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送礼

    这架势深怕龚亦尘和外面的那个奶牛般的外国妞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今天是她和萧媚第一次深入交流,两人之间的关系处理的还是比较好,为此事,萧媚也主动提了出来,为的就是以后更加的和谐,有着这样的表态,再加上相处的还行,薛丹也算是认识了这个姐姐。

    “你怎么还在这待着?今天不需要去给那乔治看病,后续几天我只需要过去看看就可以了,让他自己好好的注意下,这身体自然而然就会好。”龚亦尘和薇丽丝说了句。

    “不是的,龚,这件事情之前不是已经说了么,乔族长想让我给你带来感谢和问候,当时也误会了,我不是想找个机会来表达下我的感谢,昨天晚上你有事情,要不今天中午一起吃个饭?”薇丽丝委婉的说着。

    来这里一方面是为了代替表达谢意,另一方面主要就是为了能够多接触接触龚亦尘,因为有了这突然的事情,所以她的行程往后推移了几天,在这里再待上些日子,这不就要离开了。

    说句心里话,薇丽丝心中还这真有些不舍的,当然这种不舍并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爱慕,而是龚亦尘这样的独特人格魅力在作祟,加上薇丽丝一直以来都对强者的向往。

    “感谢不就算了么。”龚亦尘笑了笑,“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可大家也算是朋友了,你给我说的那些新理念,我觉得也挺有帮助的。”

    “不行不行,这该答谢还是要答谢的,都是你应得的,听说你对药材非常的感兴趣,乔族长说给你金钱就是对你的侮辱,所以再三考虑后也没有给你钱,不过他很希望能和你好好的聊聊,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薇丽丝连忙说着。

    “我这里也暂时帮他送点东西给你,对于我来说或许不是那么的珍贵,都是些较为罕见的名贵药材,我在华夏也来过很多次,所以这里是有寄存的,到时候会以托运到你这,算是我对你的感谢。”

    龚亦尘笑了笑,“实在是太客气了,如果真的是药材的话,对我的帮助还是非常大的,先谢谢你的礼物了,不过你说的那位乔治,他要是有什么想和我聊的,到时候等过去再聊吧,这些都是小事。”

    两人你来我往,交谈了很多的东西,最终薇丽丝也先离开了,在对方不大愿意的情况下,薇丽丝保持着想对的距离,太近也不好,太远也不好。

    看着大家都走了,方玉明这才讪讪的走过来,看了看周围,这才忍不住说道“哎,师傅,你这也太厉害了吧,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像您这样的,这都几个女朋友了,以后能不能让这些嫂子给我介绍女朋友。”

    对待这些能够看在眼里的,现在的方玉明觉得龚亦尘最牛逼的地方就在这了,这么多倾国倾城的美女都在投怀送抱,甚至彼此相互知道都还可以表现的如此和谐,这简直就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

    除了牛逼这个词之外,方玉明已经想不到再用其他的词汇来描述这一观念,美女的身边都会有美女,有现成的关系摆在面前,何不尝试着能够介绍几个,以解决他的单身问题。

    “你缺女人么?按照你的性格找女朋友应该很容易的啊?不过暂时就别打扰我这些问题了,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再问问他们行了吧,赶紧把那心法完整,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一样正事都没做成,以气御针你还想不想学了。”龚亦尘喃喃道。

    “嘿嘿,在学在学,我当然是在学了,你别着急啊,这段时间不也是事情挺多的么,我这每天都有很刻苦的。”方玉明表态。

    “是么?”龚亦尘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你要是肯用功刻苦那是最好的,后面等那药膳出来了,你估计就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在心法的方面你要更加的刻苦,给你一个月时间,再弄不出来的话,身为我的徒弟实在是太丢人。”

    “……”

    一个月……这么短的时间么。

    方玉明有些苦恼,心法他倒是已经背的滚瓜烂熟,包括每天的静心打坐,这每一样都没有漏掉过,可是对于师傅所说的灵气,这种就像是在看小说一样,完全没有逻辑。

    想要感受到灵气,这还真没有感受过,哪怕一丢丢的也行,可是依旧没有任何的感受,好像只要能够感受到自身的灵气,以这种形式就可以以气御针。

    说起来是挺容易的,可是想要做到这样,对于方玉明来说,只能是叹叹气,这个问题他同样问过二爷爷,而这样的说法又是另外一种。

    灵气,方二爷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要是说气功的话,身体内的确有一股气仿佛在游走,每每练功的同时,这股气所掌握的就更加灵敏,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孙子所说的灵气。

    “怎么,闲时间少了?这是你平日里没有真正去观察心法的原因,如果你能够看到其中的奥妙,想要掌握的话那是轻而易举,想要得知真相,闭其心呐。”龚亦尘提醒了句。

    方玉明听着这话,只能撇撇嘴,闭其心?难道是要心无杂念么?可是这个已经做到了,自身的确是在成长,可是想要揣测到灵气,那是没有任何的头绪。

    “对了,师傅,今天早上有人送来了一个盒子,让我转交给你,说是赔罪。”方玉明这才想起来还有个东西没有交给龚亦尘,随即跑回去将盒子拿了出来。

    “是什么人?”龚亦尘接过盒子,外表看起来很朴素,甚至放在那里似乎都不怎么显眼,不过上面所雕刻的图案倒是让龚亦尘比较感兴趣。

    “一个老头,当时他进来的时候样子有些惊讶,放了这东西后,好像是说了声对不起然后离开的。”方玉明靠着记忆中的所说。

    龚亦尘点点头,暂时带着盒子先进了自己单独的屋子内,他大概知道是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