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5 第十二章 心知笔方(解咒篇 第三十二节)

    二段体的乐曲极短,但在薛可暧演奏的区区十几秒内,所有人还是明确感受到了寒意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二把刀可以区别这并不是物理上的寒冷,音乐教室内的实际气温也并没有任何变化。这是一种来自于精神层面的,第四维度的威压。是被封藏在基因深处的,任何人在亲身面对灵魂鬼物时的本能预警。

    而能让点光初阶的二把刀也不寒而栗从灵魂深处感受恐惧寒意的鬼物,鬼知道会有多强大。

    全曲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异变突生。

    钢琴琴盖下音板和琴弦的位置被一层苍白的光晕所覆盖。然后光晕开始像水波般晃动起来,荡起环环涟漪。

    紧接着,从这个像是传送门一样的光芒中冲出了无数形貌可怖,通体半透明的人形幻影。

    他们一个个镌刻着面具一般的或者惊慌或者愤怒或者痛苦或者怨毒的脸孔,层层叠叠将彼此的身形挤压重叠在一起从琴盖里冲出,正正好糊了二把刀一脸。

    这是一台小三角钢琴,斜放在音乐教室讲台旁边。二把刀所站的位置正好在演奏者对面的琴盖开口处,他的本意很明显是想要在发生紧急状况时好依照传说中的安全对策去抢占演奏钢琴的位置。

    然而不幸的是,在他的世界中并不存在连黄口小儿都耳熟能详的乐曲《狄奥尼索斯之敬祭》,当然也就不清楚这首小曲有多简短。在他走向演奏者薛可暧身后的半途乐曲就已经结束了,正好把他坑在了传送门前面。

    当然,或许你们还记得解开封印除了音乐教室里有人完成仪式步骤外还需要另外有人同时微调室内的奥法能量才能真正完成封印的激活。所以显然,二把刀的中招并非偶然。

    转瞬之间,被扑倒在地的二把刀就像是蝗虫过境后的麦田一样被啃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

    “不要停,弹下去!”作为最清楚怪谈每个细节的人,桂欣香催促闺蜜不要发呆。

    “不要弹,躲到我身后来!”甄辉齐却是立即给出了相反的指令。

    然而比两人都要更快,借此机会早就观望着等待时机的七情鱼突然暴起,一脚把仍然坐在琴凳上,已经被眼前景象惊呆的薛可暧踹飞出去,自己坐下开始演奏起来。

    七情鱼演奏的曲目包括曲芸在内没有人听过,十之有九是她们那个宇宙的特产品,但是即便五音不全的甄辉齐听上去也十分清楚她的水准绝非初学。

    怪谈的破解之法说的是“持续演奏”而不是“持续发声”或者“持续砸琴”。正是借由这张底牌,七情鱼才有十分自信教室里只有她才是唯一绝对可以逃过一劫的人。

    但她似乎忘记了,单是如此还远远不够。比鬼怪更加致命的,是人心。

    见到她的行为方才醒过味来的九命猫一个健步冲到钢琴这边,狠狠将她挤开,自己开始胡乱砸着键盘。

    七情鱼心中大怒,却谨记着传闻所言不可以终止演奏。她不敢让双手离开琴键,就只能用屁股去挤九命猫,进而愤怒地吼叫着“混蛋啊你!不是老娘的男朋友么?不是特么口口声声说要保护老娘的么?去和鬼物拼命啊喂!”

    九命猫则是仗着力气更大霸占着大半个键盘,一边把女友挤到角落一边叫嚣着“放屁!你特么事先就想着一个人脱身的时候怎么没想着老子是你男朋友?追过你算老子眼瞎!”

    另一边,被踹飞的薛可暧并没有磕到课桌椅上受伤,而是被一直关注着她的甄辉齐一把接下,护在身后的墙角。

    瘦瘦小小的甄辉齐虽然同样没有走进化的路线,但他可没有曲大小姐游戏人生的魄力,而是选择像绝大多数拉马克玩家一样花费了大部分上场游戏获得的进化点比较平均地强化了身体进行保险。

    所以虽然身体素质还没有跨入“超人”的界限,但却已经不再是同龄的寻常中学生可以比拟,轻松接下横飞而来的心上人并为她卸去冲力。

    将将缓过劲来的薛可暧并没有立刻躲开平日里被全班嫌弃的甄辉齐,也没有对他护住自己表示感谢,而只是痴痴看着那些纠缠着二把刀的怨灵,牙齿打着颤喃喃念道

    “那是失踪的小素学姐啊!我上初中时她就在这里指导过我弹钢琴的……啊!那个不是清洁工张大妈么?还有……还有……”

    就在这时,可以看到在地上狼狈不堪的二把刀挥手洒出了一瓶无色的液体。无论是小素学姐还是张大妈,以及那几十个从琴盖里腾起而出的鬼物全都像是被强酸泼脸一般腐蚀蒸腾着向后退散开。

    作为一个受过磨炼的拉马克游戏应选者,二把刀即便面对必死之局也绝不可能惊慌失措。先前的狼狈主要是因为猝不及防被算计了而已,以点光强者的实力,还不至于在这些被封印束缚的孤魂野鬼手下丧命。

    这时甄辉齐又叫了一声“桂欣香,快躲来我身后!”

    “可是传说中只有持续演奏钢琴……”桂欣香已经跑到了钢琴边,看上去就要趁着猫鱼两人的争斗趁乱去透着弹琴了。

    看她的表现就知道桂欣香明显不信任甄辉齐这人。以他以往惯常的表现来开,这种不信任无疑是一种明智之举。

    一片人仰马翻中,甄辉齐却是前所未有地大声咆哮道“相信我!”

    这种莫名的气势让桂欣香无法思考地本能选择了顺从,连滚带爬躲到了他身后的墙角,边跑还边嘟哝着“明明只是一个甄辉齐而已……”

    如此霸气的举止当然不可能是甄辉齐临危之下能够做出来的,这显然出自耳钉里曲芸的指示。

    “现在我们都过来了,怎么办!”桂欣香躲到甄辉齐身后,一回头就看到因为二把刀反击而退开的鬼物中有几个已经向她们这边靠了过来,慌忙惊叫。

    “其实,我是一个阴阳师。”

    回答她的,是这句甄辉齐似乎自己都不相信的答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