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你真是个好人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莫玄泽浅笑着又说了一遍之前的话,黄玉燕才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江玄北见状,帮着黄玉燕说了几句话,“二哥,玉燕也是担心咱们往后会一无所获,要我说,这里确实什么都没了,将时间浪费在这里实在可惜。”

    “不算浪费,我有些事情想要弄清楚罢了。”

    江玄北对莫玄泽是信服的,于是去安慰黄玉燕去了。

    小秋有些奇怪,“二哥,你要弄清楚什么事?”

    莫玄泽笑笑,“没什么,虽然这里已经成了一个空壳子,但是仍旧不能掉以轻心,和他们戒备一下周围。”

    “好。”

    莫玄泽摸摸她的头,“千万小心。”

    小秋于是带着团子和红府开始戒备巡视,红府嗅了嗅鼻子,“哪里还用得着巡视?都走得如此干脆了,连魔气都只残留了那么一丁点儿。”

    “红府,这里原本确实有魔修的是吗?”

    “那是自然,不仅魔修,我还闻到了魔域的气息,不过很淡了。”

    “魔域……”

    在云龙镇的时候小秋就听说过,煞焰鬼王便是封印在魔域禁地之中,可这魔域到底是哪里?

    “魔域啊,那是另外一个世界,你以为所谓的魔修的修炼之法源于何处?又为何在这里被仙门弟子完全压制?那是因为,这里本就不该是他们来的地方。”

    红府对此极为了解,“只不过魔域的入口可不是那么好打开的,通常只会露出一个缝隙,供数量极少的魔修通过,也不足为惧。”

    小秋问,“那若是,打开一个大的通道呢?”

    “那魔域的魔物可就会将这里给踏平了,那些可不是吸收了日月精华生了灵智的寻常灵兽,那是魔物,妖物!”

    红府的语气令小秋骇然,还有那样危险的地方?

    “你说,你在这里嗅到了魔域的气息?”

    “嗯,但是不严重,应该……也就是条缝隙吧。”

    小秋这才松了口气,忽然,团子从一旁的草丛里跑出来,手里握着个拳头,“娘亲,团子找到了宝贝。”

    “什么宝贝?”

    团子顺着小秋的腿爬上来,将拳头伸到小秋的手心上方,才张开手。

    一个亮晶晶的饰品落到了小秋的掌心里,那是一根墨色的细绳拴着一颗椭圆形的晶石,晶石里有着雪花样的裂纹,细细碎碎却清晰规律。

    小秋拎着细绳,将晶石拿在眼前乱晃,这东西,她怎么瞧着眼熟?

    小秋闭着眼睛绞尽脑汁,猛然间,她的身子一震,眼睛瞪到了极限,不敢相信地死死盯着晶石。

    这个!这个不是时洛川挂在身前的项链吗!

    她能确信!叶清秋跟时洛川关系亲密,她有印象的,叶清秋曾经想要碰一下都被无情的推开,就是这个!

    时洛川的东西怎么会在这种地方?他不是死了吗?

    小秋一把握住坠子,“团子,你在哪里发现的?”

    团子往身后指了指,“就那边,团子带娘亲去。”

    说完,他蹬着小腿往后跑了回去,小秋紧随其后,心里砰砰地直跳。

    这不可能,时洛川不可能还活着,他的命哪里能那么大?她是亲眼看到他死掉的,那尸首还被斯长老的人给抬回去了!

    难道说,他们在演戏?不不不,小秋也亲自检查过了,确实是死得透透的,斯长老为了彰显他对魔修的痛恨,事后还当着仙门中人的面狠狠地又扎了他几刀。

    小秋胡思乱想着,终于跟着团子到了地方。

    团子指着身旁不算高的一棵小树,“宝贝就挂在树杈上,晃啊晃的,可好看了。”

    小秋围着小树绕了几圈,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难不成,这东西是时洛川没死之前来的时候落下的?

    “娘亲,宝贝不好看吗?”

    团子见小秋皱着个眉,以为她不喜欢。

    小秋一手将团子抱起来,一手将那坠子重新挂回到树杈上。

    时洛川已经死了,这玩意她才不要留着,就当没看见吧。

    她抱着团子往回走,“不是不好看,再好看也不是咱们的,走,我们继续巡视去。”

    小秋的身影越走越远,再也看不到的时候,忽然有一只手,轻轻地将那坠子摘下。

    “呵……”

    ……

    江玄北和黄玉燕在一块儿巡视,天色已晚,看着山谷里密密的树丛,黄玉燕脸上有些害怕的神色。

    江玄北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后,“别怕,有我呢,要真有什么事儿我挡着,你赶紧逃。”

    黄玉燕怔怔地看着他,“三哥……”

    “这就感动了?哈哈哈,玉燕啊,三哥跟你说,你这样很容易会被人给拐走的,往后你要遇到心上人记得让三哥给你鉴定鉴定。”

    江玄北笑得没心没肺,却忽然被黄玉燕拉出了袖子,“怎么了这是?”

    黄玉燕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儿又抬起头,眼里有着淡淡的柔弱,“三哥,我只是不知道,我往后该怎么办。”

    “我活到这么大,唯一的目标就是进入千机堂,好好的修炼,将来有所成,也算不辜负自己的努力,可如今我被逐出千机堂,往后的日子我要做什么,我全然不知道。”

    黄玉燕茫然的模样很让人心疼,江玄北立刻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你、你别这样,日子还长着呢,就算没了千机堂,你也一定能过得好好的,真的,我保证。”

    黄玉燕被他隐隐慌乱的模样又逗得笑了出来,手拉着江玄北的袖子却不松开,眼角有着浅浅的水光。

    “三哥,你真是个好人,特别特别好的人。”

    江玄北的表情慢慢地定格住,半晌,他嘴角的弧度像是不受控制一样地上扬。

    他好像、好像能够感受到大师兄对小秋师妹的感觉了,原来是这样的……

    ……

    在山谷中待了一日,第二日进入传送阵法的时候,似乎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玉燕,你站我身边,这儿宽敞。”江玄北笑眯眯地给黄玉燕腾出个地儿来,黄玉燕也没说什么,小脸微红地站过去,其余人相视一眼,表情各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