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这是梦么

    看着龚亦尘生龙活虎的样子,要不是昨天晚上看到那副样子,打死李浩然都不相信。

    似乎奇迹这个词一直都在他的身上发生。

    “真没事?”李浩然再一次询问了声,他还是有些不大放心。

    “真没事,要不我们出去练一练?”龚亦尘笑了笑。

    李浩然听到连忙摆了摆手,“那还是算了,这东西还是以后再说吧,不过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知道昨天晚上有多严重么。”

    有些话还是要感慨下,两人在外面聊了一段时间,龚亦尘也就先让李浩然回去了,反正也没什么事了,嫣寒这里就交给他了。

    等李浩然离开之后,龚亦尘也回到了病房内,来到病床边,望着还在昏迷中的嫣寒,深深的叹了口气。

    在他昏迷之后,本身的灵识便自主打开了,外界的一切事物他都非常的清楚。

    “哎,也不知道怎么,我也是喜欢你才那样说,不然不是辜负了你么。”龚亦尘伸手,轻轻的触碰到嫣寒的脸上感叹道。

    床边的手指动了动,嫣寒从昏迷中渐渐苏醒。

    从昏迷的那一刻一直到现在,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中,她和龚亦尘竟然在了一起,那种温馨的感觉直到现在都还有着回味。

    “醒了?”龚亦尘看着已经醒来的嫣寒,眼神中透露着温柔,随即转身想要给她去弄点吃的。

    这段时间以来,嫣寒一直都没有休息好,身体上的营养同样也没跟上,加上昨天那样的情况,需要好好的调理一番。

    “别走。”在龚亦尘转身的一刹那,嫣寒微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亦尘,你不要离开我,不要。”嫣寒这样子仿佛和还没有反应过来,梦境和现实重叠在了一起。

    对她一个刚刚苏醒过来的人,还有些分不清到底如何,喊出这话只是出于本能的下意识反应。

    见状,龚亦尘只好再回来,没有离开,轻轻的说道“我在,没事,没事。”

    说着是伸出了手,摸着她的头部。

    这种情况下,嫣寒的样子看起来也挺享受,只要有龚亦尘在,一起都算不上任何问题。

    “身体好点没,之前就让你好好注意身体,别太累了,你现在需要调养知道么,事情也都已经解决了,你正好可以好好的多休息休息。”龚亦尘说道。

    “我……这是哪?”嫣寒从恍惚中有些清醒的迹象,看了圈周围的场景,怎么看都好像是在医院内。

    再一次确认下,嫣寒知道自己是在医院内,而面前坐着的龚亦尘不是在做梦。

    “你的身体……都好了?”嫣寒惊讶的看着龚亦尘。

    “没事了,我现在身体好的很,现在该担心的不应该是我,而是你自己,乖乖好好休息,我给你去弄点吃的。”说着龚亦尘在她的鼻子上轻轻的刮了一下,嘱咐了句后才离开了病房。

    这真的不是在做梦么?倚靠在病床上的嫣寒有些觉得不敢相信。

    依稀记得昨天晚上龚亦尘还是那样的情况,现在看着好像已经没什么事了,不过这感觉怎么这么奇怪,睡了一觉后,整个世界都像是发生了改变,龚亦尘对她的样子也有了变化,难道现在还在梦里?

    ……

    “怎么了,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东西不好吃么,这些是专门针对你情况做的。”

    龚亦尘已然带着做好的食物回来了,几样都是药膳,专门熬制的粥也是为了让嫣寒的胃能够适应。

    “亦尘,这都是真的么,你怎么突然就这个样子,我还有点……”嫣寒弱弱的说了声。

    “不习惯是么,你现在算是病人,身体太虚弱了,我照顾下你是正常的,来,张嘴。”龚亦尘还特地吹了吹,深怕烫到。

    勺子伸到了嘴边,嫣寒感觉自己的脸上已经在发烫,奈何现在是躺着的,只好像个小女孩一样,乖乖的张开嘴吃了龚亦尘喂来的食物。

    “味道如何。”

    “好吃。”嫣寒声音都可以用蚊子哼来形容。

    虽然害羞,但还是充斥着满满的幸福感,如果能够一直这样就好了。

    “喜欢就多吃点,这几天你就好好的休息,到时候我做好东西给你带过来,有什么想吃的就和我说,知道么。”龚亦尘格外的体贴。

    不为别的,在嫣寒表露出的那瞬间,他知道,这个女孩和自己肯定是逃不掉了。

    “啷个哩个啷,我在……”病房的门忽然给打开了,方玉明哼着小曲走了进来。

    早上李浩然已经将龚亦尘的事情和他说了,他也清楚师傅已经没事了,心情大好的他带着二爷爷做好的饭菜,准备过来送饭,至于早上没来是想让龚亦尘多休息会。

    眼前的一幕让他呆住了,这幅唯美的画面好像有那么一丢丢的被他给破坏了。

    “我好像,大概,应该时间段来错了吧?”方玉明讪讪说了声,刚想退一步出去,龚亦尘喊了他一声让他进来。

    对于这种情况,嫣寒已经羞的不能再羞了,连忙将头撇到一边。

    “师师师…师傅,你怎么……好了?”刚说完,方玉明都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是人说的话么,这是。

    “怎么,你不希望我好啊?”龚亦尘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转眼间,方玉明的小脸煞白,“怎么可能呢,我哪有那样的心理,我这不是过来给你送饭的么,正巧就碰上你们……”说着努了努嘴。

    龚亦尘随即没好气的说道“行了,看把你给吓的,怎么现在胆量越来越小。”

    方玉明心中不由的感慨,胆量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的缘故,只不过这话在心里说说也就行了。

    “那个,师傅,看你样子身体都已经好了,这是二爷爷要我给你带的午饭,我就先放这了,我先走了,医馆里还要帮忙。”方玉明说着是直接离开了病房。

    这么长时间以来,有些事情看的还是比较清楚,这不该掺和的就应该避让,免得发生什么问题。

    “这小子。”龚亦尘摇摇头,转头对着嫣寒说道“这有什么的,给女朋友喂饭不是很正常的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