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管了闲事

    但凡有一些话说的会有些不妥,可是这老和尚明显是能够感受到很多,现在又说了这么多话,合情合理都在情况之中,只是看着这样子明显是对焦牙子有着极大的不满。

    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隐情?还是说焦牙子身上的气息他能够感受到?不过龚亦尘感觉有些不大可能,焦牙子的实力可是在大宗师,现在融合了记忆之后,明显还要再高出一些。

    他的身上都是隐藏着气息,这老和尚怎么可能会看的到呢……

    “我没什么,老师傅还是不用说我了,我感觉一切都挺好的。”龚亦尘回了句,这老和尚还是有点东西,在这回去的路上他也不想多牵扯什么。

    “小友,做人要心如止水,我们在这相遇即是缘,发生在你的身上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事情,可是你身上的气息过于邪恶,老衲这也是为了你好。”老和尚依旧平淡的表情,似乎对于龚亦尘的事情看上去十分重视。

    “麻烦问一声,你不是和尚么,为什么这一系列的表现就像是道士一样,难不成还能算到别人未来会有什么样的状况?”萧媚忍不住开口说道。

    本身对这和尚不算讨厌,虽然不信佛,可是心中还是保持着一颗尊重的心,前面要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现在依旧在这依依不饶,看样子都还不想离开。

    龚亦尘的态度她很能看的清楚,也是看的较为明显,现在对方依然是这个样子,这必然是要搭话上去。

    “女施主,这位与我佛有缘,所以老衲在此说了这么多也是迫不得已,现在只能是稍微麻烦一些,或许我说的言语有些太多,可是对于你这种情况,我不能做出隐瞒。”老和尚细心说道。

    另外两女也表示赞同这样的说法,这和尚所说的每一句话就像是道士算命一样,再这样下去,都觉得有些反感了。

    “师傅,这帮人不知好歹,你就……”

    老和尚摆摆手,示意徒弟不要再说。

    一旁的徒弟都已经看不下去了,自己的师傅可是得道高僧,这样给他们教导,竟然反过来这么说。

    “施主,难道你不信我的话么,此人身上的戾气非常重,如果这样持续下去必然会对你造成很大的影响,或许你觉得没什么关系,但是我所说的不会骗你。”

    谁也没想到这老和尚会这么执着,焦牙子已经不耐烦,他招惹什么了?这老秃驴上来就说他的问题,弄的就像什么一样。

    “你信不信我让你连和尚也做不成?你若是想去极乐世界,我不介意先送你一程。”焦牙子冷声说道。

    这老和尚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心情,他如此高的层次已经算是容忍这老家伙,可惜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跟他唱着反调。

    “阿弥陀佛。”老和尚淡淡的宣扬了声法号。

    陡然间,一股令他无法抗衡的力量不断的压迫着他,狂暴的力量让他难以抗拒。

    以他自己的情况完全无法抵抗住,在这情况下直接是被镇压,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涌泉而下,而这老和尚一把是将自己的徒弟推到了一旁,脸上修炼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哎,这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跪了,人跪下了,这不会有什么病吧,怎么会这个样子。”

    周围人议论纷纷,这么明显都能看到是什么样子,刚才人还好好的,怎么下一刻就这么跪在了地上。

    被推到一边的小徒弟面目露出惊恐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分明能够感受到一股强横的力量,犹如上天之顶而下,整个人根本就坚持不住,而他的师傅在那一瞬间将他给推了开来。

    望着还在忍受着煎熬的师傅,徒弟的内心是崩溃的,为何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来。

    龚亦尘无奈的摇摇头,这老和尚的出发点是好的,就是弄错人了,非要去惹焦牙子干什么,这家伙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别紧张。别紧张,我是医生。”龚亦尘离开位置,上前去搀扶老和尚。

    就在龚亦尘过来即将触碰的那一瞬间,还在承受着巨大压力的老和尚忽然感受到了一阵轻松,整个身上少去了那么多的压力。

    “你……”

    老和尚微微有些吃力的望着龚亦尘,唯一可以知道的是对方帮他解除了这一场危机。

    “行了,来过来坐坐。”龚亦尘直接搀扶着老和尚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一旁的徒弟还在握着拳头,时时刻刻的盯着龚亦尘,深怕是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好了没,好了就休息吧,谢谢你的吉言,不过这种时候不是你该插手的。”龚亦尘嘱咐了句,随即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看着离开的龚亦尘,老和尚的心里不是个滋味,面容也再次慢慢恢复了正常。

    而徒弟看到这,也跟着回到了位置上,看见师傅不说话,他也不好在旁边说些什么,只能是这么默默的看着。

    “你好好的非要给他来一下干嘛,又什么必要么。”回到位置上的龚亦尘不由的说了句。

    “老秃驴,我看到这种和尚就烦,一天到晚就是佛挂在嘴上,事实上又有什么用。”焦牙子忍不住唾弃了声。

    在他的心目当中,这帮老秃驴就是成心和他过不去,先暂时不说别的,就光前面损的那样,换做寻常人会管这样的闲事么?

    现在的他都已经变化很大了,这要是换做以前,像是这样的和尚,那是根本不可能给他们留有退路。

    回到座位上的老和尚一直陷入沉寂之中,似乎像是有什么事情一直在缠绕着他,刚刚那令人窒息的感觉直到现在都还无法忘记。

    这一切的所作所为基本上都是他感觉的那个焦牙子身上,这人身上的戾气都让他感到不安,可是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有这么强的实力,华夏什么时候又多出了这么一位存在。

    丝毫没有任何的想法,现在也只有一个问题没有弄明白,那就是对方这样的大宗师存在,救了他的少年又是什么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