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什么都答应

    女朋友?

    嫣寒忽然间有些木楞,连忙望向龚亦尘问道“你说什么?女朋友?”

    龚亦尘点点头,“没错啊,你难道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

    这下子是轮到嫣寒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了,要说这种事情,她怎么可能会不愿意呢,只是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刚恢复些正常,怎么感觉一听到这话,又不像那么真实。

    有些难为情的嫣寒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我……我只是没有弄明白。”

    “难道你昨天晚上忘记和我说的那些话了,我人虽然是昏迷了。”龚亦尘顿时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但是我的内心却听到了,可能会有些自私,但我还是想要拥有你。”

    这算是真挚的告白么?

    嫣寒的脸上出现了红润和娇羞,昨天晚上发生的她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当时在见到龚亦尘那副样子,真的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大脑里一片空白,世界都变成了一片黑暗。

    下一时间,似乎有哪点有些不大对劲,嫣寒立即问道“你当时不是已经昏了么,怎么知道我说哪些话的?”

    这一下,龚亦尘沉思了几秒钟,这才开口说道“昨天的事情你也都看到了,那个人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这么说,嫣寒倒是惊想起来,昨天晚上所发生的那一幕让她到现在都历历在目,从小到大的思想教育,让她一直都保持着无鬼神论,直到昨天晚上的发生。

    那一幕幕所发生的,完全推翻了她这二十多年来所受到的理念,这世界上真的有鬼神的存在……

    “难道……你是神仙?”嫣寒望向龚亦尘,眼睛眨巴了下。

    凭空保护自己的光屏,还有那耀眼的飞剑,以及龚亦尘种种神奇的表现,这一下,她似乎是知道了些什么。

    这也为什么能够理解龚亦尘会这么厉害,拥有惊人的医术和不可思议的表现,想到这点,嫣寒的眼光不由变的黯淡。

    神仙……

    龚亦尘被她这么天真的想法给逗乐了,不过在看到嫣寒这脸上瞬息的转变,只好做出解释。

    “我怎么可能会是神仙呢,神仙难道之前还被你拘留?你在电视电影上哪里看到过这么狼狈的神仙?”

    嫣寒欲言又止,但还是忍不住说道“那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到底怎么解释,你别和我说什么动作特效,或者4d投影,当时我都是有经历的。”

    “别急,我这不是还没说么,不过我说了你可别告诉别人,这是我第一次将秘密说出来。”龚亦尘说。

    得知这样,嫣寒点点头。

    “我们这群人只是比普通人要厉害那么些,其实还是分等级层次的,统称的化为修炼者,也可以说是武者。”龚亦尘对其说道。

    “修炼者?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你们这样存在的人?是不是古代那样会飞檐走壁,功夫的?可是这也不好解释啊,当时明明都出现那些鬼魂了。”嫣寒一连追问。

    “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都难以解释,而修炼者也可以说追寻着变强的道路,仙这个词太遥远了,但一定是存在的。”龚亦尘非常肯定的说着。

    想当年得到了医圣的传承,那神乎其乎的一幕,龚亦尘记得还十分清楚,只是成仙对他而言似乎有些太遥远了,安安心心的过好现在就够了。

    “我现在可是很认真的和你说。”

    嫣寒此时陷入了迷茫中,不论是任何事物,那都要有一个接受的时间,况且她现在所认知的实在是太离奇,让她本质上有着疑惑。

    “我知道,可是你现在的身份注定不是普通人,而我们也是两路人……”嫣寒最终还是说出了这番话。

    她似乎觉得在这瞬间,和龚亦尘之间的距离变的遥远,虽然很爱,可是这样的事情让她无法接受。

    龚亦尘这样的身份,也能够让她明白,就算在一起了,这一生中注定不是她一人所能拥有的。

    忽然间,嫣寒被抱住了,投进温暖的怀抱当中。

    “或许我本身不普通,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内心是怎么想的,就像你之前和我说的那个问题,你们我都很喜欢,可是做出选择很难,因为我都是真心的。”龚亦尘说完才松开了嫣寒。

    此刻嫣寒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水,在这两天里,她想过很多,甚至说已经可以做出选择,结果到了最后才发现,根本就逃脱不掉,脑子里想的都是龚亦尘的身影,这已经深深的盘根,形影不离。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坏蛋给我的印象那么深刻,我想要忘都忘不掉,你这坏蛋坏蛋!”嫣寒的手不停的捶在龚亦尘的胸口,对她来说现在就是一种宣泄。

    嫣寒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龚亦尘了,不管口头上再怎么说,内心是不会欺骗自己。

    “噗!”

    鲜红的血液溅撒在洁白的床单上,看上去是那么的刺眼,嫣寒整个人已经呆住了,慌忙间抬头看向了龚亦尘。

    当看到他嘴边都是血的时候,嫣寒再一次慌了神。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吐血了,我刚刚捶的很轻啊。”嫣寒带着哭腔,情绪十分的不稳定。

    龚亦尘在这一刻表现的也有些晃晃若若的。

    “我……嫣寒,你真的不愿意接受我么。”恍惚间的龚亦尘皱着眉头,微微的低下了头,神情黯淡,一手还捂着自己的胸口,看上去有些严重。

    “愿意,愿意!亦尘,你千万别出事啊,我不能没有你!”嫣寒哭着,不管龚亦尘现在说什么,她都同意。

    龚亦尘痛苦的脸上露出一丝释然,嘴中断断续续的说着“实在太好了……以后答应我……要好好的知道么。”

    “亦尘!亦尘你一定要撑住啊,我现在就叫医生,你千万不能死啊!”嫣寒哭着,整个人已经变得慌乱,听着龚亦尘的意思,仿佛就像是和她在交待后事一样。

    “死?我怎么可能会死呢,才拥有你这样的女朋友,往后的日子可还要好好的过呢,死是不可能死的。”龚亦尘突然开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