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国外人开放

    “……”

    薇丽丝有些错愕的抬起头,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龚亦尘。

    “你……你怎么知道我……”

    “这就是望和切,不过更多的医生还是要保证病人的,我知道你这是病,是不是一直都没有治好,其实你也不想的。”龚亦尘微微带着笑容。

    薇丽丝处于发愣的样子,这种阴气龚亦尘竟然都能知道?这就是中医中的望闻问切?

    微微的露出小香舌,舔了舔嘴角,伸出手指朝龚亦尘摇了摇。

    “那可不一定哟,有时候这种感觉还是挺舒服的,不过这种病的确困扰了有段时间,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话。”说着薇丽丝站了起来,头靠近过去。

    一股淡淡的香水味袭入龚亦尘的鼻腔内。

    “要不你晚上来我的房间帮我治一下怎么样,谢谢啦。”

    在座的大多数男同学已经看傻了,这可是外国美女啊,身材还那么诱人,就这么给龚老师占到便宜了?

    现在竟然还靠的这么近说悄悄话,是不是因为这里有人?要是没人的话,龚老师和这外国妞会不会发生点不可告人的事情。

    “外国妞哎,我去,这要是给我这么靠近下,我今晚都不用睡觉了。”有位男生感慨道。

    “得了吧,就你这样的,还是在电脑上找你的女神吧,这么好的事情你想都不要想,人家龚老师长得帅,还有本事,人家美女有这样的表现也纯属正常,我要是有着本事,搞不好这美妞也会向我靠拢。”坐在男生旁边的另一个骚包说道。

    “你以为你是谁啊。”

    “中都吴彦祖了解下。”

    “……”

    龚亦尘是真的没有想到,薇丽丝胆子竟然这么大,这种事情说出来就已经很露骨了好吧,可对方竟然还这样裸的说出来,要不要这么勾引人的?

    看着坐下来的薇丽丝,立体的精致五官,s型身材,比起西方女性的粗糙皮肤,她反而比较细腻,都快赶上亚洲人的皮肤了。

    这么一个诱人的尤物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人脑子里有着很大幅度的画面出现。

    难道国外人就是这么开放的么,想想不禁还有点小小的激动。

    “再说好吧,现在还在上课。”龚亦尘扯了扯嗓子,暂时不去考虑这个问题。

    见龚亦尘这么说,薇丽丝也没再说其他的,调戏调戏这个小男生还是挺有趣的。

    一堂课说了很多知识,学生们也算是受益匪浅,有这样牛逼的老师,他们倒宁愿一直

    这样上。

    上课有趣还有实践,加上从未听过的一些东西,总是能够吊起人的好奇心。

    外面的人想要来听课可是要趁早,本班的同学一个也不会落下,全都跑了过来,可以说龚亦尘教课的教室难求一位置。

    ……

    “你走那么快干什么,你不是知道我的病情么。”

    走在校园内,薇丽丝追上了走在前面的龚亦尘。

    “找个时间帮你治吧,反正你自己说也没什么太大问题,这是你身体里阴阳不调,导致内分泌失调。”龚亦尘对其说道。

    “我也不想的啊,可是女生真要是弄起这种事确实很舒服,不过我也不想一直这样是不是,要是能治好,我也不可能拖到现在。”薇丽丝说完感到有些不对劲。

    “你是不是以为我喜欢那样啊,真的不骗你,要是能治早就治了。”

    “……”

    龚亦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们聊这个话题真的好么,还是你们外国人对于这种标题感觉很正常。”

    薇丽丝还认真的点了点头,“很正常啊,现在你是医生我是病人,相互之间说这个话题应该没什么吧,我们都是医生,我这样说应该没什么错吧。”

    得,弄了半天最后就变成他的原因了……

    “难道龚先生是你自己想歪了?”薇丽丝走到龚亦尘的面前笑眯眯的望着他。

    “……有么,这可不是我想歪的问题,而是你自己的原因,行了行了。治病而已,下午去医馆找我吧,我在那给你行针。”龚亦尘无奈道。

    虽然自己心里有一丢丢那种想法,不过这是正常的好吧。

    “医馆?你自己开的小型医院么?”薇丽丝追问道。

    “治病,都是治病的地方。”龚亦尘回应道。

    “奥,这样啊,感觉去医馆没什么意思,干脆还是晚上来我房间如何,环境方面可是很不错的,你帮我治好了还有福利给你。”薇丽丝的话中充满着诱惑。

    这妹子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双手合十,龚亦尘让自己冷静下,“女施主,我是个正经人,去你酒店就不必了,你来次华夏也是有事情,不用和我纠缠在一起,先走了。”

    说完便快步离开了这里。

    看着龚亦尘迅速消失在自己面前,又一次独自留下她待在原地。

    不知道刚刚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龚亦尘的反应让薇丽丝觉得越来越有趣了。

    摆脱掉薇丽丝后,龚亦尘开着车直接离开了学校,在这位洋妞面前还真的不容易,以后还是要保持点距离,自己这样青春阳光少年要是落到了魔爪中,铁定不好受。

    回到医馆内,方玉明已经开始上手看病了,这也是经过方二爷的测试才让他上来的,现在方玉明的心性已经磨炼了很多。

    “龚神医。”

    “龚神医好啊。”

    刚进来,来看病的很多都认识龚亦尘,见到了纷纷都打着招呼,龚亦尘也一一的回应。

    看着来回帮忙的薛丹,这些都能看在眼里。

    平日里爱美的她也穿上了平底鞋,就是为了帮忙能够便捷些。

    “龚小友你回来了正好?”方二爷喊了声。

    “怎么了?”龚亦尘走了过去。

    “今天早上来了一病人,我也看不出什么情况,比较奇怪,我让他到时候下午来找你,不过病人是个孩子,做父母的脾气有些不太好。”方二爷说道。

    “没事,那等他们过来再看看是什么情况吧。”龚亦尘应声道。

    说罢也开始为来的病人开始进行诊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