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色狼

    龚亦尘突然的变化让嫣寒不知所措,双眼红肿,满面泪痕的她一脸不知所措。

    难道这是要回光返照了么?刚还在吐血,现在整个人瞬间的精神状态好像恢复了光彩,这和回光返照的情况不是一样么。

    刹那间,嫣寒猛然抱住了他,听着抽泣的声音,龚亦尘不禁顿了顿。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有事想要和我说?哭起来就不好看了。”龚亦尘连忙安慰道。

    “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我什么都答应你,以后就算你不在了,我也是你的女朋友,你的家人我会去帮忙照顾”嫣寒情不自禁的哭声道。

    “……”

    这……这怎么听上去就那么变扭呢。

    “那个,小寒寒,你是不是误会了些什么?”龚亦尘将她扶正,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误会,我哪有误会,你现在是不是回光返照了,是不是,你是医生快告诉我。”嫣寒抽动着身子,那具哭泣的样子别提有多动人。

    龚亦尘用力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得了……这下真的误会了。

    “我这不是回光返照知道么,身体倍棒,恢复能力比较强,我怎么可能让你守活寡呢。”龚亦尘不要脸的笑着。

    “你真没事?”嫣寒试探性的问着。

    “真没事,不过你这担心让我感到很温暖嘿嘿。”说着龚亦尘凑近到嫣寒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你要是不信的话,我们可以试试。”

    嘴里呼出的热气让嫣寒感觉痒痒的,空中弥漫着异样的气息。

    龚亦尘说着说着手已经攀上了嫣寒的身子。

    这突如其来的感觉让嫣寒没有反应过来,感到大手攀上自己身上,加上龚亦尘还在旁边,嫣寒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现在还在医院呢!嫣寒感觉自己的大脑有些没有反应过来,随着大手的不断向上,最终骨子里的保守让她抓住了龚亦尘的手。

    嫣寒两腮潮红,眼睛里充满了羞涩之意,“不要了,这里不好,你这色狼怎么天天想的就是这些事呢,刚刚就你还骗我,就冲这点就不能原谅。”

    眼看着自己的手被拿开,龚亦尘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应道“我可没有骗你,刚刚你捶的那几下,真的产生共鸣了,我这到现在身体里还有些翻,内伤,内伤懂不懂。”

    “不听不听,你就是在骗我,坏人,害我那么担心。”嫣寒撅起了小嘴。

    嫣寒不经意露出这幅小女生的样子给龚亦尘看楞了。

    平日里可是火爆女神的样子,对一切男性很大部分都是火爆,冷冰冰的,现在唯独这样子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实在是太令人心动了。

    龚亦尘晃了晃脑袋,神情还算恢复正常些,“不会啦,我怎么会骗你呢,我们先吃东西好不好,粥都快凉了。”

    嫣寒乖巧的点点头,此时的气氛两人间不需要说什么,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的和谐。

    ……

    晚间,龚亦尘在送过吃的东西后,陪了嫣寒一段时间才离开医院,他还需要巩固下自己的情况,这表现上看上去是没什么事情,可身体内部确实受到了创伤,这些都需要调理过来。

    中都市的一家会所内,奢华的包间内坐着几位年轻人,坐在中间的正是陆伟,各个男的身边都有个穿着暴露,姿色妖娆的美女。

    远在会所中的陆伟黑着一张脸,和会所间的气氛完全格格不入,完全没有一副该过来欢乐的样子。

    坐在他旁边的小美女搂着陆伟的胳膊,不断的磨蹭着,这一包厢内的男生,哪一位不是非富即贵的,要是真的能攀上一个,往后也就不用愁了。

    “陆少,你这是怎么了,一个电话就让你变成这个样子了?还是今晚喊过来的美女们不合你的口味,她们可是还有很多姐妹哟。”其中一位搂着旁边已经衣衫不整的美女,色眯眯的在她身上不断攀摸。

    陆伟掏出一根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现在的他哪还有玩的心情。

    手机刚开机,他爸的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上来二话不说,先是一顿冲,这段时间不准他在外面胡作非为,甚至为此还要限制他日后的开销和自由。

    这尼玛的,好端端的怎么就发神经呢?

    可面对的是他老子,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唯独最害怕的就是他爸,从小到大都不敢对嘴。

    “他妈的!”陆伟抓起桌上的酒杯砸向地面,玻璃破碎的声音让全场都安静了。

    就连刚刚说话的那位也咽了咽口水,自己好像没说错什么话吧,怎么陆大少一瞬间就这样暴走了……

    陆伟越想越气,不知道出了哪门子事情,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他家老头子怎么会这么莫名其妙的。

    要是真把他关在家里,这不是要疯?自从上次的事已经安稳了很多,毕竟让家里损失了一名武者,得亏后面没有发生什么事,这也就没有再去管这件事了。

    不对?

    陆伟好像意识到了一问题,武者?

    最近一段时间已经没发生什么事,只要不是什么大事,他老头子根本就不会去管他。

    现在唯一能够想到的原因也就只有这一个了。

    唯独这件事,不然他老头子也不会动这么大的火气。

    “龚亦尘!”陆伟咬紧牙关。

    现在能够让他猜到的也就只有这一个原因,一切都是因为龚亦尘的问题,不然也不可能发生样的事!

    想到这,他哪还有坐着的闲心,甩开身旁的女人,站起身来直接离开了包厢。

    包厢内的一群二代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玩的好好的陆少怎么就发这么大的脾气,现在又甩腿走人?

    想到这,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刚刚说话的这人身上,似乎只有刚刚说话的也只有他。

    “干嘛,你们看着我干嘛,我又没有说错什么。”男子一脸失措的看着众人。

    陆伟出了门挤了就打了个电话,今晚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龚亦尘,不然他心里的这口气咽不下,发生在他身上的事,陆伟要双倍的还给龚亦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