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章 进入

    ()男子猜出了龚亦尘的心思,但是这里毕竟是世俗,又不是各个都会飞,传送阵门消耗太大,怎么可能为了这帮准备去当外门弟子的人使用呢,那不等于是浪费。

    到了门口,坐上了特有的车子,当龚亦尘上去后见到了不少人,大巴车上坐着不下十位年轻人,在他上来后,那些年轻人几乎都是各种聊着天,脸上那抹不去的表情显得非常兴奋。

    毕竟这是踏上了隐世门派的路程,所有人小时候都听说过隐世门派这神秘莫测的存在,想要进入那几乎是比登天还要困难,没有特殊的情况是根本不会触及到这个边缘,就算是每年收人,也只是那么几个佼佼者。

    怎么可能会像今年,不知道什么原因,只要能够达到要求就可以随同一起,虽然不是确定性可以加入,可是其中也算是给了他们前去的机会,这无非是增加了很大的几率,为此早在家中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无论如何也要加入到隐世门派中。

    这样子在他们看来是无上荣耀,甚至是给自己的修炼过程发生转折,光宗耀祖的事情。

    “你就坐在这里,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问我,路途还是有时间的,做好准备,到了地方下车。”出于特别的原因,接引男子当然是对龚亦尘多多关照些。

    不少人的目光纷纷望向这里,在他们所有人之前一个个上来的时候,这位接引使者根本没和他们说过半点废话,程上来表现的无所谓,只是新上来的这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这个问题现在是值得他们探讨,根本就是不知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新来的这人看起来年纪和他们相仿,应该也是一同去参加选举外门弟子,为何这是有特殊待遇呢?

    在龚亦尘坐下后,唐家这里是临时说的,龚亦尘也算是最后一个人,接引男子坐在那里闭目养神,车子直接启动。

    路上依然叽叽喳喳的,不过声音都挺小,谁也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深怕吵到那位嚣张的接引人,如今在路上老老实实好一些,坐在龚亦尘身边的小伙子从开始就在打量着龚亦尘,没一会他是有些忍不住,这才向其询问道。

    “哎兄弟,你是不是家族很牛逼啊?不然那个人怎么对你特别关心?”小伙子偷偷的小声问着,目光不时的还看向正在休息的接引男子。

    “有么?没有吧,或许我长得帅吧。”龚亦尘淡淡的说了句,随即也是继续回归自己的冥想当中,对于周围的一切事物他没有任何兴趣,这次过来有两个原因,第一算是帮助张首长调查事情,第二则是听到了耿焱所说的,焦牙子最近和门派世家有关联。

    正巧消失的这些天也不清楚焦牙子那老小子究竟要干什么,既然这样,自己也就先去了,或许在这些门派中能够找到自己所需要的药材呢?这也是说不定的。

    小伙子深望着这朵奇葩,有没有搞错,这些时候难道是说这个的么?况且他问的问题有这样去做回答么,这也特么太自恋了吧,望着对方这也是在闭目养神,索性没得聊,干脆一边玩去。

    大家只知道在车子上坐了很久,最终是到了地方,而接引男子也睁开了眼睛,带领着所有人下了车,望着周围一片荒凉地,这里真的是剑宗所存在的地方么?一望无际除了山水,这里就像是荒废一样,完看不到其他的人。

    “不是吧,隐世门派就在这里?这也太磕碜了吧。”

    “就是,怎么会有这么个情况,不是要来剑宗的么?怎么跑到这种穷乡僻壤?”

    不少人均是在这里不依不饶,他们现在看着这里和所想的完格格不入,根本不大相信这里。

    “吵什么?有什么好吵的?”接引男子过来一声呵斥,面对这帮人,不能给好脸色看,不然真把自己当成家里的宝贝了?世家里来的,都是土老帽?

    在他的心里,这些从世家里出来的子弟一个个就像是土老帽,真不知外面究竟是有多么落后。

    “眼前的事物不一定是真实,你们啊,别到时候大惊小怪,就算要成为我们剑宗的外门弟子,同样得要有世面,否则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让人家看到了还以为什么呢。”接引人没好气的说着,和他们说这些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感觉有些浪费口水。

    “后面开始跟着我走,不要贸然自己离开,不然出了什么事,哼哼。”接引人露出一丝冷笑。

    有几个人还是止不住问道“要是随便走会怎么样?”

    “随便走?随便走走不就最多没命么,也不是什么大事。”男子淡淡的说着,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这帮年轻的外门汉,总有种让他感到高人一等的姿态。

    那几个问话的人缩了缩头,这还弄什么,搞不好连命都会没有,人不就只有一条命,死了还玩什么?这话就跟开玩笑一样,真当他们是傻逼么。

    龚亦尘默默不语,一直就在后面跟着,唯一一次进入的隐世门派可能是那阴尸门了,当时的以他的情况都只能算是自保,藏于玲珑塔内让他们没有办法,若不是焦牙子的出手,的确是有些危险。

    别的不说,这些隐世门派所流传下来的护山大阵的确了得,包括将整个地势给隐藏防御,有些上古的阵法也不是龚亦尘所都能了解的。

    单凭这一点有很多是值得他来学习的,不过现在还不是重要时候,等到触摸了再做了解吧。

    在男子的带领下,所有人顺着一条路走,渐渐的周围环境开始发生了变化,一切都变得十分扭曲,似现实又似虚幻,让人感受到其中的真真假假。

    众人什么时候见到过这些,纷纷目瞪口呆,对发生的一切似乎都觉得十分惊讶。

    最终在这形似虚幻的景观中,众人慢慢的走了出来,而下一刻颇为壮丽的场面出现在他们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