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权老的亲戚

    苍山失色。大地凝噎。

    空气中的血腥味道越来越浓。那血腥味仿似化作了实质,不论在哪个角落都能钻进修士的鼻孔里。

    在魔之洲魔皇城附近的万魔山万魔宗的宗门前,一场惨烈的战斗正在进行之中。一个个身穿金色劲装的万魔宗弟子,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纷纷倒地,被牟子派弟子斩杀了。

    当然,这万魔宗经营了这么长的时间,怎么可能没有半步魔皇或者九阶大魔尊以上的强者存在?可这些人在牟子派弟子眼里,还真是不够看的,特别是牟号天,只要他伸手,必定带走一个九阶大魔尊以上的强者生命,在那战场上,他就像一个踏青的少年,穿梭自如。尤其是他的大肚子,更是特征明显,不过随着他杀的万魔宗弟子越来越多,他的肚子也越来越小,可他的修为也在缓慢地提升之中。

    牟子枫没有用这些万魔宗的弟子来炼制人丹,魔皇就算了,哪个手里没有上十万条命债呢,可普通修士就算了,用他们来炼制丹药,怎么说也有违天和。主上组织残忍,难道你要比他们更加的残忍?那和魔修又有什么区别?

    就在牟子枫倒背着双手观战之际,从那万魔山的深处突然传出来一声怒吼。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那怒吼绝不亚于一个五阶大魔皇巅峰强者发出来的,同时一股远胜于五阶大魔皇巅峰强者的威压对着这战场就无差别的压了过来。

    好在牟子枫早有准备,他早就布置了一个困阵,把战场上所有人都困在了里面,这困阵还有一个防御功能,即使八阶大魔皇以上的强者来了,也丝毫影响不了困阵中的修士的一根毛发,更甭提仅仅是一道威压了。

    “果然还有大家伙!”

    牟子枫微微一笑,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随着那一声大吼,一个老者如一枚/炮/弹/,电射而至。

    “住手,都特么给老子住手!”

    眼见着这么多的万魔宗弟子被杀,这个肥头大耳的老者也是怒从心头起,他对着那些人就是一个狮子吼。

    在他的心目中,即使把万魔宗的弟子都给连累死了,也要让那些牟子派的弟子陪葬。不得不说,这又是一个超级狠人。

    可他的音波攻击并没有卵用。那些在阵法中相互厮杀的修士根本就听不见任何声音。

    这就是一个阵法神师布置大阵的霸道之处。

    那个大胖子被急得抓耳挠腮,如热锅上的蚂蚁,他早已经看出来那是一个阵法了,可无论他使出了浑身解数,那大阵竟然纹丝不动,稳若磐石。

    “牟子枫,你这个缩头乌龟,你难道就一直缩在乌龟壳中吗?”

    那个老者禁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与他的身份极为不符。

    “你是在叫本宗么?”

    牟子枫给牟号天传音,命他保护好睿思思等六女,特别是芸萌的安全,这才一步跨出了阵外。

    “小子,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黑暗将至,你这么屠杀我万魔宗的弟子,无形中就是削弱玄魔大陆的力量,你这是亲者恨仇者快,你知道吗?”

    那老者的八色魔瞳中射出了一道道金光,最终的话也是义正词严,若是外人听来,说不定就被他打动了。

    可这种话听在牟子枫的耳朵里,就像一个笑话了。若不是他知道这万魔宗本身就是主上组织的一个走狗,他想必也会相信了吧。

    “你……你是西铭?”

    牟子枫正待出言反击,却发现他的师傅权老一个箭步从大阵里冲了出来,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水,瞪着一双五色魔瞳惊奇地开口。

    “万魔宗——幻魔宗?”

    难道这万魔宗是权老曾经呆过的幻魔宗?而眼前的西铭就是权老妻子西苑的家人?

    牟子枫在权老出事的时候曾经答应过他,要帮他找他的后人,哪成想竟然在这里找到了一个亲戚。怪不得一听说攻打魔皇城附近的万魔宗,权老说什么也要跟着来呢?原来机关在这儿呢。

    明白了,一切全明白了。

    同时牟子枫也是一阵自责,答应了权老的事情却没有放在心上,还像一个徒弟的样子么?

    说实在话,这件事情他还是真有点给忘了。

    “你……你是权思博?你还活着?”

    西铭端详了足有十息的功夫,这才认出了权老。毕竟权老用了牟子枫的长寿丹,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到三十岁的中年修士,虽然他年龄变了,可终归骨龄和相貌没有变。想要认出他,还是比较容易的,魔皇总有自己的手段不是?

    “你都没死,我当然还活着了!”

    权老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

    “你这个贱民,那么多人围攻你,都没杀死你,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人贱命大呀!”

    西铭的八色魔瞳里闪烁着戏谑的光。

    “别看你驻颜有术,即使你变得再年轻,也改变不了你瞳孔的颜色,改变不了你一个贱民下贱族群的本质!”

    那个西铭伸出手指,都快指到权老的鼻子尖了。

    “这是气死人不要命的节奏吗?”

    “快点告诉我,你姐姐在哪里?我和你姐姐的五个孩子又在哪里?”

    权老没理会西铭的恶言恶语,激动地开口。

    真是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呢,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自己妻子西苑的家人。难道这是上天故意安排的么?

    “你这个老匹夫,害了我姐姐一辈子还不够吗?你难道还想害她吗?放心,我们家族没有完成的事情,今天就要我来完成,你一个贱民,还真是贱得可以,快五千年过去了,当年你就是魔尊,现在还特么是一个魔尊!你就不能有点出息?”

    西铭越说越来劲,八色魔瞳里流淌出来的除了讽刺还是讽刺,除了挖苦更是挖苦。

    “你!”

    权老气得浑身颤抖,嘴唇哆嗦着,竟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这个老东西怎么对我师傅说话呢!”

    牟子枫倏然伸手,那个西铭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年轻得不能再年轻的小子,竟然伸手穿过了他早已经暗暗布置好的魔皇领域,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脖子。

    “你特么放手!”

    他浑身的魔力就是一动,企图挣脱出去,可他无奈地发现,仅这么一瞬间,他全身的修为竟然都被眼前的这个小子给封印住了。

    “我特么是一个五阶大魔皇巅峰么?”

    那一瞬间,西铭都要开始怀疑人生了,“五阶大魔尊巅峰,不是玄魔大陆的顶尖力量存在么?怎么到了眼前这个人族小子手里,就像泥捏塑像的一样,不堪一击?!”

    “看见了吧,我是我师傅的徒弟,我今年才二十一岁,可抓你就像抓一个小鸡仔一样,你说,你这五千多年是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亏的你还想和我师傅比呢,你拿什么比?”

    牟子枫扑通一声把西铭扔到了地上,一脚就给踩在了脚下。

    “别杀我们宗主!”

    “咻咻咻!”

    随着三声破空声,三个身穿金色长袍的老者凭空飞了过来,一下子站在了牟子枫的前面,呈三角形把他团团围在了中间。

    “你敢杀我们宗主,我都弄死你的师傅!”

    其中一个瘦高个的老者说着,学着牟子枫的样子,对着权老就抓了过去。

    在他的想象里,牟子枫虽然很强,可他的师傅那个叫权思博的老家伙,可就有点不够看的了。

    “魔皇?又来三个魔皇?这万魔宗可真是富有啊!”

    牟子枫也不禁一通唏嘘。他本以为自己的牟子派一下子出了三个魔皇,完全可以跻身于这玄魔大陆上层门派之列了,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在这黑暗即将来临之际,果然各种东西都不能用常理去推断了。

    可他也只是戏谑地瞅了那瘦猴一眼,就别过了头去。

    “咣当!”

    那个瘦高老者的手抓到权老身前五步的时候,仿若抓到了一块铁板似的,他的手发出一声类似于金属相撞发出的声音,接着他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仅仅是一个反震,就令一个三阶魔皇受了轻伤,这阵法得有多逆天啊。

    “你……你这是什么神通?”

    那个老者都快把七色魔瞳瞪出眶外了。

    “震你的神通,怎么了?”

    牟子枫云淡风轻地开口。

    此刻,躲在防御阵法中的权老也是一通唏嘘,“牟子枫可以说是他看着成长起来的,想当初他误入魔界的时候,完全就是一个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懂的小白嘛,哪成想,四年不到的时间,竟然成长到了这种程度。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是不是该本宗主了!”

    既然这万魔宗是一丘之貉,就没有必要再留手了,只见牟子枫的双手一伸,再一握,那后来的三个三阶、四阶魔皇中就有两个被他炼制成了人丹。

    “别杀我!千万别杀我!我有重要情报!”

    剩下的那个仿似得了失心疯一般,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狼哭鬼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