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 还需要证明么

    ()到了现在这种情况,事情的一切大家心中都非常的有数,不管是否于自己所想的那样,不承认就是不承认,如此强大的灵宝怎么可能就这么拱手让人呢?

    哪怕对方是一名宗师也不行,这样的宝物能够落到手上,再送出去怎么可能?换做成任何人都不会那样去做,哪怕是有什么问题都不行,对方是宗师,自己同样也是宗师,这样一来又如何?双方之间几乎持平。

    马宗师有一点没有看明白,那就是谢家的这位怎么也掺和进来,记得那天谢家可是没有参与其中,或许这其中他们双方之间也是有着某种联系?

    面临着这一点,龚亦尘笑而不语,望着这一群人,都已经明确的说了出来,看来这是有着想要将玲珑塔占为己有的意思,不过自己的东西真的就这么好拿么?

    “其他人不要随便乱来,这是我们的贵客,否则给让人看到还会笑话我们马家没有规矩,无缘无故欺占别人的东西。”马宗师对着所有人说了番。

    “我说老家伙,你这样有什么含义,人家都已经过来索要了,你还这么执着有什么含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好么,一件灵宝,不值得你这么饿虎扑食吧?”谢老家主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眼下实在是为整个马家担忧啊,若是惹得龚亦尘生气,后果不堪设想,一个实力通天的人能够这样静下心来说话已经属实不易,这样子继续弄下去,还不知道是有什么样的情况存在。

    灵宝虽然贵重,可是这种时候再藏着掖着没什么太大的含义,总的来说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如今的情况都已经变了,想不受到严重的后果,只有自己祈求了。

    “你是想开战么?”

    龚亦尘话一出,所有马家人纷纷做足了准备,这小子果然是来闹事的,当着家中有宗师境界强者的情况下还敢说这样的话,简直是极致嚣张!

    一时间,马宗师同样有些紧张,对方如此一说,两人如果真的打起来,所遭受伤害的可是周围,马家多少人在这?要是他们被抓受威胁该怎么办?无论什么都要做好准备。

    “没必要说成这样吧,如果有什么灵宝的话,要真的是你的,那应该会有印记,就算是我有手段,也不可能一直强压住,现在的话我还真的没有看出来什么。”到了这个时候马宗师依旧死皮赖脸,都成这样了他还在乎什么东西。

    “看来你很自信,今天我只是简单的和你说一声,并不想动手,如果要动,我们这两人,你拿什么来逞强?这一次是给你机会,再继续往后推迟的话,想要什么样的机会都不存在。”龚亦尘将话给说明了,如今对方这样的态度,他也没什么好说。

    这好端端的怎么就把自己绑在同一条船上了?谢老家主才是最纳闷的那个吧,他自己的情况都还没弄明白,如今直接给龚先生绑在了一起,这样真的有意思么……

    龚亦尘的话让马宗师陷入沉思,以一对儿二肯定没有任何胜率,况且这年轻人的实力有可能还要更加强势,真的要硬碰硬的话,所面临的后果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马家遭受危害。

    “长老,这样的人当着我们的面这样威胁,如果不做点什么,马家日后在其他人眼里怎么看,会被当成一个软柿子来捏么?这样一来马家还有威信么。”马家主实在是忍受不住,若不是看着双方宗师都在场,他早已经动手。

    不可能放纵龚亦尘这么长时间,对马家各种压迫性的侮辱,显然没有当成一回事。

    “住口。”马宗师眼中散发着异样的神色,现如今还真的让他难以做出决定,两边皆是这样的情况,两位宗师,这是什么概念,此次事件绝对不能意气用事,更不是随便糊弄下就可以解决。

    这下算是看出来,从一开始对方带着谢家这个老家伙过来就已经打着坏主意,想在人数上占领优势,只是这样的确是能够给他带来巨大的压力,谢家老家主没有任何的反应,就这么跟在年轻人的身旁,分明是站在了同一条线上。

    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给了什么好处,竟然能够让谢家老家主跑出来和他一起鼓弄这些事情,犹豫不决,最终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将那些东西给拿出来。

    不会真的要还?马家主看着自家长老明显犹豫不决,这样的情况下难不成要将辛辛苦苦得到的灵宝送到对方手里?这样子怎么说都觉得不合理!

    最终,马宗师叹了声气,“跟我来吧。”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显得多么悲凉,好不容易见到这么一宗强大的灵宝,可是现如今却要再次拿出拱手让人,实在是心痛。

    “长老!”马家主在后面喊了声,可惜无济于事,长老依然带着他们进去。

    来到了所在的地方,马宗师拿出了被自己所遮掩住印记的玲珑塔,“你说的是这件灵宝么,给你可以,不过你有什么证明可以证明他是你的。”

    证明么?龚亦尘笑了笑,手一招,那本身没有光泽的玲珑塔在这瞬间泛起了万道光芒,玲珑塔那独有的圣灵气息在这一瞬间笼罩了整个场地。

    或许这种情况已经不需要再证明什么了,现如今这种样子已经是最好的展示,灵宝和本人印记产生共鸣,像这样的印记很难抹去。

    玲珑塔直接飞升至龚亦尘的头顶上,下一刻再次回到体内当中,就连一旁的谢老家主都不由惊叹,这件灵宝实在是太强了,光是那样的气息就足以让人感受到其中真正的强大。

    想到自家的灵宝,谢老家主心中感慨万分,同样是灵宝,当初在陵园的时候,那简直是完碾压,彻底将器灵给镇住。

    “多谢了,这么些天也算是给我保管了不少,不然在外面可能还会有其他的人去捡。”龚亦尘从口袋中掏出瓶子,从里面拿出了一颗淬炼丹给了马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