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沦落在颜值下

    辰诡点了点头“好,那我和师妹就静候林姑娘佳音了。”

    辰诡说完,给兰曦使了个眼色,两人纵身一跃,跃上屋顶,很快地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凌昀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

    东阳郡主见状上前和林岚告别,以防路上出事,林岚让苏霖帮忙护送东阳郡主回去,还叫了楚俊逸一起去。

    楚俊逸看了凌昀一眼,再看向林岚的手,跟着苏霖走了。

    等到其他人都走后,林岚身子立即瘫软下去,跌入某人的怀中。

    林岚偷笑,把脸埋在了凌昀衣服里。

    凌昀来不及指责她,抱起她跳上屋檐,飞檐走壁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府中。

    他抱着她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把林岚放在软塌上,从包袱里找出伤药,然后掀开了林岚的衣袖。

    鉴于两人的关系已经算是比较亲密了,林岚任他作为,倒也不觉得尴尬。

    当衣袖被掀起,凌昀看着林岚双手上的青紫,脸色更黑了。

    林岚忙赔笑两声“没那么疼,而且这么伤多几次,以后都不会疼了。”

    凌昀的脸色未见缓和,听了林岚的话,加得了手上的力道。

    “你还想有下次。”

    “别别,疼!”林岚忙求饶。

    林岚一出声,凌昀就放轻了力道,他缓缓地轻轻地,一点一点地推着林岚手上的淤青,低着头的样子,无比认真。

    林岚一只手支着头,看着背光下,凌昀如雕刻般的轮廓和容颜,在橘黄色的阳光下,显得更加祸国殃民。

    林岚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待发觉后,又不好意思地别过头,手下摸了摸鼻子下面,还好,没留鼻血,明明没有感觉到鼻子下有异常,林岚还是心虚地摸了摸,这还是要怪某人太妖孽。

    待感觉到一切还算正常,林岚又转过头,正大光明地欣赏起凌昀的姿容来。

    而凌昀虽然一直没有抬头,却仿佛洞悉了林岚的一切举动,嘴角扬了起来。

    林岚见状后,心里直摇头。

    “妖孽。”

    “什么?”凌昀抬起头,故意问道。

    林岚转过头“没什么,赶紧给我治伤。”

    凌昀笑了笑,低头又认真地给林岚揉起来。

    揉了半天,终于让林岚的手舒服了些。

    凌昀抬起头,动了动脖子,道“其他地方有没有伤。”

    林岚下意识地捂住胸“你想干什么!”

    凌昀故意凑近“你说呢!”

    此时,两人鼻对鼻,眼对眼,距离只有短短几公分,气氛有些微妙,林岚下意识地眨了下眼,吞了吞口水,准备闭上眼睛,将自己送入狼口。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

    苏霖大步地走进来。

    “我就知道你们在”

    话还没说完,苏霖顿住,待感受到屋里不同寻常的气氛,他立即赔笑道“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说着,原路退了出去,还很贴心地带上了门。

    凌昀难得翻了个白眼,无奈地站起身,看着林岚,这时机,怎么不对呢!

    而林岚缓了缓自己尴尬的情绪后,没有看凌昀,站起身率先拉开门走了出去。

    院子外,苏霖倚在墙边,无所事事。

    待看到林岚出来,立即道“姐,我真不是故意的。”

    林岚白了他一眼“我们又没做什么!”

    “对,没做什么。”苏霖挤眉弄眼“楚大哥和楚伯母都在找你呢,既然没做什么,就去前厅见见他们吧。”

    苏霖说完,大步往前走了,走了几步,又倒回来,看着林岚的手,他记得刚刚进去的时候,凌昀那个姿势应该是在帮林岚的手臂上药的。

    “你的手没事吧?”

    林岚摇了摇头“没事,就是青了点,不是什么大问题。”

    “那就好。”苏霖说完,一溜烟往前厅去了。

    而身后,凌昀已经跟了出来,两人来到前厅,林瑶立即迎上去,抓住林岚的手。

    “手怎么样?”

    林岚回道“没事,凌昀已经给我上过药了。”

    听到没事,林瑶脸色又沉下来了,她把林岚的手一甩,道“当时那么多人,你就非得先上去跟人打架。”

    这话有点指桑卖槐的意思了,林岚看了下凌昀和苏霖,连忙解释道“当时他们点明找我,对方又是个姑娘家,当然我上了,更何况,我也好久没动筋骨了,这不是手痒吗!”

    楚俊逸在一旁帮腔道“确实是岚儿不让我们插手,她那好斗逞勇的性子,你还不知道。”

    最近一段时间林岚的表现林瑶看在眼里,她是个什么性子,林瑶心里也清楚,刚刚只是气过了头,所以才那样说

    “你就野吧,反正这里也待不了多久了,你父亲已经向皇帝请辞,过两天,你就跟我回临湘城,看我不好好治治你。”

    “临湘是个好地方,我也好久没回去了,你什么时候说,我就什么时候走。”

    林岚摆出一副大力配合的样子,倒是让林瑶接下来的话没法说了。

    这时,外头下人来报,说东阳郡主托人给林岚送来了东西。

    林岚接过打开一看,是一瓶上好的金创药。

    “代我谢过郡主。”

    使者点了点头,退出去了。

    林瑶看到这情况,又盯着林岚的手,二话不说,拉着她回了自己的房间。

    到了房间,把衣服拉上去,才看到林岚那双吓人的手臂。

    “这就是你说的没事!”

    林瑶别过了头,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疼是打在儿身,痛在母心,气是气林岚如此不珍惜自己的身子。

    林岚见状,从身后抱住自己的母亲林瑶。

    “娘,我没事,这淤青都是刚刚凌昀揉出来的,他把里面的淤青都揉出来了,所以才看着这么吓人,其实没那么疼。”

    听着林岚说这样的话,林瑶的眼泪一下子就飙出来了,不想给林岚看到,低着头,拿手娟给擦了。

    林岚把头靠在林岚背上,道“娘,跟你说个好消息,大哥喜欢东阳郡主,东阳郡主也挺喜欢他的,我觉得有戏,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帮你把这个儿媳妇骗到手。”

    “什么叫骗到手,你这孩子。”

    林瑶忍不住笑出声,转过头来看着林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