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还有藏的地方

    现在已经快要到达底站,大多数人已经准备好了即将到站下车,车下已经准备好了人员,但是也只能简单的检查下,毕竟一趟火车的人流量实在太多,如果一个人一个人查的话,这根本就查不到了。

    老哥同样一起跟随过来,至于自己的老婆就安顿在卧铺间带着孩子,对于此时的情况已经没有抱以太多的希望,透过他的表情同样也能看的出,这已经是绝望了,只要火车一到站,他的钱铁定是没有任何可能了。

    钱要是掉了,他的孩子该怎么办?难道是向这里的亲戚借钱么?不然自己的孩子根本就没办法度过难关,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的脑子里想了很多很多。

    “你们……还有什么事,一群人围着上来干什么?”中年妇女眼看着警务人员包括其他几个人都来到她这里,一时间有些局促不安。

    “不好意思,你毕竟在事情发生前在那卧铺间去过,现在我们有这个理由要对您的物品进行搜查,这是例行办事。”警务人员对其说道。

    再这样浪费时间不是个办法,唯独只能按照正常程序来进行。

    妇女多多少少现在有些紧张的表现,这都逼到这个份上了,她要是再这样下去,恐怕到了站都不好走,恶毒的眼神盯着龚亦尘瞪了眼,当即将自己的行李放在地上,同时将自己的外套给脱下来放在位置上,里面仅剩单薄的衣服。

    随即抱着孩子来到旁边,“我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身上还要继续搜?这么点衣服怎么藏钱,你们要想搜就尽快搜,别耽误我的时间。”

    此刻妇女表现的十分正气,一副不怕被搜的样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完全不担心任何,偷不偷钱也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反正东西都已经放在这里了,想怎么搜都行。

    看到这样的动作,几位警务人员也不怠慢,立即对这些行李进行了检查,里面的东西看的是仔仔细细。

    过了两三分钟,这是没有任何的结果,而老哥也在这不停的张望着,他可是很紧张自己的那些钱。

    “还有没有?你们不是怀疑我偷钱么?一帮神经病!我像是偷钱的人么?!该搜的你们也都搜了,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中年妇女在没有被查出什么异样后,整个人变得更加的嚣张。

    这下警务人员大致是相信了事实,这位中年妇女因该不是偷钱的人,行李里只有衣服和一些普通的东西,并没有发现钱的存在。

    “抱歉,我们也只是公事公办,你的确出现在那个现场,必要的情况下我们肯定是要检查。”警务人员对其说着。

    这下有点嫌疑的人都没有了,两个人身上均是没有钱的踪迹,这钱恐怕是另外有人所偷。

    龚亦尘仔细的看着她,像是在看着某些东西,想要进一步确认一样,中年妇女被看的都有些发毛,这个小伙子从一开始就针对她,直到现在眼神都还让她感到难受。

    “看什么看你,是不是我没有偷钱你很高兴?现在的年轻人简直是给未来的国家丢脸!像你这样的品性,真不知道你爹妈怎么教育的你。”中年妇女牙尖嘴利,丝毫没有因为这里的公共场合而注意什么。

    抱在怀中的宝宝一直在熟睡,完全没有因为周围而受到什么影响。

    龚亦尘依旧看着中年妇女,随即是注意到了一个地方,不由的笑了笑,“你这样的演技为什么要出来做小偷呢?拍电影不是更好,有这样的实力在这做小偷实在是太屈才了。”

    中年妇女神色不由一变,“你骂谁呢?!你骂谁是小偷!都已经检查过了,什么东西都没有,你还骂我是小偷?”

    当即脸色一垮,对着警务人员连忙说道“你看看,这小伙子不是在恶意伤人么!有这么说人的么,这是在诬陷!我要报警,下车我就要报警!”

    龚亦尘笑了笑,“怎么了,报警是么?那就报警吧,我来打电话好不好,正好下车等着警察过来,到时候你可别走。”

    这句话是让中年妇女僵住了,她没曾想这个小子竟然这么难缠,到底是神经病还是头脑有问题?为什么就这么死死的盯着她不放呢,两人之间好像也没有任何的仇恨。

    “额……报警就算了,我不想跟你一般见识,真要去了警察局,我还要不要脸了?给你一说,其他人怎么看我?我心大,当你从来都没有说过这番话。”中年妇女顿了顿说着。

    “小伙子,你再这样下去算是扰乱了。”警务人员在旁边说着,不管如何,现在他们也算是查过了,对方的身上也没有任何钱物,再这么纠缠下去反而等于是在闹事。

    “别着急,行李里面是没有其他的钱,但是这不代表她没有偷钱。”龚亦尘淡淡的说道。

    这话什么意思?行李里面没有钱,这还算什么偷钱的意思,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呢。

    “有什么话你就说,别在这耽误时间。”警务人员追问道,时间再这样浪费没什么太大的含义。

    “看看还有什么没有检查到,她都搜完了么,这还有地方没搜。”龚亦尘淡淡的说道。

    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搜到?这不是都已经搜好了么,为什么还要那样说,现在最后一个地方不就是身上没有搜了,可是这单薄的衣服怎么可能装的下钱,从外表上看都能看到。

    “那个抱着孩子的布还挺漂亮的。”龚亦尘忽然在旁边点明了下。

    刷……

    中年妇女的脸色顿时变的惨白,整个表情顿时变得有些扭曲。

    抱着的布?

    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朝着那里看去,而中年妇女死死的抱着娃娃,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这布里有东西?”警务人员听了龚亦尘的话,注意力全在那里。

    这一点还真的没有去想,毕竟里面包着的是小孩,他们也不可能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这个他们还真不会去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