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离奇死亡

    周围还在办公室里的警务人员,一个个目光都注视在龚亦尘嫣寒这里,大早上的,没有太多的事情要忙,这龚大神医都来了,还是多看看。

    “哎!嫣寒,你真是好福气,你看你老公对你多体贴,这以后要是喝喜酒一定要喊上我们。”

    “是啊,这有个医生在家就是不一样,哎,还送来药物,让你这些天好好的休息下,你看,这龚大神医都已经开始心疼了。”

    各个同事都在起哄,这也给缉毒科严肃的氛围带来了一丝缓压。

    “行,行,这事情还早呢,你们有完没完了,自己的事情不弄,过来还八卦,尤其是你们,你们几个男的怎么八卦心就这么重呢。”嫣寒闹着红脸说着。

    “那可不。”有同事立即打趣说道“不说别的,现在能有男的这样做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得亏是男的,就算这样都很羡慕,你看好话说了那么多,是不是要准备请我们吃饭。”

    嫣寒真是被自己这帮同事打败了,不过有人夸赞龚亦尘的话,她的心里还是非常的高兴,对于她而言,怎么可能不希望自己的男友变得非常优秀,而龚亦尘也是一直受到大家的热评。

    “感谢,感谢,你们这样夸我真的会不好意思的,这里的药材数量很多,同时也是为你们准备了,到时候嫣寒煮水后,你们都可以喝,放心,这效果绝对不错。”龚亦尘说话倒也是大大方方的。

    众人听到后,这心里也乐开了花。

    “哎呀,龚大神医调制的怎么可能会有问题,那我们这次真的算是沾光了,要不然还没这个福分,平日里想要找龚神医,那可是非常的难排。”有同事笑着说道。

    “好啦,都听到他说的吧,正好一会去煮,你们都喝些,好准备接下来的工作。”嫣寒开口说着。

    这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人过来先拿走药材帮忙去煮了,对于这样的缓解疲劳和提高精神,对他们来说可是非常好的东西。

    说也说过了,其他人也就不再继续打扰他们两人,各自开始忙活着自己的事,没事的弄弄电脑。

    “你们这帮同事真有趣。”龚亦尘笑着和嫣寒说着。

    “还行,我们这就要自己调整下心态,不然天天面对那些事情,指不定哪天就要闷过去。”嫣寒说。

    龚亦尘点点头,这话说的没什么毛病,确实就是这个样子,如果人本身不会自我调节的话,那样身体很容易乱套,这样调节,倒是有着不少的好处。

    看着嫣寒在和自己聊天的时候,时不时的还看了看面前的电脑和桌上零散的文件,各项内容均是在上面清楚的标注出来,龚亦尘忍不住也多看了几眼。

    只不过上面的内容怎么看的那么奇怪呢?

    “你们现在是缉毒科吧?”

    嫣寒点点头,“怎么啦,有什么问题么?”

    龚亦尘顺手指着电脑上的几张图片,包括一旁所注的内容,“不是,这些不都是别人的工厂么,你们看的这些工厂干什么,死亡率也太高了吧,短短几天都已经死了六个人?”

    这一点还是比较好奇的,这是一场有着连续性的案件,几天之内死了六个,这样的频率实在是太高了。

    “没错啊,我们现在调查的就是这个,因为前段时间,跟踪的一条毒贩线索就在这里断了,本来想要继续勘察后面的情况,结果这几天连续死了六个,其中一个就是他,死者当中,有两个也是和他有着关联。”

    龚亦尘大致听明白了,“这么说的话,线索就是在这里断了是吧?而且死的他们三个又这么蹊跷,很有可能内部矛盾或者其他因素,可是选择在这人多的地方动手,很明显对方不怕出事。”

    “有一点很难理解,那就是这些人的死亡,都非常的奇怪,没有通过任何武器,包括身上也没有什么痕迹,就这么自然死亡。”嫣寒还在琢磨这个问题,这也是全案件当中唯一最看不懂的地方。

    要说什么都没有,这人到底是怎么死的呢?吸食毒品过多?身体同样做了抽查,可是一切显示都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自然死亡?这年头哪还有这么奇怪的自然死亡。”龚亦尘附和着说了句。

    嫣寒回过头望了望龚亦尘,“对呀,现在就在找其中的原因,也就是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前面的线索也都断了,不过你这分析的挺不错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公安系统上班。”

    这话给龚亦尘逗乐呵了,立刻摇了摇手笑着说道“我来就算了,害怕。”

    “哟。”嫣寒打趣的看着龚亦尘,“还有你怕的时候呀,来说说,我看看你怕什么。”

    龚亦尘望了她眼,“真要说?”

    嫣寒点点头,这可不是要说么,怎么,难道说一句话都不能说的么。

    正了正嗓子,龚亦尘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我怕我过来之后你就没饭吃了,以我办事的效率实在太快,知道福尔摩斯么?我是福尔摩斯之华夏分斯。”

    “……”

    忍不住丢给龚亦尘一个大白眼,这家伙现在说话越来越不靠谱了,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还中国分斯,怎么不切个黄瓜丝拌凉菜呢。

    “得了吧,你还是别说了吧,越说感觉越不对劲,你要是能够将这案子给解除了,不是我说,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嫣寒对其说道。

    “是么?”龚亦尘笑笑。

    嫣寒推了推龚亦尘,全然没有把他说的当回事,这玩笑话开开也就算了。

    “你还是回去吧,在我这浪费时间也不好,答应你的,最近忙完后陪你。”

    “……”龚亦尘。

    听这话,怎么听怎么感觉像是在哄小孩子呢,算了,还是不争执这个问题了,既然有事情要忙,他在这里也是干扰,还不如让嫣寒在这专专心心的去做。

    “那好,那我先走了,你自己一定要注意休息知道么,有什么需要的记得给我打电话。”龚亦尘嘱咐了一番后,这才离开了警察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