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陆家邀请

    这下是让陆家主有些捉摸不透,一个年龄仅仅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自身的实力能够达到内劲后期?

    怎么可能……

    整个华夏的确有着很多的武炼世家,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个妖孽的存在。

    内劲后期的武者,他自己都用了多少年才到了内劲后期的修为,难道自己修炼的一直都修炼在狗身上了?

    查,这件事情必须要查!不管如何,对方的身份一定要查出来,不然自己的儿子就这样白白的死了么?!

    在这种状态下,陆家主依旧保持着理智,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是让他感到悲痛,但是身为一家之主,所要考虑的远远不止这些,身上有更多的担子在他身上。

    这个龚亦尘要不然就是来头非常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要好好的掂量下,毕竟出现这样天赋异禀的年轻人,其背后的力量可想而知,

    否则的话就是在扮猪吃老虎,内劲后期这个想法本身就是想出来的,如果真要是这样的情况,那么龚亦尘也就没有要存在这世界上的理由,让他受尽万般折磨为自己儿子报仇!

    陆家主当即下令,直接将龚亦尘请过来!该怎么样,等见到了,一切便了知。

    上午的医馆还算平静,每个人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龚亦尘今天可算是活力充沛。

    昨天一晚上都在享受着,萧媚也是浑身解数,最终还是累的不行,今天也没有去工厂里,她实在是太累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让龚亦尘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

    自己或许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周围人他们是没有这样的能耐,为了杜绝这方面事情的发生,玉佩上有必要做些更加强大的力量,以免发生不必要的意外。

    不过唯一遗憾的一点,还是没有从陆伟的口中知道之前需要那些东西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这次本身就没有想过要给对方留下活口,对于人身的掌控,龚亦尘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陆伟的情况在当时救下来的话,可以说非常的简单,但是继续往后拖的话,那可就说不定了。

    陆伟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祸害,不过犯下了这种事情,是生是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龚亦尘在哪?”

    门口忽然传来了喧闹的声音,一会功夫一群人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每个人脸上表情冰冷。

    “想要看病就按照流程来,别以为这里就可以不按照规矩。”方玉明走到前面堵住了这一群冲进来的人。

    为首的面无表情的看着方玉明,就在这时,龚亦尘站起身说道“小明子,你忙你的事情去。”随即望向这帮人说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这群人的情况有些特殊,龚亦尘直接是让方玉明回避。

    “你就是龚亦尘?”为首的人看了看,站在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的确有些不凡。

    “有什么事?”龚亦尘不紧不慢的再一次说道。

    既然正主都已经找到了,为首的人当即说道“我们家主邀请你过去,请和我们去一趟。”

    家主?什么家主?

    龚亦尘有些不大理解,“你们的家主是谁?”

    “陆家。”为首人说着“我们陆家的家主想要拜访下你,为了避免发生什么不必要的事情,希望能够配合点。”

    话中充斥着威胁,这幅样子哪像是过来邀请的,分明就是在逼迫着。

    “陆家,陆伟么?”龚亦尘似乎知道了对方的目的,这个姓氏一听就知道是什么。

    既然是这个样子,这件事情确实也需要做个了解,不管是什么情况,总是要有个结尾,省的以后再出现更多麻烦的事情。

    “行。”龚亦尘点点头,随即和方玉明他们嘱咐了声,随即跟着陆家的人离开了医馆。

    “这一天是比一天怪,今天来的这帮人一个个跟死了人样,二爷爷,你讲会不会有什么事情?”方玉明还是在疑惑着,至少那帮人给他的感觉有些不善。

    “做好你自己就行了。”方二爷没好气的说了句,自顾自的看着医书。

    方玉明一手拖着下巴思索着,对他这种好奇宝宝来说,每样事情都值得他去思考。

    坐上了专车,龚亦尘淡然的坐在那玩着手机,这次过去就是为了要解决问题。

    一路来到了中都市的一处私人地域,车子进了大门,里面完全禁止私人进入,沿着这条道开进去,龚亦尘发现周围有不少隐藏起来力量。

    这些带着监视的力量从车子开入时就已经全然锁定在龚亦尘的这辆车上,如果真有人强行在这乱来,隐藏的那些力量肯定会全力击杀。

    看来这些修炼世家也是不容小觑,一直还觉得武者挺少,今天过来倒是知道了不少,看来这每个所谓的世家,其中所蕴含的倒是不少。

    开了大约五分钟,车子都停在了古宅的门口。

    没我太奢华,也没有任何的现代风格,给人的感觉就是底蕴很足,房子也体现出这户人家的气派。

    “这边走。”

    龚亦尘下了车,立刻就有人带着他朝里面走去。

    打开大门,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给人有一种上世纪的风采,精致的古董和周围的家具,无一不体现出年代悠久的气息。

    陆家主在里面早已经等候多时,龚亦尘的出现让他气息有些混乱,但还是强行压制了下来,现在还不是动怒的时候。

    邀请着龚亦尘入座后,陆家主这才端详起来,随即发出沉厚的声音道。

    “你就是龚亦尘?”陆家主在问候的同时一样打量着。

    “是我,不知道陆家主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龚亦尘淡淡的说着。

    看着龚亦尘气定神闲的样子,陆家主恨不得一掌把他劈死,这么明知故问的话真是太让人恨。

    不过龚亦尘越是表现这个样子,陆家主便越琢磨不透,年纪轻轻在他面前能够表现如此,确实非常的少见。

    “不知道龚贤侄是哪家的人,我们陆家和不少世家都有交情。”陆家主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