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7 第十二章 心知笔方(解咒篇 第三十四节)

    少顷,康斯妮还是困惑地开口问道

    “主人,先前这九命猫不是受到悖影【伞情】的影响,爱上名字写在右面的七情鱼了吗?又怎么可能做到为了救自己而置爱人于死地的行为呢?难道是随着悖影破灭,先前受到它影响的规则就都自动还原了?”

    “【伞情】并不是本体被破解后影响就会消除掉的那种悖影啊。如果他先前扭曲过的情况都会恢复,那甄辉齐现在恐怕也不会再这么晦气了,”

    曲芸说着,投影中手忙脚乱爬起来不住道歉的甄辉齐后腰又被狂奔的课桌角戳中,一个马趴再次把薛可暧狠狠扑倒。见到此景她摇了摇头,叹气道

    “其实事情很明显了不是吗?悖影【伞情】的规则并不是情人伞下名字在左边的一定会爱上在右边的,而是除了右边的人之外不会再爱上其他人。发现其中的差别了吗?

    有些人,终究是不可能爱上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的。而可悲的是,能在拉马克游戏中活下来走得更远的,往往是这样一些人呢。”

    “别人的事情与我何干?主人不是这样的人,不是也活得好好的?我们也都一样不是吗?”康斯妮心有所感,凑过来挽起曲芸的胳膊安慰道。

    而此时,在二把刀的底牌进出拼死抵抗以及“阴阳师”甄辉齐的“大显神威”下,上百的鬼物终于被清理干净。

    顾不上处理伤口,二把刀勉励握住一双大环刀直指甄辉齐惊怒交加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阴阳师,是也。”

    可以确定这货的表演天赋绝对是负数。一些在曲芸口中自然而然,或是狂霸酷拽或是高深莫测的台词,配上他那副连自己都不信的古怪表情说出来给人感觉完全是莫名其妙。

    但是你要说不信吧,偏偏人家把事情都做出来了。所以二把刀只能蛋疼地露出一副惊疑不定的模样按兵不动,小心戒备着。

    他唯一能确定的就只有面前这二货肯定不是敌对团队的玩家,游戏提示里写明了这是非竞争类单一团队的拉马克游戏。那么理论上他们之间应该就不存在你死我活的关系。

    照理说这怪小孩就算真的是他自称的什么阴阳师二把刀也不认为对方能比自己更强。虽然实力算不上多强,但是按实打实的游戏场次来算他可是比云裳仙府中任何一个成员都有着更加丰富的经验。

    凭着老辣的眼光,他断定眼前这二货哪怕真有着逆天的本领也相当缺乏实战经验,不足为据。然而形式不比人,此刻他受伤颇重,实在不宜再妄起争端。于是二把刀将双刀垂下表示友善,依旧提起十二分的戒备问道

    “所以这位阴阳师小友,下面是打算做什么?”

    “当然是处理掉这所学校的诅咒啦!特意装作学生跑来上了好几年的学,就是为了净化这所麻烦的学校在做准备啊。

    然而我准备了那么多年,今天差点就要被你们这些闯入者搞砸功亏一篑了。作为补偿,你总该跟我下去把事办完吧?”甄辉齐煞有介事,拿腔拿调地说着。只是说得磕磕绊绊,就像是台词没被熟的蹩脚演员,可信度大打折扣。

    于是二把刀露出狐疑的神色追问道“你不是自己谋划了好多年来破解诅咒的事情么?怎么事到临头反而还需要别人帮忙了?而且你也看到了,我自身的战力并不具备对抗鬼物诅咒那些东西的能力啊,能帮你什么?”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甄辉齐便露出一种十分刻意的“不屑”表情将话打断“你们这些‘玩家’的游戏任务不就是破解诅咒么?不跟我下去你怎么通关?

    别露出这种表情,这笔仙本就是本少侠的手段。不信?跟下来自己看看就清楚了。哦对了,下面危险,薛可暧桂欣香你们就别跟来了。等我把问题解决了就送你们回家。”

    甄辉齐基本一字不落地复述着通过魔法直接由魔法石耳钉传导到内耳的语音。

    一旁的两个女同学自然是听不懂这话中庞大的信息量,只是深深折服在不明觉厉的氛围中。但二把刀闻言却是惊出一身冷汗。

    知道拉马克游戏存在的游戏世界他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以他那个世界的情报开放程度他还是大致知晓的。而能过看穿玩家身份的npc,无一不是那种

    如此一来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要么甄辉齐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为了通关游戏就不得不下;要么甄辉齐说的是假的,那么就意味着他拥有能够干涉拉马克游戏系统发布游戏规则的能力。

    只有用大神通扭转了他们本场游戏的规则,才可能出现一开始规则提示他们“笔仙”这样一个对方操控下的指示。这样一来,面前这看起来二二的小孩子简直深不可测,抵抗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所以不管情况如何,听他的跟下去总是没错的。虽然不管处于理性还是感情考虑,二把刀都认为还是甄辉齐所言为真更加靠谱。

    就这样,甄辉齐把钢琴盖彻底掀开。跟二把刀两人一前一后地翻进钢琴,踏入了上古天然大阵的核心,封印本体之处,龙女遗失宝物的所在,那传送门的另一边。

    看起来一切顺利,然而不论曲芸多么周全的布局,今晚都注定有些事情要出乎她的预料。

    “都到这里了,我有点想下去看看……要不,你在这等我下?”两人进入传送门还不到半分钟,留在音乐教室的桂欣香突然这么说道。

    她确实不会去作必死无疑的死,但是看到刚才甄辉齐展现出的实力后,她实在难以压抑对学校内深藏的最大秘密的躁动渴求。

    “一起去吧,”薛可暧也叹了口气“我有点不放心甄辉齐。虽然他看起来强得和我们熟悉的那个同学根本不像一个人,但是那份笨拙,总让人感觉放心不下呢。”

    两个女孩就这样在楼顶曲芸她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也都翻进了钢琴内的传送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