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长老的秘密

    一个也是来,两个也是来,既然来了就不用去管那些了,邀请着对方走了进去,路途中的时候,这边的照相记录全部传输到了雷云那里。

    “少主,意外惊喜。”随从宗师快速的跑到了雷云的面前,那边传输过来的照片信息都已经看到了。

    “他们已经将那小子给支出来了?”雷云还在房间里等待着,现在就是在耐心等待,没想到这些世家办事还挺快,早上说的,晚上就已经开始实行了么?

    随从宗师脸上透露着灿烂的笑容,从一开始来到这中都市就一直没有好事,现在总算有一件事情值得他们开心了。

    “何止啊,少主,不仅仅是那小子去了,包括那个所谓的焦牙子也一同前去了,本来还要想办法,现在好了,这两个人都不在医馆内,我们办事会更加的迅速,那件灵宝是垂手可得,届时让国家再从那解决,剩下来的就不关我们事。”随从宗师面露喜色。

    “好!”听到这个消息的雷云也颇为高兴,只要能够得到那件灵宝,回去算是一个非常好的交代,甚至可以抵过这次所因为自己而发生的事情。

    “那你还在等什么,赶紧的啊!赶紧的带人过去把那个灵宝给我拿过来!”雷云兴奋的说道。

    这个时候再不去还等着什么时候去,只要拿到了灵宝,着实就安排好行程,立刻离开此地,这个破地方他再也不想继续待下去了,越早走越好,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是是,立刻就去办。”随从宗师点头道,立即转身离开房间,召集人准备前去。

    “哼!跟我斗。”雷云终于放轻松些心态,手上举着高脚杯摇晃了下里面的红酒,“现在可是玩脑子的时代,武力也不是全能解决。”

    山庄内,各类物件想对比较奢华,房间内早已经准备了各种美味佳肴,桌子中间所摆设的瓶子都是价值不菲的古董,服务员清一色的美女在这随时待命。

    “其他人呢?”龚亦尘率先开口,看着偌大的房间里,那几个老人怎么不在。

    “其他人?”张家主不解,“龚先生,今晚这里就我们几个人,没有其他人了,本庄园在中都市算是较高的规格,这次我们三个大世家就是想和你探讨下医术上的问题,同时也希望能够帮忙医治下身体,特此在这里摆宴邀请。”

    “对,交流交流,像龚先生这样的人才,早就应该结识了,拖到现在有些太晚了。”唐家主笑着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可能是自己想错了,都已经来到这了,索性也就坐下。

    “有什么事赶紧说,别在这里浪费时间。”焦牙子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再加上这硬气的话语,着实是让三名家主心里产生不悦。

    这是个什么东西?他们说话有这老头什么关系,真不知道他们几人的身份?跟随着龚亦尘来也就不说了,说话都还这么神气,简直是狂妄至极。

    要不是因为龚亦尘的存在和那任务的性质,他们恐怕早就已经发飙了,以至于现在还这样受气?

    强忍着怒意,唐家主憋着表情沉声说道“吃饭怎么能叫做浪费时间呢,我们几位世家的家主邀请龚先生吃饭,在这也只是为了交谈,你这样说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坐下来随便吃点吧,反正时间还早,到时候再弄也不迟。”龚亦尘在旁边发话说了句。

    这种时候,焦牙子真不知道是要说些什么了,那可是感悟,大宗师的感悟啊,难不成就要这样白白浪费?看着龚亦尘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算了算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自己说的话也是多余的,焦牙子什么话也没说,同样坐在了旁边的位置上。

    三位家主见状,也一同坐了下来,在他们的想法当中,这样的解决方法是最合适不过,又不需要动手,双方之间也不会产生冲突,这样来还能更多的消磨时间。

    “龚先生,动筷子吧,这里的菜还是非常不错的,我们几个只是单纯的邀请过来说说聊聊,弄成这样的气氛没什么太大必要。”唐家主笑着说道。

    既然都在这里,还是把气氛缓和下比较好。

    “应该没什么影响吧,不过这次是你们喊过来,我真的比较意外,正如焦老头所说的,你们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免得浪费了时间,看几位也不像是和我讨论医术的问题。”

    鬼才相信这是要讨论什么医术,几个世家的家主不可能这么无聊,而龚亦尘同样也知道,说那么多肯定是有什么事,不然也不可能来找他。

    “呵呵,只是简单性的讨论,对这方面也是单纯的想要了解,过多的还是想要请帮忙看看身体有没有什么情况。”唐家主反应还算快,在龚亦尘说出那些话后,迅速就做出了话语反应。

    “以你们的情况没什么事,最多就是修炼的问题,这个层次上的问我不太需要,直接去问你们的长老就可以了。”龚亦尘对其说了句,这种事情确实不需要他来过问,修炼上大体的事情问他们自己世家的长老就可以自行解决。

    “……”

    三位家主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龚亦尘,这人是怎么知道他们世家中的长老?要知道长老级别的存在都是他们世家本身所知道的,这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感觉很有问题……

    一个外人为何知道这个的,三个家主通通表示有些想法,这种事情让外人知道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是怎么知道的,龚先生,按理来说,我们各家中的长老应该是对外保密。”张家主是个性子较直的人,不管如何,这种事情肯定是要问个清楚。

    “奥?我知道了难不成有什么后果?不过这次不是你们长老喊我来的?”龚亦尘意味深长的手指轻点着桌子,这下真的是挺有意思,看来事情的发生和他所想有些不太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