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感慨

    为何会有这样的事情?这个龚亦尘敢在他面前这样乱来,没想到没想到,这次来到中都市受到了这样的奇耻大辱,险些连自己的命都没有保住,他堂堂一个五行宗的少主被这样对待。

    耻辱,实在是耻辱,此仇不报岂是能够咽的下这口恶气?小小的中都市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恐怕正在逃离的随从宗师并不知道少主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如果让他知道少主脑海中的想法是这种嗯话,想必给他造成的心里问题可能会更大,虽然归为下属,他们这是下属都是忠心耿耿,一心都是为了少主着想。

    就拿刚刚的同伴以抹除自己的生命来维持他带着少主逃离此地,内心深处不禁产生悲痛,相处了那么久的同伴就这么从人世间消失了,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可是他却不知道少主的真正想法,如果让他知道了少主心里所想的那些,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情况根本不存在发生,到头来他们终归也只能算是下属罢了,从来不会因为他们而想到其他的东西。

    ……

    医馆内,领域虽然受到了松动,可是这宗师的自爆威力真的不是吹,就连刚才焦牙子都受到了动容。

    还好是有着领域的存在,也起到了保护的作用,外界没有遭受到任何的影响,周围的居民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一切在这夜晚仿佛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龚亦尘还是头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威力,这是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体内的力量自爆,这种事就算在曰国的时候,那帮人都没有选择这样做。

    可惜了,一个如此好的下属却没能碰上值得他去为其卖命的人,拥有这样必死的决心属实不是寻常人能够做的到。

    “如何,不过我也没有想到这个人会用自爆的方式帮助那小子逃脱,不值得。”焦牙子同样感到惋惜。

    虽说以他的眼界实力,这种层次的人根本不入法眼,可是这名宗师的精神倒是挺让他觉得意外,经历过那么多岁月,遇到的事情也可以说是数不胜数,而这样为了保护少主而做出这样牺牲的人少之又少。

    “有时候就是这个样子,或许这才是他真正的选择,我感觉,这是你上场的威慑力实在太大,都给人选择这样的方式。”龚亦尘在一旁说道。

    的确是这种情况,他也不好去说些什么,也算是感慨下吧。

    “有么?”焦牙子动了动嘴皮子,“这不能怪我,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按照你说的,最后给他们留活路不将事情弄大,不然你觉得那两个人能逃走么?”

    这番话语倒是十分的写真,完全没有说什么假话,如果真要他来动手的话,雷云和另一名宗师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能够逃走,想要从他的手上逃走,那才叫真正的异想天开,自爆的威力的确非同小可,而那领域不稳定同样也是真的。

    只是后续真的想要去追的话,基本不费事,手到擒拿,不过有龚亦尘之前嘱咐过,最后也没有去追那两人。

    “说句实话,你小子是真的有心,都已经弄成这样了,竟然还想着放别人走,就那个小子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善茬,更何况对方还是隐世门派的,这样一来,你确实是想要给对方放了,但是那小子领不领情就不知道了。”

    焦牙子说出了自己的意思,他说的这些在普通不过了,外界对待别人仁慈,那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修炼者本无情,这句话一点没错。

    “这我就不管了,剩下来的就看你的了,相信有一切障碍来到我面前,你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们通通解决。”龚亦尘拍了拍焦牙子的肩膀,一副我看好你的样子。

    这点是让焦牙子措手不及,为何他觉得这话听上去这么怪呢,难不成就是给他当成枪使不成?还是说这要准备干什么?有问题他来上,挡箭牌么?

    “你这样做可不行,一切都需要依靠自己,这样一直靠我帮助,日后你该怎么成长?像这样的事情你得自己琢磨下,我说多了没什么含义,你自己掂量着。”焦牙子冷不丁的教育着龚亦尘。

    在这种事情上会让他产生一种依赖,而这种依赖很有可能促使他无法进步,相对比较这个问题,只有通过这番话去阐述,说多了没什么太大的含义。

    “放心好了,我是那样的人么?根本不是好不好,这种事你要比我来的更快一点,让我来做不一定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龚亦尘笑了笑。

    这番话在焦牙子看来,龚亦尘就像是一个马大哈一样,也不知道是真的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

    现在这个事情并不重要,“我的丹药呢?”从头到尾焦牙子只想拿到自己所需要的那枚丹药,开什么玩笑,要不是因为这两枚升灵丹,自己怎么可能会出手帮忙。

    “别急,别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说了给你肯定给你,至少先等上一段时间,放心,这两枚我是不会差你的。”龚亦尘喃喃说道。

    “……”

    “小子,你可别蒙我,说好了给我,又要等段时间。我现在正好缺这丹药巩固体内,爽快点,给我不就完事了,哪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焦牙子向其摊开手,该要的时候就要要,是自己的肯定不能吃亏。

    这下弄得龚亦尘倒有些不太好意思了,“老头,过几天给你,现在不是不给你,是我身上根本就没有,如果有的话不就直接给你了,你看我龚亦尘什么时候拖欠过东西。”

    面上露出窘迫表情,龚亦尘表明自己说的也是实话,现在也只能让焦牙子稍稍的敬请等待,等到将丹药炼制好之后,如数给予。

    “靠!”

    焦牙子的嘴里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感情弄了半天,丹药都还没有炼制,这还弄个飞机,自己还等着两枚丹药,现在竟然这样和他说,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