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讨打

    满身黏糊糊的感觉真的是太不好受,再加上这种恶臭扑面而来的味道,方玉明在这一个劲的干呕着,就差没把肺给呕吐出来。

    “我去,这到底是什么味道,实在太臭了吧,师傅,这是什么玩意啊,你这怎么给我弄成了这个样子。”向来都有稍许洁癖的方玉明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晕的彻底。

    龚亦尘掸了眼,淡淡的说着“这些都是你身体上的杂质,不仅仅是你身体内的杂质,更多的是你灵气内的杂质,所有的都是非常难排除,你这次算是幸运中的幸运,得到了个这么好的东西。”

    “杂……质?”方玉明抬起自己的手,感受着自己身上的黏糊度,这些都是自己身体里排出来的?

    “赶紧去洗澡吧,你这身上的臭味再不弄,外面都快要给你污染了。”龚亦尘皱皱眉。

    看着方玉明嘴里口口声声说着臭味,现在还有这个闲心在和他说这些话,有时间还不赶紧把身上给弄下。

    “你快去弄弄吧,再这样下去,外面的病人都有可能会被你这味道熏走。”龚亦尘丢下这句话后直接离开了房间。

    “……”

    被这么一说,方玉明才想起来什么,赶紧跟着冲出了房间,眼神贼溜溜的看着周围,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块毛巾,半蒙着自己的脸,做贼般的跑了出去。

    空气中还伴随着一股恶臭,连带着厅内的人都皱皱眉,这味道的确有些味,正在医治病人的方二爷同样抬起头。

    好家伙这也太臭了吧,刚刚窜出去的到底是个什么人,怎么还带着这样奇臭无比的味道,这连带着整个医馆内厅都有着这样的味道。

    “小明子!小明子!快看看这里到底什么情况,赶紧把这里面的味道给去去!”方二爷接二连三的喊了几声,可依旧没有什么回应。

    直到在医馆工作的另外一位走到方二爷的身边,小声的和他说着,刚刚跑出去的就是他孙子,方玉明。

    这下子方二爷默默不作声了,这也实在太丢人了,自己孙子弄出来的他还能说什么,恍惚了下,这才和其他人说了声,散散味道,这边则是继续开始治病。

    出去的方玉明本想随便找个宾馆或者洗澡的地方,结果所有地方都是一个统一的回答,不行!

    坚决不可能让方玉明在他们这洗澡,来玩笑,身上这种情况怎么可能让他进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方玉明有什么病呢,就算在外拾荒的人都比他干净。

    没辙,方玉明只好蒙着头跑回家里洗澡,这一洗就是两三个小时,身上的皮都快挫掉一层,整个浴室内已然脏的没办法,只是这种问题就不是他想的了,只好委屈下自家保姆。

    洗好澡的方玉明感到浑身气爽,精气神各个方面似乎得到了提高,看上去都有一种莫名的气质存在。

    感受着体内宛如细流般的源泉,方玉明觉得此时的自己变强了,拥有着这股力量的掌控真的非常牛逼。

    “这难道就是内力?”

    带着莫名的喜悦,换好衣服的方玉明快速的返回了医馆,他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龚亦尘,自己历经这么长时间,总算拥有了内力,这也不等于意味着自己可以学习以气御针了嘛。

    这个点医馆应该没有多少病人了,揣着兴奋的心情,格外高兴的方玉明回到了医馆,这种事情不仅要告诉师傅,还要告诉他的爷爷,相信老爷子听到这种情况,应该会为他感到自豪。

    刚跨进大厅内,整个大厅内空荡荡的,除了方二爷的身影,这哪还有什么病人,不过这并不妨碍方玉明的心情。

    方玉明兴奋的冲着坐在那的方二爷喊着“二爷爷!我有内力了!我现在老牛……”

    还没说完话,他的眼神不自觉的朝里面缩了缩,只见坐在那的二爷爷陡然站起身子,以迅雷不及之势冲了过来,一巴掌从天而降。

    “臭小子!让你没事干弄什么臭气!医馆里的病人都被你弄的跑关了!你这臭小子,是不是太久没教训你,你这皮痒痒了是不是,医馆是你能随便乱来的么?!”

    方二爷上来就是一顿批,几招虎鹤双拳,打的方玉明在原地嗷嗷叫,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上来就是一顿揍,这也太没人性了吧……

    可惜,他二爷爷哪会听他这些话,先打了再说!被打了的方玉明只能在这嗷嗷叫,其他的一概做不了。

    远在陆家门口,龚亦尘已经搭着专车来到了陆家,在临近傍晚,陆家就已经派了专车来接他。

    对于这样的邀请,龚亦尘没有不去的理由,就当做是双方之间的事情解决。

    仇人见仇人,分外眼红,陆家主看到来临的龚亦尘,只能硬生生的憋着气,陆老也是一脸平静。

    “小友,对我的东西还算满意么。”陆老眼见着走进来的龚亦尘,该要问的还是要问。

    “呵呵,多谢了,里面的东西非常不错,陆老有心了。”龚亦尘应了声。

    陆老听到这句话,这下子算是肯定了,自己所送的盒子看来是被对方打开了。

    “哪里哪里,这是我们陆家的问题,赔礼道歉是应该的。”陆老这脸上立即布满了笑容,对方能够打开盒子,多的话不说,闲云神医必然在中都市,也只有他才能打开自己所弄的盒子。

    那这一切就非常的容易解释,前段时间新晋的宗师被逼自爆,多半是因为闲云神医的存在,这么一来,眼前的情况一目了然。

    龚亦尘看着他这样的变化,心里暗骂了句,如今这世道,老狐狸依旧是老狐狸。

    “客气了,陆家送了我这样的大礼,一枚淬灵果是无价的,我们之间的恩怨也算结束。”龚亦尘笑着说道。

    陆老摸着自己的胡子笑了笑,“小友说笑了,区区一枚淬灵……”

    在这瞬间,陆老的嗓子眼处像是被人死死的掐住一般,刚说出话,这似乎是有些不大对劲,好像哪个地方出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