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心痛

    李浩然不知道为何,怎么刚提起,好端端的就哭了呢。

    “舅,你快去啊,龚亦尘还在上面,绑我的那个不是人!快上去帮他!”嫣寒扯着李浩然的衣服,哭着喊道。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唯一能够理解的就是,龚亦尘现在有危险。

    时间一刻不能耽误,安排嫣寒在这待着,李浩然则是和所有的警察冲上去,面临这样的情况,嫣寒怎么可能会在这待着,一同朝着上面跑去。

    当所有人来到乱葬岗时,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所有人。

    一眼望去,中心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坑洞,以坑洞周围已然成为了平地。

    “亦尘,亦尘。”嫣寒整个人变得有些木愣,嘴中不停的呢喃着,刚刚这里可不是这幅样子,一定是那爆炸导致成这样,那龚亦尘……

    嫣寒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在没有看见龚亦尘,她是不会相信所猜测的那样。

    所有的警察开始寻找。

    终于是在远处的小山坡处发现了龚亦尘,嫣寒和李浩然也闻讯而去。

    当赶到这里,躺在地上的龚亦尘灰头土脸,身上的衣服已经变得破烂不堪,身上,脸上都是血迹,乍一看确实有些吓人,好在还有呼吸可以证明生命痕迹的存在。

    “亦尘,亦尘你为什么要让我走!”嫣寒抱起龚亦尘,失声痛哭。

    “你们继续调查这里的情况,通知下医院,让那里的医生做好准备。”李浩然冲着其他人喊道。

    龚亦尘这种情况要立刻送进医院,以确保生命安全。

    嫣寒就这么表情呆滞的抱着龚亦尘,说什么也不愿意放开手,见到侄女这副样子,李浩然也不忍心看下去。

    警方迅速将在此地勘察,抓寻犯人的同时还需注意,对方手上可能会有伤害力惊人的。

    ……

    中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内,在这个时间段内又开始忙碌了起来,一位特殊的病人给送了过来,需要进行抢救。

    一直送到了手术室内,嫣寒才在李浩然的劝说下放开了手。

    “你不要这个样子,相信会没什么事情的,要知道龚亦尘不是普通人,你要是一直保持着这幅样子,他会不会难受?”见侄女一直这样,李浩然忍不住劝说。

    他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侄女变成这个样子,他的心中也很难受,不过龚亦尘的行为让他钦佩。

    没过多长时间,方玉明和方二爷也赶了过来,是李浩然通知他们的。

    相信在龚亦尘的医馆中工作,医术也应该十分的出色,喊过来至少有帮助。

    “龚小友怎么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还在睡觉的方二爷,接到消息立刻就赶过来了,得知龚亦尘在医院内,很是震惊。

    “现在的情况不详,正在手术室里面,到现在还不知结果。”李浩然表情凝重。

    “怎么可能,以我师傅的身手,怎么会受到伤害,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你快说啊!”方玉明的情绪有些激动,抓着李浩然的肩膀用劲的摇了摇,已然忘记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上尉。

    平日里虽然和龚亦尘经常拌嘴,看着没个什么正经样,可是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以及龚亦尘的教导,早已经有了师徒的感情。

    现在师傅出事了,他的情绪怎么可能会稳定。

    “都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旁边的座椅上,嫣寒忽然小声的说了句。

    渐渐的捂着脸,再一次忍不住抽动着身子哭了出来。

    情绪激动的方玉明也停止了动作,望向坐在那的嫣寒,他这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别闹了,里面正在手术,你在这大声喧哗像什么样子。”方二爷开口了。

    这种突发的事情让他也有些不理解。

    方玉明想到了什么,“二爷爷,你进去,用术行九针,师傅他肯定没什么事情。”

    这点也是方二爷过来的目的,正要喊医生的时候,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了。

    一瞬间,众人的目标瞬间盯向了医生。

    嫣寒连忙站起来,抓着医生的衣服,急切的问道“他怎么样了,到底怎么样了。”

    面对这样的状况,医生都给弄得吓一跳,李浩然见状,立即上前拽开了嫣寒。

    “不好意思,她的情绪有些激动。”

    “没……没事,这种情况我遇到很多。”医生连忙摆摆手。

    伤者的家属出现这样的情况,完全可以理解。

    “到底怎么样了,我师傅他?”方玉明紧跟后面问着。

    再一次的询问下,医生这才开口道“他的情况刚送进来的时候不容乐观,不过挺神奇的,现在已经没什么太大的问题,身体里的器官也都恢复了正常,这正是我想说的,太神奇了。”

    呼……

    在听见龚亦尘已经没有任何事的时候,大家松了口气。

    “小寒,小寒!”李浩然眼生生看着嫣寒顺着滑落下去,赶紧一把将她给拽住。

    方二爷上前看了看,“放心,没什么事,过度紧张导致的,给她休息下就行了。”

    李浩然这才放心,既然龚亦尘没什么事了,先在医院开好病房,正好让小寒也在里面休息。

    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嫣寒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听到龚亦尘没什么事了,悬着的那颗心也放了下来,一瞬间也昏了过去。

    ……

    一夜过去,当天晚上李浩然一直守在病房内,劝说了方玉明后,让他们回去休息,这里有他照看就行了。

    靠在墙边打盹的李浩然似乎听到了声音,这是在部队里一直锻炼出来的,睡觉时,时刻可以保持着听到外界的动静。

    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嘴巴张张,刚想说话却被捂住了。

    龚亦尘捂着他的嘴,另一手指在嘴上做出了不要出声的动作,随后指了指躺在另外一张床上的嫣寒。

    带着他走了出来,来到病房外,李浩然已经忍不住问道“你的身体?”

    “你看我像是有事人么,一点事情都没有,昨天只不过出现了点小小的意外。”龚亦尘淡然的说道。

    李浩然环顾了下,摇摇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