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绝望

    除此之外,自己身上好像也没有其他存在的东西,只有这枚玉佩或许有这样神奇的功能,除此之外也想不到任何可以解释的。

    难道龚亦尘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情况,而送的这块玉佩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心中浮现出一丝暖意,龚亦尘一直都是在为她做着想。

    站起来的鬼老来到了嫣寒的面前,刚用手去触碰,嫣寒的周身出现类似于屏障的东西,强力的冲击从他的掌心穿入身体,震的内脏翻滚。

    “该死的东西!”鬼老凶神恶煞的盯着嫣寒。

    或许是因为邪力激发了这层保护,而他有着人身的存在,不足以像之前那个鬼魂一样被摧毁。

    上面丝丝的灵气散发,让鬼老是又怒又喜,今天可是要完成他修炼最重要的一部分,可是现在却被拒之于门外,就差一步!

    喜的是这保护完全就是天然的灵气所形成,这么纯净的灵气是所有修炼者梦寐以求的修炼宝物,单单能够发出这样的灵气,那么东西本身的价值会有多么巨大?

    “在你身上实在是太浪费了,不过今天真是意外收获哈哈!看来老天是为我晋升而特意准备的,你以为这个有用?保护的了你现在,但是能一直保护么?”

    鬼老说着手中的鬼气不断缠绕,一掌朝着保护层轰去。

    轰轰!

    强大的攻击之下,在里面的嫣寒紧紧的盯着保护层,希望能够抵挡的住对方。

    “嗯?”

    在这么强烈的攻击下,保护层只是泛起了波纹,可是依旧完好如初,没有任何破裂的痕迹。

    “是那小子弄的?如果他在你身边,我还真不一定能带走你,不过这都是天意,注定你要成为我的鼎炉!”鬼老大喝,双掌其攻。

    强大的鬼气让周围的鬼魂感到害怕,纷纷畏缩着这惊人的表现。

    黑色的浓雾里就像是凝聚了血气一般,鬼老再次汹涌的朝着保护层不断攻击,嫣寒不能做什么,只能在心中不断的祈祷。

    鬼气和保护层的冲撞产生强大的余波,旁边的碎石堆都被这不断的余波所震散,足以看出这攻势下的凶猛。

    逐渐的,保护层渐渐变得暗淡,似乎没有之前那样的实质,这变故让嫣寒都看在眼里。

    鬼老看到这种情况越发的狰狞的露出笑意,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这种强烈攻击下,这玩意总算有了动容。

    “我看你还能坚持多长时间,等这保护层消失,你就乖乖的作为祭品吧!”鬼老的面目接近扭曲。

    这刺耳的笑容不断的回荡着嫣寒的耳边,可眼前的事实看的十分的清楚,如果这最后的保护再消失的话,那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终于在强烈的不断攻击之下,保护层的表面出现了破碎的痕迹,这下更加让鬼老疯狂的卖力攻击,没想到这罩子这么耐打,等得到了之后以后就归他了。

    凝聚成拳头,一拳攻在了裂痕上。

    防护层忽闪了几下,最终散化成光点消失,而嫣寒再一次感受到了阴寒的气息。

    “嘿嘿!终于破了!”鬼老的眼睛瞄向了嫣寒胸口处的玉佩,他能够感受到灵气就是从这玉佩里喷薄而出。

    虽然现在已经变的黯淡无光,但是对他来说还是有着用处。

    干枯的手探去,一把扯下了玉佩。

    “不要!别碰它!”嫣寒呼喊着,这是龚亦尘第一次送给她的东西。

    鬼老把看着手中的玉佩,里面残余的纯净灵气让他感到阵阵的舒心,如果刚刚的灵气所形成的保护层给他吸收的话,那可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没有了这玉佩的保护,周围的鬼魂再一次露出饥渴的,嫣寒对它们来说倘若一块美味的糕点。

    “你看它们已经蠢蠢欲动了,享受了以后美妙的活着机会,现在该你来尝尝看痛苦的滋味。”鬼老阴笑着重回到了位置,再一次将罐子的盖子给打开。

    一瞬间,血腥的味道再次充斥着周围的空气,所有的鬼魂闻到了这刺鼻的味道,整个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张牙舞爪的朝着嫣寒冲了过去。

    嫣寒紧紧的闭上眼睛,这一次终于是死定了,脑海中的画面跳动不断,如果真的有来世的话,她真的很想和龚亦尘说三个字,而队伍现在的她也最终成为一句遗憾。

    鬼魂的爪子就在碰到嫣寒的那一瞬间,空中一声暴呵。

    “阴邪退!”

    一道神光乍现,伸手的鬼魂在这瞬间被十八铜剑斩灭,顿时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周围。

    嫣寒本能的睁开了眼睛,因为她听到一声久违的熟悉声音。

    围绕在身边的鬼魂竟然一具具被斩灭成灰烬,天空中一把由铜币组成的剑漂浮在空中,不断的发出嗡鸣声。

    “不!不!”

    望着尽数被斩灭的阴魂,鬼老都快要疯了,这可是他的心血,在这一瞬间就这样全部没了?!

    鬼老震惊的转过头,一位男子站在他不远处,手中的动作明显是控制着飞剑。

    “你在找死。”龚亦尘冷眼的望着面前的鬼老。

    幸亏赶来的及时,不然嫣寒真会让他后悔一辈子。

    “混账!你坏了我的好事,老子弄死你!”鬼老接近暴走,猛的抱起罐子,大口的将里面的鲜血灌入嘴中。

    龚亦尘见到这一情况,身形一动,立即冲向了他。

    在接近的一瞬间,手指如动,空中的飞剑快速的刺向鬼老。

    “砰!”

    一声破裂的声音,罐子被飞剑刺穿,里面的血如涌柱般灌在了鬼老的头上。

    飞剑再一次回到龚亦尘的手上时,上面所沾染的血竟然散发着黑气,丝丝冒气被蒸发。

    龚亦尘竟然看到了上面的罪气,这是由生人所产生出来的,这家伙竟然将这东西浓缩在血中喝下去?

    身上沾满鲜血的鬼老此时更加的恐怖,双目赤红,整个身体不停的抖动着,就如同地狱深渊下爬出来的恶鬼,他身上的罪孽气息不断攀升。

    看着情况不对,龚亦尘迅速掠过来到了嫣寒的身边,看到这幅模样,快速的用金针扎了几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