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纯野生小战士

    莲雾鬼王提前出发。

    海棠蝶王不宜逗留,在冠梨的带领下,在还没有建成雏形的梨树果园转悠小半天,告辞离去。

    冠梨继续带着雪梨和白竹在山下忙碌。

    斑布则开始筹备起来,大量进食原力食物,加快速度成长。

    明年,赤乌山的鬼雾莲和火鳞松子成熟,采摘后第一时间,莲雾鬼王和海棠蝶王带队出发,为斑布送来1份鬼雾莲,2份火鳞松子,顺带将00万颗原石送过来,完成龙竹畸变种的交易。

    这算是赤乌山变相的支持斑布成长,支持黎竹峰发展。

    鬼雾莲和火鳞松子都有加快成长速度,大幅提升蜕壳进化的成功概率的作用。斑布要赶在大后年旱季之前,晋升郡主。

    赤乌山并非无缘无故的帮助斑布,后年,巨龙竹神赐之种的584根竹竿全部长成,大后年,斑布晋升郡主,巨龙竹神赐之种就能紧跟着蜕变成长。

    蜕变成长之后,大概需要休养一年,也就是在斑布25年开花。对应斑布郡主级实力,巨龙竹神赐之种产出的竹果品质会稍有提升,不出意外产量翻倍提升。斑布是直接的受益,与斑布交换的赤乌山则是间接的受益。

    ……

    锦屏山脉发展,赤蠊战士必将越来越多,斑布身为山主,肯定无法照顾到每一位,“偏心”的现象必定出现。

    斑布看来,冠梨与自己最像,勤奋踏实,谋而后动,行事果断,说话一定先用大脑思考,思而后言……继承了自己身上的种种优点,而且没有明显的缺点。最关键的是与生俱来的就具备一种“虫格魅力”,天生就是当领袖的料。

    如果黎竹峰将来开辟第二树海,那务必是梨树。

    如果黎竹峰需要一位接班虫,那也必须是冠梨。

    斑布见山上成员都有些闲不住,干脆又都组织起来,帮助冠梨挖掘修建水塘,耕耘苗圃,准备在来年帮它将山下梨园建成一点规模。

    将来山脉诞生其它喜欢梨树的小战士,都送去梨园,跟着冠梨,一起经营梨树。

    ……

    斑布2年春,二月。

    气温稳定在18摄氏度以上,巨龙竹神赐之种的8个竹篼开始衍生地下茎,每一个竹篼衍生8根,生成8个竹篼,抽出8根竹笋,跟预计的一样,即将生成64根新的竹竿。

    积蓄一年,发育过程比较平缓顺畅。

    斑布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守在竹林旁,随时指导蚁群补充原力,浇水施肥,同时也传授巨龙树灵一些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基因学等等人类知识。

    很有趣,巨龙树灵的学习能力比虫类战士强得多,许多红稻都学不会的知识,它能学会。

    旁边还跟着个大熊,瞪圆了眼睛,不知所云。大熊只有一身蛮力,春季没有适合它的活计,斑布不在的时候,由它来保护巨龙竹神赐之种。

    “斑布,斑布……”

    远远地,芭芭就将音量开到最大,大声呼喊,疾驰而来又骤然减速,准确降落斑布头顶。

    春季和初夏雨水比较多,芭芭再三要求下,斑布同意将水库的储水放干,它也有了飞行玩耍的电力。

    这货一有电就活蹦乱跳,到处乱飞。

    “又怎么了?”斑布身为一名合格的导师,传授知识正起劲儿,突然被打断,有些恼火。

    “小战士!”芭芭道:“我刚刚发现一位小战士。”

    “嗷!”大熊大吼一声,站了起来,摩拳擦掌。

    “小战士!”斑布惊喜,道:“大熊,你坐下,留在这里保护巨龙。”

    “芭芭,在哪儿?带路。”

    芭芭不多说,直接起飞。

    斑布赶忙煽动脉翅升空,低空飞行,一路向东南,疾驰跟随。

    很快就穿过了现有的竹海范围,进入茫茫山林。

    最后,芭芭在距离黎竹峰四十多公里之外的一座孤峰下的水潭旁停下,扫视一圈,说道:

    “咦,它不在了。”

    斑布也展开精神念力扫视检查,哪有什么小战士?询问道:“芭芭,你确定这里有小战士?”

    “我确定。”

    “赤蠊部族?”

    “是的。”

    “几龄期?”

    “七龄期初级小战士。”

    “七龄期?那恐怕是去年诞生的小战士了。”斑布问道:“你跑这里来做什么?”

    “洗澡呀。”

    “……”

    斑布向山上飞去,精神念力仔细搜寻,同时静心感应原力波动。

    很快在山上发现少量野生状态的普通小蟑螂。

    食物充足,缺乏天敌的环境下,普通小蟑螂的繁衍能力超强,近几十年,不断地有普通小蟑螂从黎竹峰流落出去,进入丛林。

    野外丛林诞生小战士的可能性肯定有,缺乏长辈庇护,基本不可能存活下来,随便一只中小体型的猎食动物就能要了它们的小命。

    芭芭没理由撒谎。

    有本事在野外丛林存活一年,这个小战士不简单呐!

    山峰原力浓度不行,那小战士不傻,肯定不会在此地定居,而且,它的原力植物肯定播种下去,斑布草草寻找一遍,没有发现,确认不在此地。

    那应该是恰巧路过被芭芭发现。

    “芭芭,你发现那个小战士的时候它在干嘛?”

    “它躲在山上,偷偷看我。”

    “……”斑布耐心问道:“它是路过?”

    芭芭想了一下,道:“我没注意啊!我发现时候,它就躲在山上偷看,我跟它打招呼,它直接就跑了。傻乎乎的听不懂人话,我没办法与它沟通,所以就找你去了。”

    斑布想了想,道:“应该就在附近,咱们先回去。”

    芭芭立马落在斑布头顶,理直气壮道:“我没电了。”

    ……

    返回黎竹峰,斑布立即发动山上所有成员,以那座山峰为中心,分开寻找。

    很快有了结果,是龙竹使用无线通讯传递消息。

    猜测的那般,就在不到三公里之外,一处原力丰沛的不起眼的平地丛林。

    斑布第一时间赶到。

    一位七龄期的赤蠊小战士,正在与龙竹沟通。

    应该是油茶找到,还有一头狞猫战士,被油茶单爪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还有两棵神赐之种,一棵是野生蒴草神赐之种,已长成一大片;另一棵是这片丛林数量比较多的水青冈树神赐之种幼苗。

    斑布询问道:“油茶,这头狞猫战士你是不是跟我提起过?”

    油茶答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它一直依附这棵蒴草生存。”

    确实是很久以前,还是三十年前油麻地开荒扩土时候的事情了。油茶曾游荡整个锦屏山脉,搜索兽类战士,曾经提到过有一棵野生草本类神赐之种,一头更它差不多的猫科兽族战士守护。

    斑布看不上草本类野生神赐之种,看在油茶的面子上,没有动这头狞猫战士,反正对黎竹峰没有威胁,干脆放任不管。

    油茶是石纹狸猫,对自己近亲种族狞猫战士明显也没太大好感,也没搭理。

    三十年过去,狞猫战士堪堪达到高级战士层次,距离衰老期已经不远。

    斑布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不是自力更生。

    诞生野外的小战士被狞猫战士发现,收留,存活下来。神奇的是它们竟然找到了一棵神赐之种!

    龙竹解释道:“斑布,这位小战士叫青冈,它根据传承记忆,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算是诞生咱们锦屏山脉的野生小战士。那头狞猫战士叫蒴草,青冈给起的名字。”

    “青冈刚刚晋升七龄期初级战士,它在秋季时候收集了植物种子,在那座山峰上挖了一个小山洞,干燥储藏。芭芭发现时候,它是过去取种子孕育命种。”

    “明白了。”斑布摆动触角,道:“油茶,放开它吧。”

    油茶反而按得更紧了,问道:“它发现小战士,为什么不送来黎竹峰?”

    斑布看向狞猫战士蒴草。

    蒴草结结巴巴解释道:“我……我害怕……危险……”

    龙竹解释道:“黎竹峰曾数次清剿丛林兽类战士,又有大熊守着,它不敢靠近。”

    名为青冈的小战士有些畏惧斑布的气息,缩在龙竹身后,说道:“我,我也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