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 挑衅

    最新网址

    对于这些小问题都算不上什么,身为剑宗的弟子怎么可能会没有好的剑法伴身?虽然无上剑法收于藏经阁中,可是其中还是演变了很多的剑法,从初级到高级,可谓都有很多。

    “这个你们两人就不需要担心了,剑法什么的都会有,初级剑法今天就会给你们,剩下来的就要靠自己的天赋来完成,随着你的实力,剑宗会发放合适的功法剑法给你们。”执行男子说完这个后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龚亦尘的实力已然达到了内劲后期,这样的修为换成正常的弟子来说早就已经存在于内门当中,所修炼的剑法也属于上层之色,而现在只能暂时看看长老是什么意思。

    “太好了,那这样一来,我以后不也等于是一名剑仙了?”柳永笑得嘴巴都歪了。

    “剑仙?你就算了,一个连剑都没有抓过的人,还想成剑仙,我看你是天外飞仙。”执行男子没好气的说着,还仙,这个世界有仙么?就包括他们都只能算是修士。

    带着他们两人领了各自的东西,现在才算是正式的剑宗弟子,所学都是和所有人一样,不过直接来到预选这些弟子的队伍里,他们二人倒是头一次,已经多久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直接越过外门直通内门预选。

    不少人昨天晚上已经知晓了这两人,现在来到他们的场地上,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两人。

    “今天你们两人就在这里,和他们一起,学习剑法就要跟着所有人。”执行男子带着他们两人到了一旁,这边有在场的执事者,和他稍微说明了一切这才离开。

    执事者表情古怪的望着龚亦尘和柳永,这两人的天赋真的这么好?长老破例送到这里来,要知道这可是内门弟子入选,他们两个在这里真的能行么?什么都没有基础,能跟上其他人?

    想想也就不想了,这有没有和他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既然是有长老的意思,他操那么多心干什么,完没有任何必要,该怎么样怎么样。

    “现在正好是早上练剑法,除了这个可以学习,其他的就看你们自己,先将剑法记住,跟着他们一起。”执事者对着他们说了声。

    龚亦尘和柳永两人拿着剑开始跟着后面练习,对于这些初学,龚亦尘并没有太大的兴趣,索性照葫芦画瓢,跟随着动作舞弄,倒是柳永,他还在世家的时候什么时候碰过冷兵器?

    现在直接上手还真的不习惯,就连一把剑他现在都拿不稳,力气虽然有,可是拿剑挥舞的动作让人看到不由的想笑。

    龚亦尘走到柳永的身边说着“剑不是你这样拿的,得自己保持平稳,要以巧劲去联系剑柄,第一次都是这个样,你多多练习就好了,不需要担心太多在,心态一定要放好。”

    “我哪知道剑会有这么难,这也不是我想的是不是,算了,慢慢练吧。”柳永垂头丧气,这和他所想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本以为很容易,结果等上了手就知道是有多难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都在练习,周围人的剑法非常娴熟,每一招一式都有模有样,直到执事者让他们休息,这才部都停了下来,龚亦尘也是将剑给收起来,对他而言没什么,可是旁边的柳永依然还在继续练习着。

    他不相信通过练习还不行,熟能生巧的道理都懂,短暂的时间不行,那就用更长的时间去练习,总会有掌握好的那一天。

    正在这时,有几个人朝着这边走来,目标似乎是柳永,走到了跟前时才戏谑的笑着。

    “哟,这是要来预选内门弟子的么?可是这剑法差点火候啊,就算是做杂物的弟子都会用剑吧?啧啧,真的是。”

    “谁知道是不是呢?连最主要的剑都不会,说出去实在是丢人啊,一名剑宗的弟子连剑都不会使,这太损我们剑宗的形象。”

    “算了吧,人家是来参加预选内门弟子的,弄不好还有其他的什么绝招,说不定甩剑也是一种办法是不是?哈哈。”

    几个人围绕在柳永的旁边不停的讽刺嘲笑,根本就没有把柳永当成一回事,显然这是要过来针对,平日里都是那样,而如今出现可以被他们欺负的,这怎么可能会放弃这次机会。

    执事者默默的在远处看着这一切,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并没有去立刻制止,反而是站在这里观看,他想要看看这两人被长老直接推荐到这里,究竟有什么样的能耐值得推荐。

    “你们什么意思?”柳永停下手头的事,扫视着面前的几个人,这帮人分明是过来找茬 的,而他的性格也不是什么软弱性格,是个年轻人都有血气。

    “什么意思?”几人面面相觑,冷笑一声,这摆在面前的意思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这里都是剑宗优秀的弟子,不允许废物在这,摆明了干扰我们,预选你觉得你能够通过?连最基础的剑法都不会还想过来,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货色。”

    “再说一句试试?”柳永冷眼盯着他们几个,自己刚来到这第一天就要被针对么?“一群人仗着自己在这待得时间长有什么好炫耀的?给我时间,你们都算不上什么。”

    没想到新来的这个人这么倔,不过这样一来更加的有意思,几人轻笑一声,其中一人站出来对其说道。

    “给你时间?这时间等人么?有本事就来比试,别在这光说不练,谁都会说。”

    柳永明显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实力要比他强,如果这个时候上了,吃亏的必然是他,可是事情都已经推到浪尖,自己要是不出战的话,岂不是被所有人都给笑话?

    “柳永,比试而已,没什么,不过这帮人看不起我们新人,那就教训教训又如何,你要记住你不是一个人。”站在边上的龚亦尘终于发话了。

    对眼前的这帮人,他看的同样不爽 。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