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 水晶有问题?

    ()随着每一个人的通过,有喜有忧,这种事情是说不准的,每一个或许都是在修行上有着过人常人的一面,可是在这天赋水晶下,自身的情况一清二楚,看的非常清楚。

    看着这一批,接引男子忍不住摇头,这些都是什么?到现在才两个人通过五的等级,其他人基本上还在三四徘徊,更夸张的竟然还有人的天赋在二,单凭着这一点已经是让他感到诧异。

    试问这一个二等级的天赋怎么修炼的?还是被下面那些世家给推崇上来,这么些个烂鱼烂虾也想没事干来到隐世门派?这不是在开玩笑么!在这一刻,已经是将这二等级的人安排到了打杂,这家伙连外门弟子的资格都没有。

    一直通过,直到最后剩下的两位,龚亦尘和他旁边的那位小伙子,接引人看到龚亦尘,明显态度要稍微好一些,这小子的实力可是和他不分上下,在这样的年纪实属难得,内门弟子恐怕也就只有这样吧。

    如果以后可以提到内门弟子,相信这人情是不少的,自己这里总会得到好处,一切也算是为了自己做着打算,不管怎么样,任何情况下总是要为自己谋点利。

    就冲着这一点已经是很看好龚亦尘,一会直接测验过天赋,紧接着报告给上层长老,到时候的情况已经是非常清楚,一目了然,待到龚亦尘成为内门弟子的时候,自己还能先得到一部分的人物奖赏,介时又有灵石可以供给自己使用。

    “来来,站在水晶下面即可,依照你的情况,相信拥有极高的天赋,日后的成就可以说是前途无量。”接引男子非常看好龚亦尘,现如今就等着最后两个人弄完结束,龚亦尘这边已经在他心中是稳定型的了。

    龚亦尘点点头,随即走了过去,看了一眼上面的水晶,这才直接站入其中,紧接着水晶散发出光芒将他笼罩在其中,随着整体的照耀,测验开始进行。

    看着上面的刻度显示,接引男子点点头,这种测验肯定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以龚亦尘这年轻人的天赋,想来刻度数应该会非常的高,当破了五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正常,只是接下家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了,数字仿佛就停留在五一般。

    不可能啊,这是什么情况?看着眼前的数字,这上面所显示的让接引男子一度认为是不是出现问题了,这样的天才指数怎么可能只会在五的数字,实在是太离谱了。

    “我这行了吧。”龚亦尘这边询问了声,只是一个测量而已,没什么要多说的。

    “等会,你先稍微等下,站在那里别动,这水晶好像有些问题。”执行男子觉得这个是有问题的,龚亦尘的数据算出来绝对是错误的,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明明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天才,在这样的年纪便能达到如此高度,怎么可能就只有五呢。

    被分配在五以下的众人庆幸了声,就说么,自己的天赋怎么可能会那么差劲,在家中的修炼可是一直都在努力,怎么可能天赋会这般呢。

    其中刻度在二的那位也表示不服,自己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就只在刻度二,害的自己刚刚还在郁闷,感情是这玩意坏了,要不怎么说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水晶之前有没有问题?不应该啊。”接引男子连忙问着门口的两人,两人均是摇摇头,水晶从来没有人碰,除了过来测验,怎么可能还会去动这块水晶?

    经过一切检验,水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也就是说是好的,只可惜所得到的答案完就像是两回事,根本没办法说清楚,这种事情该怎么去说?

    “大人,我是不是可以重新去测验下?我的天赋不可能就只有这么一点是不是。”那位被检测出来只有两级的人依然不依不饶,他不相信自己会有那么差劲。

    “你觉得呢?水晶都是好的,你再怎么站上去都是一样的道理,外劲初期,不知道送来做什么。”接引男子忍不住摇摇头,这样的货色根本不想多说什么,免得在这给自己浪费口水。

    “你再次测量下。”接引男子对着龚亦尘说了句,在他看来,这年轻人不应该只有五级天赋,一个和自己实力相当又是如此年纪,怎么着也是八级左右,不可能这么低。

    结局依然是那样,五级还是五级,没有任何的变化,水晶没有出现问题,而现在又显示五级,只能说明这年轻人的情况的确如此。

    哎,可惜了,实在是太可惜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按道理来说,实力已经达到了,或许其中还存在着其他的原因才到了如此,天赋摆在那,这肯定是改变不了。

    “行了,你先过去吧。”接引男子无奈,这种事只能让上面人看看了,他反正是没有什么资格说话的,如今的情况就是如此。

    最后一名小伙子也是意外的到达了六级,总共超过五级的有四个人,接引人直接带领着他们四人进入,而其他人则是由另外一人带着。

    “你们四个算是情况稍微好的,剩下来的就看你们自己了,一会有长老会过来,到时候由他来定你们日后所在剑宗的位置。”接引男子带着他们来到一个房间里,暂时让他们坐下来休息。

    在接引男子离开后,房间里的三人开始聊了起来,唯独龚亦尘坐在一边没有说话。

    被单独选出来似乎非常的幸运,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以后也算的上是剑宗的人了?如此一来实在是太高兴了,一会可是有长老过来和他们说后面的事,这下不用担心什么。

    每个人都是保持着欢笑和激动,跟在龚亦尘后面的那小伙子走到旁边,望着龚亦尘不由的询问道“兄弟,你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也太高冷了吧?大家都是从外面进来的,不管怎么样也算是一起到来的,以后或许有什么事情相互还有照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