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不可理喻

    带着质疑的目光,女子还是抱着孩子和龚亦尘来到了一边。

    坐在椅子上,女子一直在哄着自己的儿子。

    “你是来给你孩子治病的吧,他现在是什么情况?”龚亦尘对其问道。

    哄了有一分钟左右,女子这才开口说道“我是听朋友说你这里名气挺不错,早上都这么忙了,人都不在医馆,算了,这件事情就不追究了,我孩子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挺好的,只是一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说过话。”

    “医院检查也非常的正常,我去了很多地方,可是都没有效果,那些庸医也不清楚我儿子到底是什么病因。”

    龚亦尘也不好说这个女的,带着治病的态度开口道“各方面都正常,只是不能说话,这孩子都这么大了,你一直都抱着他么?”

    “当然,我家孩子跟别人家的孩子能一样么,都还这么小,要是摔到碰到怎么办,我们做父母的肯定要多多关心。”女子淡淡的说道。

    “这样啊。”龚亦尘点点头,“从出身就没有走过路,那我先看看孩子的情况,看看到底是不是某些方面引起的。”

    说罢便站起身伸手想要摸摸看孩子的脚。

    “你干什么!”女子就像是条件反射一样,身子立即向后移了移。

    “看病就看病,你要用手摸干什么!万一你手上有细菌传染病怎么办,我孩子的身体娇贵着呢!”

    这下是让龚亦尘有些不爽。

    这是来治病的么?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过来找茬的一样。

    “我不观察下,怎么能够帮你看看孩子究竟是什么情况。”一切出发为了孩子,龚亦尘没必要和这女人犯什么脾气。

    “检查?检查不会用仪器么?你这”到底是不是看病的地方,要不是有人介绍过来,这破地方真像黑心作坊,你要是想治病那就别碰我儿子。”

    女子的声音很大,站在门外的两个身穿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男子也走了进来,一看就知道是女子带来的保镖。

    光是看这两男子汉的表面体型,和那随时准备出击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退伍军人。

    龚亦尘轻笑了声“抱歉,我这里是中医,没有所谓的仪器,如果你想继续为你儿子看病的话,那就请按照正常的规矩来,不然以你刚刚说的话,我完全可以让你离开。”

    女子怒瞪着龚亦尘喝道“你什么态度,知道我是谁么,用这样的口气和我说话!一个小小的医生而已,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人?”

    吵闹的声音已经传到了里面,方玉明和方二爷两人也都走了出来。

    “够了!我想我已经知道你孩子不会说话的原因了,不过不好意思,我不想治,请你立即离开。”龚亦尘冷声喝道。

    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这种态度,他也没必要给什么好脸色。

    “回去吃饭。”龚亦尘根本不甩女子,转身朝里面走去。

    女子已经听到了龚亦尘所说的话,他知道自己孩子不会说话的原因?可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会让她忍住气开口问?龚亦尘是头一个搞这样和她顶嘴的。

    “一个破医生而已!”

    女子怒气冲冲的抱着自己的孩子离开了这里,她就不信了,就凭龚亦尘那样的能够知道自己孩子什么病情?肯定是装的!

    大不了过段时间去国外,世界上这么多医生,女子就不信没有一个可以治好自己孩子的。

    “师傅,你没事吧。”方玉明跟着走了进去。

    “这女人早上就是这个样子,当时我都想锤她,吃饭吃饭,咱们别为这种女的生了气。”

    龚亦尘摇摇头,淡然道“我没生气,只是觉得可怜,这孩子有这样的母亲,以后多半没什么成长的余地。”

    这种教育之下,可想而知孩子以后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

    “孩子究竟是什么原因不能说话?喉咙那也没什么问题。”方二爷问了句。

    早上女子虽然没有找他看病,但通过观察,并没有什么问题,孩子的身体很正常,唯一猜测的可能就是先天性失哑,不过这一点不成立,那个女的也都说过了,各项都正常。

    “缺失土性。”龚亦尘说道。

    “这什么意思?什么叫缺失土性?”方玉明不大懂说的是什么意思。

    “让你平常好好学不学,这种问题还需要问的么,人体内分为哪些属性。”方二爷白了眼。

    “奥,奥!这个意思啊,懂了懂了,这下我懂了,你说的土属性吧,不过那小孩子怎么就缺土性了?”方玉明这才明白意思。

    “我算是明白你的意思了,那位母亲实在是太惯孩子了,造成这一结果全是她咎由自取。”方二爷嘴中喃喃说着。

    “不是,你们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跟我说下啊,怎么又玩排除法把我排除到外面了。”方玉明连忙追问着。

    “意思你不用了解了,晚上回去多看看医学大典,自己在里面找解答,明天告诉我原因就行了。”龚亦尘说完又开始吃着饭了。

    ……

    这算是祸从口出还是什么,现在又让他看医学大典?

    那足足有六七厘米厚的让自己看,就算不停的翻着到明早也翻不完吧……

    “别和我说其他的,现在好好的吃饭,明天只要告诉我答案就可以了,相信以你聪明的小脑袋应该很快就会理解什么意思。”龚亦尘笑了笑。

    方玉明感情这又是多嘴了是不是……

    吃过饭后,方二爷求教龚亦尘问题,而方玉明已经拿出了医学大典,一个人坐在外院安安静静的查找起来,他可不想今天晚上干通宵弄这个。

    正在和方二爷讲解的龚亦尘,口袋中的手机响了。

    “喂?什么事……好吧,位置在……”

    说了一通后,这才挂断了手机,接着和方二爷说不懂的地方。

    ……

    “你好,请问龚亦尘在这么?”

    正在查书的方玉明抬起了头,看到站在面前魔鬼身材的薇丽丝,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对于这样的眼神,薇丽丝直接无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