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计划

    “嘿嘿。”

    菜雄当即露出了他那满口被熏黄的牙齿,他就说么,自己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会猜不到,说起单独跳出来这个问题,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想到过,只是一直没那胆子敢说出来,老大如果还在的情况下,他的下场恐怕会死的很难看。

    现在人没了,集团乱了,下面各个头头肯定耐不住,不说什么宏伟目标,拿他来说,想法非常的简单,只要可以捞点钱,带着下面那帮人,加上其他的收入,自己安安稳稳的做个小头头,舒舒服服的岂不是非常好?

    “趁着乱你就要多弄点,之前的钱肯定是砸水漂了,也不知道那么大笔钱谁来拿着,以你的本事,还不如在分地盘的时候好好笼络些多捞点,这样也好为你以后发展,你们那帮人谁不想自己跳出来,这可是让你实现当一方大哥的好机会。”女子提供着很多信息。

    “我觉得可以,你这个方法实在是太棒了,只要将这次的问题解决,我菜雄真的起飞了!”菜雄在床上兴奋的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这次巨大的事情似乎是给他带来了重新点燃的火种,但凡可以实现,日后必然很嗨。

    女子沉思了会,这才说道:“你说三子已经死了,这件事情你安全可以当做借口啊。”这也是她突然想到的一个问题。

    “你说什么,三子?他有什么关系么,提一个死人干什么,也算是他活该,真是最后都成神经病了,神神叨叨,幸亏没发疯,不然那天我也倒霉。”一想到那天的事情,菜雄心里制止不住那尴尬劲。

    当时还在睡觉,得亏这个疯子起来的时候没做什么事,否则自己在梦乡里给弄死了,那可真的是白活这辈子,这种死法想想都冤,睡觉的时候被一个疯子杀了,这特么的也算是够倒霉的。

    一想到那时候对着那小子左一个神仙右一个神仙,甚至还想要对自己动手,真是病的不轻,只是那小子究竟什么来头,连续两次的发生让他十分的确定,自己身子不能动肯定就是他弄得。

    “怎么?三子疯了死了,难道不好么?才和你说只要能够和人合作联系,扩大地盘,这对你肯定是有好处的啊。”女子提醒了声。

    “你让我和一个死人合作?有没有搞错,这人都死了还怎么合作。”菜雄脑子是没转过来,不知道自己女人说的几个意思。

    “死人更好啊,难不成还要你和其他活人合作?他们有几个会愿意和你合作的,就你管辖的,不说多的,送个人家搞不好都不要,什么油水也没有,你这个老大当的还没什么骨气,平时耀武扬威,在那帮人面前吱过声。”女子道。

    菜雄的表情瞬间僵住了,这还是自己的人么?有这么带贬低他的?好像没什么意思吧,说一句也就算了,连续说个好几句就有点过分了。

    “放你的狗屁!我这怎么了,我管辖的怎么了,平日都没什么事,太舒服。”菜雄嚷嚷着,给人看扁实在是不好。

    “我说的是让你把三子的地盘拿过来,他们那一帮人重要的是什么,底下人都是义气,在病床的时候,只有你一个去那待着陪同,也算是陪护吧,下面人又不知道什么情况,不也就你们几个人清楚具体的。”

    “摄像头什么的拍的清清楚楚,嘴巴是用来说的,该怎么讲还不是靠你的一张嘴,你想怎么说都可以,要是能够笼络下面那帮人,到时候再给你运用起来的的话,情况可想而知会是个什么样。”女子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好了,一步步刚刚好卡的死死的。

    就冲这一点,绝对是上天已经刻意安排好,选中所给的机会,不管怎么样,机会可是只有一次,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简直就是上天赐予下来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菜雄躺在那愣住了,这娘们说的话让他不禁让他愣了下,这话说的一点没问题啊,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三子的手下各个都非常的重义气,这一点几乎所有人都非常的清楚。

    当时在那房间的时候只有自己,这样一来的话,自己想怎么说不都可以?为了三子的友谊,自己一个人在病房难受的等待,而其他人则是一个个不注重兄弟情,自己怎么说也是可以来维持那边人啊。

    “哈哈哈!宝贝!你实在是太棒了!”菜雄忍不住抱着女子猛亲两口,要说现在再想不明白那就过分了,好点子都是给长出来的!

    女子忍不住笑出声,只要对菜雄有利,这也等于是对她有很大的帮助,一个女人再成功出色,那也是要依靠着男人。

    “哎呀,别弄别弄……”女人乐呵出了声,大被一蒙,又开始了翻云覆雨。

    ……

    龚亦尘对于这事情没有怎么在意,如果他想要发怒,这个集团顷刻间就会不复存在,得罪了他的人,那就不好意思了,这一次没杀人已经是够忍耐的。

    外界的寻找似乎没什么印记,龚亦尘只有通过感悟才有那一丝的突破机会,只是现在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

    焦牙子所说的究竟是什么呢?唯独这一点是真的没有弄明白,自己在外面寻找契机,这契机究竟是什么,完全没有思绪,更别说现在乱去想,而现今最大的感悟只有一个,那就是医者之道,这也是追寻传道的一种想法。

    暂时的就让孙老暂时学习?不可能后面自己还在这里开设医馆,由人代道传医?

    这一点已经不是他想要去做的了,毕竟这种事情在中都市就已经设立过,就算是治疗再多的病人仿佛也没有那种契机能够感悟。

    一切的根源看似简单。现在逐渐领悟起来却又感觉那么的难,冥冥中还是没有任何的机会给予,这种期间就很苦恼。

    “哎,怎么就能顺利突破,怎么最后一次领悟就这么难呢?没理由啊。”龚亦尘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