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答应

    只要答应了这个条件,就算今天的事情直接结束,这就是中森野所开出来的条件,不管什么原因,现在他想要做的也只有这个。

    到达了他们这样的层次,其实时间一长就会变得非常枯燥无味,而他又是在剑术上不断地追求着新的层次和突破,所需要的就是在冥想和对抗中不断进步。

    而达到了他这样的层次,又有多少人是可以做其对手呢,就算是岛国上的其他天级存在,各个都有着想必要的牵扯,想要切磋那是根本不可能得事情,至于在外,那就更不可能了。

    到了这种层次之间的较量,对方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就答应,这一举一动几乎都牵扯着很多的事情和缘由,真的,中森野感受到了孤独。

    真正站在了这个位置上后,远远没有以前那么开心,真的是非常的孤独。

    而现如今,龚亦尘这样的额人物活生生的摆在他的面前,那沉寂了许久的内心再一次隐约躁动,说不想对决那是不可能的,滕王阁虽然是他的管辖之下,可是已经很久没有去过问其中他们所做的事情。

    一心只有不断的想自己,与空想中,和另一个自己做着对抗,滕王阁只能说是一个标志性的存在,以后想要重新铸造实在是太简单了,除此外,他的脑海中除了比斗,已然没有其他的想法。

    “你就这个要求?”龚亦尘也没想到对方会提出这样的话,这样古怪的要求还真是头一次听到。

    “只要你同意,这里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中森野淡淡的说着。

    首领刚开始听到这个话的时候有点激动,可是现在冷静下来的时候想想好像其中还有个事情之前没有想到,门主可是先天级的高手,而这个叫什么龚亦尘的支那人,实力最低也是跟他们一样,在天级中期。

    甚至有可能是在天级后期,不管怎么样,这两种存在都不足以和门主过招,两者间看似只差一点,可是就这一点那是多大的差距,根本无法相比较。

    比试,这怎么可能比试的了,就算龚亦尘答应了又能怎么样,以门主先天级的实力,轻轻松松解决根本不在话下,这样一来也算是直接报仇了。

    龚亦尘看着中森野,冷不丁的突然说了句“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

    这下子是让中森野没反应过来,一切基本上是按照他所想的那样,这都已经是在这种情况下了,对方竟然还说出这种话……

    可是要将这个年轻人杀了,那他内心中所想的一切也就结束了,怎么可以这个样呢,在看到了这种状况才想到了比斗的问题,而现在这个小子当着他的面前竟然还敢这样说。

    “这种事情好像轮不到你愿不愿意,就算愿意也得同意。”中森野轻笑。

    大手凭空一抓,只听见一处遥远的叫喊声慢慢靠近,紧接着就看见一人从不远处飞了过来。

    “哎哟!卧槽!疼死我了!特么的什么情况!”躺在地上的耿焱嘴里不断的喷着,好家伙,这刚才还在打电话呢,现在一下子整个人都不受控制飞了过来,这是想要人命么!

    当他看清楚周围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愣住了,怎么龚亦尘也在这,这里是……

    额……

    这好像是想起了些什么,这里应该是滕王阁的所在地吧,难不成周围的这片废墟就是这个样子的?

    中森野看了眼耿焱,随即对龚亦尘说道“想必他是你的朋友,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只要你答应了我的要求,保证他没有任何的问题。”

    而此刻,滕王阁的众人也知道了门主的意思,上前就将耿焱给制止住了,区区一个内劲期,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能够轻松的制止住。

    “什么情况,龚先生,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刚刚好像有大宗师境界的人来了!”在这种情况下,耿焱还不忘和龚亦尘说明下情况,虽然不清楚究竟怎么了,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出来。

    局势明显倒向那头,有耿焱的状况下,不到万不得已,龚亦尘此刻也有些拘手。

    “行了,什么都不要说了,这件事情我答应了,不过在此之前直接放了他,我们再重新开始。”龚亦尘冲着中森野说道。

    “到了目的地再放也不迟,放心,我中森野说话说一不二,该是什么就是什么,等到了地方,我自然是让他离开。”中森野淡然的说着。

    从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意到了远处的华夏人,只不过当时的情况他没有9注重,现在也算是派上了用场。

    “对不起。”耿焱十分不好意思的看向龚亦尘,脸上尽是苦楚的表情。

    没想到从一开始就想到的事情,现在还真的成为了现实,自己真的变成了累赘,明显是在后面拖累龚先生的后腿。

    对方竟然挟持着他,逼迫龚先生答应条件,想想现在都感觉有些心酸,说真的,什么时候他当过人质的?这下好了,总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体验了下。

    “怎么样。”中森野看着龚亦尘。

    他可是有十足的把握让龚亦尘答应,看得出,这个华夏人对于龚亦尘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

    抉择之下,龚亦尘决定还是以最好的选择,顺势答应了下来。

    “可以,时间,地点,你做决定。”龚亦尘开口道。

    “就现在吧,继续浪费时间也没什么意思,走吧。”中森野倒是显得大方,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面对这一情况,滕王阁的众人也带着耿焱朝外面走去,没办法,龚亦尘只能是跟着往外走,现在的情况身不由己,只能硬撑下去了。

    在华夏的组织中,张飞抓着电话还没说两句呢,这突然就没声音了。

    “喂喂!”

    电话中依然没有任何的声音,看着这情形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张飞看着手机上的信号,一切都很正常啊,为何对方没有声音了,男不成这是出了什么事,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