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你接电话

    到底在搞什么,怎么接了个电话就变成这幅样子。

    贾全骂人的心都有了,贾副科长是他的朋友,今天带过来的主要目的还是将龚亦尘这医馆给弄垮。

    不单单是不买他老婆药材的原因,最严重的就是让他受到了极大的耻辱,这段记忆在脑海中怎么都磨灭不掉。

    只有让这个医馆开不下去,到时候看他怎么办。

    “说话啊,哑巴了?”康华在电话中问着。

    “我……我这不是……刚巧路过,正好准备过来吃饭的,朋友应该酒喝多了,我的错。”崔副科长在电话里结结巴巴的在电话里说着。

    这好好的碰到了他们最高领导者,之前还在电话中讲出那些话,真是感觉快要死人咯。

    “奥,那确实挺巧的,你这巧的都已经上门检查了,有没有什么还没检查的,来继续说说。”康华在电话中冷声道。

    “我这……康局……这些都是误会,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事情的真相,头有点晕,糊涂了。”崔副科长焦急万分。

    脸上那副紧张的神色,恨不得立刻跑到康华的面前做出解释。

    而跟他一起过来的人也傻眼了,对方一个电话能够让他们的顶头上司出面,那之前讲的这些证件怎么可能会是他们口中所说的有问题。

    “既然是自身的问题,我想你后面是不是需要在家里待着。”康华淡淡的说道。

    言语中的意思一听便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康局,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是被人利用的啊。”崔副科长神色大变。

    在家待着?

    这句话能理解的还不够深彻么,真要是变成那样的话,他还当什么副科长?连饭碗都快丢了哪还能顾及的上这些。

    刚才还那么嚣张的一个人,如今怂的就和孙子一样。

    颤颤巍巍的接受着教训,没过一会才将手机还了回去。

    “龚兄弟,这件事情我会帮你解决严查,态度实在是太恶劣了,这完全就是在给我们国家公务人员的脸上抹黑。”康华在电话中对龚亦尘道着歉。

    两人就这么聊了几句,这才将电话给挂断。

    旁边的崔副科长还是有些失神,现如今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发生的事情影响过于严重,这次可能麻烦大了。

    “崔……崔科长,真的是康局长?我们怎么办?”旁边的这位紧张兮兮的望着他。

    平日里他可是跟着崔副科长的屁股后,没事干多和上级领导走走关系,拍拍马屁,这些都是家常便饭。

    这次出来纯属是知道了这件事情,自告奋勇的要跟着一起过来帮忙,觉得这是一次可以让他表现的时机,同时还能结识到药监局的领导,何乐而不为呢。

    可谁能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幅样子。

    “王八蛋!”

    崔副科长一声大骂,转身冲向了后面的贾全。

    “哎,哎!你干嘛!”

    贾全还没来得及跑,一把被崔副科长死死的抓住,迎面被一拳头锤在了脸上。

    脸上硬挨了这一拳,深深的疼啊!

    “你个狗日的,我要是因为你丢了工作,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崔副科长双目瞪圆的咆哮着。

    论打架,贾全可以算是没有任何的伤害力,就这么被拎着衣领挨揍了几拳。

    “你们还在那愣着!快把他拉开啊!”嘴角都被打出血的贾全冲着一边的下属们大喊。

    一时间,整个场面变得十分混乱,而跟着崔副科长过来的那位同样也加入了战争中。

    周围的群众们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莫名其妙的这帮人就打起来了。

    “要不要叫120啊,这拳拳到肉,一会别弄出事了。”看着打的这么激烈,旁边有人不忍道。

    “还需要叫120么,龚神医都在现场,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还需要去医院?”有人调侃道。

    不过看着这种情况确实非常的爽,执法者和执法者互掐起来,这种事情还是比较的少见。

    总算脱离了挨揍的贾全,身上的衣服都被撕烂了,脸上也不知道是哪里受了伤,大面积都是血迹。

    奶奶的!贾全暗骂着,嘴里吐出一口血沫。

    正想着呢,手机突然响了,在接通电话后,贾全也傻眼了。

    自己的领导竟然打电话过来了,而且是立即开除他的职位,从今天开始,他不再是药监局的科长了。

    “姓贾的!要是我的工作丢了,我跟你没完!”还在围殴中的崔副科长咆哮着。

    可是贾全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人就和傻了一样呆呆的站在原地。

    他的工作没了,就这样没了?

    通过婆家的关系,好不容易混到了这个层次上,结果现在一切全部化为了乌有?

    很快警察也都感到,伴随着这事情的恶劣影响,上面对于这件事情也非常的严重。

    ……

    医馆被折腾成这样,大伙们整理整理,龚亦尘也算暂时给他们放假,有了这些麻烦的事,正好后面两天休息,可以趁着时间去找找方玉明的二爷。

    事情都已经结束了,李浩然带着龚亦尘出去吃饭,至于方玉明这个小徒弟,同样也跟在了后面一起同去。

    “我说龚亦尘,你可以啊,我妹那样的性格你都能驾驭,我只能给你竖大拇指。”

    饭桌上,李浩然忍不住感叹,在他心中依旧认为,能够把他这个小侄女征服的人,才是最野的。

    提到这个,龚亦尘不免有些尴尬。

    “我去,师傅,你什么时候谈恋爱了,怎么悄无声息的,我认识你到现在也没见过啊。”方玉明听到这消息有点兴奋。

    “吃饭都堵不上你嘴?”龚亦尘瞪了他一眼。

    “哎,我也同意这小伙子说的,虽然我常年在部队,但是家里的情况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不少的,你和我小侄女弄的太隐秘,怎么样,今年过年来我们家玩玩如何。”李浩然一副看好的样子笑着问道。

    “……这个么,暂定,暂定好吧,我到时候也不太确定。”龚亦尘汗颜的说着。

    “你今天不会就过来找我吃饭的吧?”龚亦尘望着他问了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