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飞机坠!

    这种情况的发生实在是太蹊跷了,几根银针难不成就能将他们的结界给变成这个样子?转移了控制权,这样的方式在他们的眼里看起来实在是太不可相信了。

    就因为几根小小的银针就这样改变了局势,未免有些太让人难以理解,果然先天级境界的强者必然是有着某种强大的过人之处,否则怎么有能力达到这样的境界呢。

    “怎么?还有疑问。”龚亦尘笑盈盈的望着他们,现在所面对的完全就像是洽谈会一样,哪里还有什么强者之间所弥漫的压迫气息,看起来是十分的清闲。

    其中一名大神官站稳脚跟,死死的盯着龚亦尘,这目光像是要将其看透一般,要是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恐怕龚亦尘此刻早已经是千疮百孔。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掉!我特么也是你能够目睹的,搞笑。”龚亦尘恶狠额的瞪了眼。

    “……”

    这特么,这特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这还是一名先的话么,怎么听怎么都像是一个地痞小流氓所说的话,至尊的威严和至尊该有的尊贵身份去哪了。

    对于一名强者,曰国人还是非常看重的,一个强者是非常值得他们所敬重,如若不是因为这次政府的原因,他们恐怕还在继续自己的潜修,而听到了外界有两大先天级的存在,也会出来观望。

    “你身为先天级的至尊,本身就是这个世界顶端的象征,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好好协商,我们曰国向来是很尊敬强者的,尤其是您这样的,况且两国之间也有着悠远的历史交谈。”

    作为大神官,现在开始需要动用他的口才,不管怎么样,对方有着如此的通天手段,直接将他们的结界都给解决了,言下之意还是要做些准备。

    或许双方之间只是一个误会呢,要不然以先天级的至尊来进行破坏,他们三个人同样是要将小命都给搭进去都不一定,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还是需要稳住。

    “你说什么?”龚亦尘恍惚了下,刚才的那句话为何听的这么刺耳呢。

    “我们是曰国神殿的大神官,如果中间真有什么误会的话……”大神官这还以为龚亦尘是没听清楚呢,刚准备重新叙述一遍,直接是被龚亦尘打断了。

    “等等,我对你什么样的身份没有任何的兴趣,不过你之前是喊我恶魔是吧?既然两国之间有着那么悠久的历史关系,我现在好像还放开点。”龚亦尘耐不住说道。

    在听到大神官所说的之后,肚子里顿时便生起了一团火,这简直是太不要脸了,真刷新了他对越国人的看法,不论怎么样,从开始的不喜欢直接上升到憎恶。

    简直是太不要脸了,从来没见过哪个国家这么不要脸的,当年就算是在国外待着,至少人家子有自知之明,不会废话这么多。

    可是现如今,这曰国人真刷新了他的三观。

    两国之间的仇恨一直延续到至今,不管是不是愤青,这可是种族上所不能抹去的耻辱,就算当今的社会提倡和谐,可是他们华夏人却不能忘记掉这个耻辱,他们又能以什么样的身份代表那些逝去的抗日英雄们!

    有什么是能够代表他们的,没有,没有任何人是可以代表的。

    现在开始说好了,之前是干什么的?追着过来的吧?

    “你们喜欢称呼我为恶魔,今天我觉得确实可以当一次恶魔,不管以什么样的形势,或许你们会比较的喜欢。”龚亦尘淡然一笑。

    三位大神官不清楚龚亦尘究竟是要做什么,但是唯一可以确认的一点那就是,对方似乎没有想要和他们好好谈的想法。

    下面的作战部队已经伤亡,至于逃出来还希望被送进医院进行着抢救,他们的伤势感觉非常的严重,体内遭受到了极大的破坏。

    天空中的飞机以低空飞行,在上空不停的飞旋,下面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他们现在只需要听到下一个命令再进行准备。

    远处的装甲车此刻没有移动,而不少士兵们现在不敢上前参与这件事情,第一没有命令,第二确实刚刚发生的场面让人看到的有些诡异。

    “我曹!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有人忽然惊恐的发现,一道黑影冲天而起,在没有借助任何设备的情况下竟然能够跳的那么高,以这个情形似乎没有下降的意思,还在不断的攀升。

    大多数外围的人都见到了这一幕场景,这可是他们的目标人物,眼见着目标人物就这么冲天而起,这还是人么?一跳能跳几十米高,修炼者难道都是这个样子的?不过这个华夏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还在天空中盘旋的飞机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迫于之下,迅速的下意识反应开启动力装置,结果依旧被牢牢的锁死在这片,整个飞机像是无法挣脱。

    飞行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现在也不清楚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这也不像是飞机故障啊,那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的?

    下一瞬间,根本由不得他继续想下去,飞机顿时倾斜,随即像是失去了控制,而他在飞机舱内看的也是切切实实,眼前的一幕已经将他给吓呆了。

    地面上的人只看见天空中的飞机迅速俯冲,不对,这已经不能叫做俯冲了,毫无规则的冲了下来。

    轰隆!

    惊人的爆炸声响起,飞机坠毁,火光渲染了周围。

    而机舱内的飞行员在死都没有想明白这件事,为何在飞机头倾斜向下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个人抓着随后将飞机甩下去的。

    惊悚的一幕发生在所有人的面前,这实在是太令人感到震撼,

    以一个人的力量竟然将飞机给托着扔下来,这是在拍摄电影么?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的的确确发生在他们的眼前,就是如此般的恐怖,在这瞬间似乎对于世界的认知还是不太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