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见过大人

    这个光点现在虽然只有米粒大小,但是却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同时也散发着一股十分危险的气息。

    如果这个米粒大小的光点落在人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悬念,十死无生!

    “我说,我什么都说,你先收手吧。”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气息,张大少再也没有办法坚持下去,瘫倒椅子上看,在身下甚至还散发出一股恶臭。

    眼前的这个张大少,居然被吓出排泄物来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还要浪费这么长的时间,弄的你我都不自在。”龚逸尘收起这个光点,一脸笑嘻嘻的看着面前的张大少。

    虽然说现在的龚亦尘是一脸笑嘻嘻,但是刚才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煞气是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掩盖的,张大少丝毫都不会怀疑,如果自己刚才再晚那么一会,恐怕自己现在就不可能还会在这里说话。

    “所以,现在你可以把我的人给我交出来了么,不然……”龚亦尘没有再说话,右手食指指尖上的又出现刚才消失的那一个光点。

    “在……在车里……”现在的张大少已经语无伦次,很显然刚才龚亦尘手中的光点给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龚亦尘没有继续在这个张大少身上浪费时间,径直从张大少身边走过去,走到车厢后面。

    果然发现嫣寒,不过现在的嫣寒根本就不省人事,躺在座位上根本就没有半点意识,不过好在嫣寒身上的衣服还很整洁,没有被人玷污过。

    不然按照龚亦尘的脾气,那么不仅仅是张大少这一个人的问题了,恐怕这个张家也都会在这个城市里被除名,这个家族也将会不复存在。

    “还好她没事,如果她伤了一根寒毛,我就屠你全家,我龚亦尘说到做到!”龚亦尘在张大少身边经过,冷冷说道。

    现在龚亦尘眼中只有嫣寒一个人,至于倒在地上的张大少和站在门口的司机根本就不敢动弹,生怕惹怒了龚亦尘,让自己死在这里。

    “你等着吧,我既然知道了你的名字,那么我以后一定会找你来报复的,你就等着我张家无穷无尽的报复吧,现在这个是法治社会,我有一千种方法让你没有办法在这里生活下去。”张大少眼中闪过一丝狠毒。

    张家在这里虽然不算是什么大家族,但是也不是什么不入流的小家族,而且在这里能比张家还大的家族也就那么几个,根本就没有什么龚家。

    所以在张大少眼中,这个龚亦尘不过就是一个刚进来的一个渣渣,只要自己想要用一些权势,让他在这个城市中生活不下去还是很轻而易举的,到时候这个楚嫣寒美人还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而且他刚刚已经收到消息,自己家族中的武者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了,只需要两分钟就可以赶到这里,只要那位存在过来,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又算得了什么。

    毕竟在之前自己可是亲眼看到过,十厘米厚的大理石,直接被一手劈开,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肯定不如大理石硬,所以只要自己家族中的那位武者过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死定了。

    “呵,愚昧无知!”龚亦尘现在的修为,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察觉得到,更不用说是自己面前这个张大少说的话了,只不过现在龚亦尘并不像和这个张大少浪费时间。

    毕竟注定就要翱翔在九天之上的巨龙,又怎么会在意蝼蚁的挑衅呢?

    “你放心,只要我还在一天,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能伤的到你!”龚亦尘看着怀中的美人,低声说道,轻轻的在嫣寒额头吻了一下,眼中再次充满煞气。

    这一次要不是因为自己在嫣寒身上的玉佩中留下了一丝神念,那么这一次造成的后果将会无法想象,而且这一次的事情也已经给龚亦尘敲响了一个警钟。

    虽然说现在根本就没有人敢对自己出手,但是难免有一些不开眼的东西会招惹到自己身边的人,比如说是这个张大少。

    “看来要抽个时间好好整顿一下这里了,让那些人知道,有些人一旦碰到无法触碰的底线,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比如说这一次的张家。

    在龚亦尘心中,这个张家已经被判上了死刑,杀鸡儆猴,很显然,这个张家就是这一次的鸡。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开眼的东西敢和我张家为敌?!”远处传来一道怒喝声。

    张大少眼中充满煞气,这道声音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这个人赫然是直接张家的那位武者,武者对于任何烦人的都是无法抗拒的存在。

    、

    “就是他!他刚刚想要弄死我,您可要为我做主啊!”张大少指着龚亦尘大声的喊道。

    “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招惹了一个怎样的……额……”这个武者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下来。

    因为他终于看清自己面前这个少年的面容,这张脸现在是公认的残忍,代表着死亡和威慑,而且据说很多武者世家的都已经宣布臣服于这一个人,根本忤逆这个人的意思,更不用说是招惹这个人了。

    “见过龚大师!”这名武者直接弯腰行礼,之前身上那份心嚣张的气焰也早就已经消失,身体甚至还在微微的颤抖,根本就没有勇气和这个人抗衡的勇气。

    “什么龚大师?他不过就是一个会点吓唬人的乡巴佬而已,怕他做什么,你不用害怕,你打死了人我张家帮你摆平。”张大少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武者,根本九不明白这个武者到底在害怕什么,毕竟龚大师的名号根本就不是张大少这种人可以接触到的。

    现在的这个武者真的是有一种想一巴掌把这个张大少拍死的心思,这是什么人?一个人压的几大武者世家抬不起头,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威名赫赫,而且他的名声不是任何人赐予的,是踩着一条血淋淋的路走出来的,这样的成就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结果在这里被说成一个乡巴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