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2 第十二章 心知笔方(解咒篇 第三十九节)

    “除了唱歌……还,还有没有别的办法了?”甄辉齐声音打颤,最后一个“了”居然都拐成了阳平读法的升调。

    “有……除了俄耳甫斯外,普绪刻也曾经用一块食物引诱它的三个头互相争抢,借机通过了地狱大门。”桂欣香声音像甄辉齐一样打着颤。

    甄辉齐闻言立刻从徽章空间掏出一罐头午餐肉就向三首犬脚边扔去。

    三个女生……

    哥,你不把罐头打开狗能知道里面是吃的?

    谁知这狗似乎还真知道。看着眼前这几个愚蠢的人类做戏,左边和中间的脑袋齐齐露出一副十分拟人化的嘲笑表情,只有右边的脑袋憨憨留着口水。

    然后,它抬起一只前爪,一脚踩向地上的罐头。体型差距下,那罐头居然从它巨大的爪逢间漏过没踩到!

    狗囧,+不够塞牙缝jpg

    三首犬自知丢了人,收起戏谑的表情而露出凶恶的獠牙,中间的脑袋低头一口就朝甄辉齐咬来。

    在这一瞬间,一直在步步后退的甄辉齐居然正巧绊在一根黑杨树根上摔了个十分难看的倒栽葱逃过了一命。然后这货福至心灵般连滚带爬从大狗的肚子底下冲了过去,穿过地狱之门就向远方跑去。

    三首犬甩甩脑袋,像是戏弄老鼠的宠物犬一样原地打了个滚,右边的狗头伸着舌头流着瓢泼大雨一般的口水就追着甄辉齐跑去了。

    按体型差距考虑,不出十几秒钟,甄辉齐就会被这玩意追上。但是偏偏在地狱之门后面百米远就是痛苦之河了。

    转眼间甄辉齐已经跑到了河边,然后让人毫无意外地踩中淤泥脚下一滑整个人顺进了河里。而紧随其后的三首巨犬却是稳稳站在淤泥之上,三颗比成年人还大的脑袋轮流伸入河水狂吞狂咬。

    就这样折腾了半分钟,这条大狗自己就开始脚步不稳,继而变得昏昏沉沉,最后居然一头栽倒在河边又睡着了。

    “还有一个传说,”传过地狱之门追来的三个女生中,桂欣香喘着气说道“赫尔墨斯神潜入冥界时,喂三首犬喝了冥河之水,这狗就睡着了。”

    再说另一边,刚刚失足的甄辉齐如果像普通落水者一样拼命扑腾上浮,一定已经被三首犬中的某一颗脑袋一口吞下了。八成是右边那颗,其余两颗头都是在用牙撕咬,只有它狂吞猛灌。

    事实上他也确实试图扑腾挣扎了,然而人却是向着河底深处沉去。如果他敢于睁开紧闭的双眼,就会看到河水中成千上万的鬼物正在围拢过来,拖着他的脚踝就往深处拽。

    这些灵魂虽然已经死亡,但在冥界这个特别的地方却永世不会消亡,只能千年万载飘荡在冰冷的河水里,怨恨着它们日趋消亡的理智所能理解的一切。

    只有离开亡者之路,或者绕过地狱之门的死人,或者失足落水的倒霉鬼能为它们死气沉沉的鬼生带来唯一的一点乐趣。他们会极尽所能把这样的牺牲品拖入河底,永远成为他们中的一份子。

    均衡进化过的身体,哪怕憋气五分钟也不是做不到的事情,但是甄辉齐呛水了。

    逐渐增加的水压,让它感受到生的希望正在头顶离自己越发远去,而在地狱中受苦的亡魂泪水所构成的河水可无法被皮肉阻拦,丝丝渗入他的身体并带走一缕缕希望。

    只剩下绝望的甄辉齐四肢毫无条理地乱挥乱舞,结果手指居然真的在河床的淤泥中刨到一块硬物。

    在水中太过用力地挥舞手臂,让甄辉齐的指甲都翻开了。然而他却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握住手中光秃秃硬邦邦拳头大的东西,死命地拉。这个动作并没有阻止他下沉的趋势,却把东西拽了出来。

    那是一块完整的不明生物头骨,似乎和猫差不多大小,但头骨两侧却生着两只卷去的角。而随着甄辉齐握着头骨拉出来,下面还连带着一段小臂长的脊椎。

    只是不知道这东西本身出自什么奇珍异兽还是被人当做法器祭炼过,刚一出土就散发出一篇灰蒙蒙的光晕。而这东西一握到手中,甄辉齐就感到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力量贯穿了自己整个身体和灵魂。

    他继续扑腾,这一侧却没有扯后腿的死灵。所有的鬼物自打这颅骨出土的一瞬便一用而散,有多远跑多远去了。

    于是凭借已经开始超人化的身体素质,甄辉齐愣是在溺水一分钟后,活着把自己从河里扑腾了出来。

    所以说曲芸先前的推断其实是正确的。至于世界上是否存在运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她们尚且说不清楚,但是甄辉齐一直以来的诡异情况绝非因为运气不好,而是源自整个世界对他这个留下了悖影印记的存在所进行的排斥。

    在生者的世界,世界不断为他制造着不幸。这是一种自然的,没有主观意志却如同物理法则一般想要将他抹杀排除的现象。

    而在冥界这种亡者的世界中,世界本身绝对容不得这个如病原体一样带有悖影印记的生灵通过死亡永远留存于这里永恒地侵蚀扭曲整个世界。

    用大庸俗话讲,这就是字面意义上的“阎王爷也不收”了。

    所以甄辉齐这挥手一握,既是意外,也是必然。

    从水里爬出来,他一边咳水一边喘着粗气。甄辉齐看到一条独木舟停在岸边,而女孩们似乎正在和撑船人争执什么。

    水堵住耳朵听不清楚,偶尔漏进来的只言片语让他理解薛可暧似乎在恳求那全身罩在袍子里,只有长长的胡须从兜帽中露出的撑船人下水去救自己,而对面那货似乎是个认钱不认人的家伙,对女孩们伸着之手也不言语。

    直到甄辉齐自己跌跌撞撞走到船边所有人才意识到已经不用再考虑营救的问题了。

    “甄辉齐,你有银币吗?不付摆渡费的话,卡戎先生是不会送我们过河的,恐怕这次就只能无功而返了。”桂欣香表现得很乖巧,即便先前见到甄辉齐表现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她也不认为自己这帮凡人能强行迫使神话中的不朽者顺从。

    船夫始终没有开过口,但桂欣香却知道他的名字。毕竟说起痛苦之河上的摆渡人,大概很多人都能随口道出“卡戎”这个名字。

    甄辉齐露出神游天外的神色,在自己的拉马克徽章空间中好一通翻找。最终真的掏出了……四枚银币。

    嗯,细心的朋友也许还记得,大庸的货币单位中确实包含了银币。许多玩家会喜欢将钱放在徽章空间的边角方便随时取用,甄辉齐也不例外。

    只是他一是没钱,而是搬入云裳阁之后也没有需要他花钱的地方,所以即便在四维的全视层面中还是花了好几秒才找出四枚银币。

    然后卡戎兄居然真的收下了这四枚估计他漫长的永生中从未见过的货币,让四人上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