “詹长林!”一个外交随员站在厨房门口喊道,“船山阁下让你出来帮忙……”

    詹长林扔下了菜刀走了出去。

    大使馆的院子里,几个日本宪兵和杂役,正在从一辆平板车上往下卸着酒坛。

    酒是书记官船山光太郎亲自带着宪兵和警察去买来的,万全花雕作坊的老板应站在车旁边。

    “拿桶分酒!”

    看到詹长林,船山远远的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