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尴尬的局面

    嫣寒已经认定了自己的猜测,之所以搜不到任何的线索。

    肯定是龚亦尘做好了准备。

    只是千算万算,没有想到最后还是露出蛛丝马迹,衣服上的孔是最大的致命点。

    “嗯?”

    “怎么可能!”

    看着有些委屈的龚亦尘就这么坐在板凳上,身上的肌肉线条十分的明显,几乎可以堪称完美。

    可为什么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样呢?

    龚亦尘身上的皮肤非常的好,甚至让旁边的薛家两姐妹都有些小小的羡慕。

    雪白的肌肤上没有任何的伤痕,更别说被枪击中的枪眼。

    “靠!你这人太可恶了吧,我不就在公安局里和你有些冲突,你这上来就扒我衣服,警察难道就可以为所欲为么!”

    还别说,龚亦尘现在这幅委屈可怜的样子,真的是表演的活灵活现,就差眼睛里再多几滴泪水,那样就更加的完美了。

    “对,对不起。”嫣寒嘴上结结巴巴的说了声。

    内心虽然十分的纳闷,可是这事实就这么摆在她的面前,龚亦尘身上没有枪口,那也证明了和案发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

    “还不下来啊,你这样都快走光了,下次记得穿一条长裤。”

    龚亦尘的提醒让嫣寒反应过来。

    自己还这么一条腿压在他的身上,而今天的警服下身是条裙子。

    连忙将腿给收了回来。

    靓丽的脸上升起一抹羞红色。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真是丢人丢大了。

    自己这么多年的职业经验告诉她,龚亦尘衣服上的孔肯定是枪打的,但是为什么没有伤口?

    “对不起,这是我的失职,收队。”

    带着心中疑惑的想法,嫣寒仓惶离开了这里,一众警察也跟随着离开了别墅。

    薛玉珂手上还拿着手机,美眸中闪烁着各种不可思议的神情。

    “哇!臭流氓,赶紧和我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会法术,不对,你肯定是会法术。”

    薛丹兴奋的冲到龚亦尘的身前,那表情就像是十万个为什么一样。

    “嘿嘿,秘密,秘密,人在江湖飘,这身上再没点看家的本事,那我还怎么出来混?”龚亦尘洋洋自得咧着嘴。

    从龚亦尘到了这里后,给薛玉珂所带来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每件事情都是那么让人惊叹。

    要说他是神医,能够将爷爷给治好,这已经是一个奇迹。

    那他身上的伤口怎么解释?

    昨天晚上她可没产生幻觉,包括丹丹都能清楚的看到取子弹的时候,那身上血淋淋的场景。

    “哎呀,臭流氓,你说嘛,我从来都没有求过别人,你就告诉我呗,快说嘛。”薛丹连撒娇的功夫都用了出来。

    只不过这点对于龚亦尘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不好意思,我不吃这一套。”

    一句话像是打翻了薛丹内心中早已燃起的熊熊热火。

    “不过嘛。”龚亦尘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吊急了胃口。

    薛丹立即说道“不过什么呀,你快说,只要是正常的愿望都可以满足你。”

    薛玉珂在旁默默不语,她同样也想知道这些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愿望都可以?”龚亦尘微微眯眼,眼睛在薛丹的身上上下打量着。

    面对这裸的目光,薛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小白兔,在大灰狼的面前暴露无疑。

    不自觉的身子朝后缩了缩。

    “额,咳,你躲什么躲,我对你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你这样子。”龚亦尘哒吧哒吧嘴摇了摇头。

    薛玉珂被逗得有些想笑,伸手微微遮住嘴。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没什么兴趣,我丑么?我不性感么!我身材不好么!外面喜欢我的男人多了去了。”薛丹气呼呼的回道。

    她都还没有说话,龚亦尘就这么一巴掌把她给打在了地上。

    看着气呼呼的薛丹。

    把一个小美女气成这样有些过了,龚亦尘连忙说道。

    “行了行了,你这嘴撅着都快能挂酱油瓶了,我说不就行了。”

    听到这番话,薛丹这才恢复了正常。

    她似乎没有发现这一个现象,一直以来,不管在任何地方,她都是以公主身份般的存在。

    可是和龚亦尘就这么接触短短的时间内,没有一次是占过上风,每次都是被压的很惨。

    “呐,我说了。”

    两女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

    “客厅的这些血,我一大早起来的时候就全部收拾好了,包括外面的车内和地上,谁叫我比较专业呢。”

    “那我们的衣服?”薛玉珂这时候冒了句。

    “一起销毁了,你们那种材料的衣服不好洗,我这衣服比较好弄。”

    “……”

    意思是龚亦尘拿了她们的衣物,然后就这么直接销毁了?

    薛丹感觉头有些晕,那些衣服她才两次,就这么被直接销毁?薛玉珂也有些无奈,但要是没有龚亦尘这样做,今天可就要被查出来了。

    对于这一点,也算能够谅解吧。

    “额,你这是什么表情。”

    龚亦尘察觉到薛丹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太对。

    “你,还,我,衣服!”

    “……”

    “我去!你能不能好好的,不就是一件衣服么,大不了我赔你就是了,一件衣服而已。”龚亦尘连忙打住了她的话。

    “好啊,一共两万八。”

    “不就是……多少?额,这个……”龚亦尘面部露出一丝窘相。

    两万八对于他来说真的算是小的不能再小的钱了。

    可是现在才想起来一个问题。

    那就是每次赚的钱好像都在老头子那里,这次自己过来身上还不超过十元。

    “咳咳,小丹呐,我们商量个事呗,你看你这衣服也穿过了是不是,这衣服就是用来穿的,只有坏了才能换更好看的衣服。”

    龚亦尘这么说,薛丹微微点了点头,这说的有道理。

    “不过这和你还我钱有什么关系呢?”薛丹眨眨眼问道。

    一脸尴尬的龚亦尘有些不好意思的呲着牙笑了笑。

    “这衣服都穿过两次了,那价格肯定有所变动,要不然这样吧,给我打个折扣,算我赔你十元怎么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