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再遇警花

    “看来薛小姐平常还是挺忙的的,贵人多忘事,我们昨天在警察局见过面,现在我们需要进去调查下,请配合。”

    嫣寒对着后面吩咐了一声,几名警察直接强行进入了房间,薛玉珂想要说什么都没用,对方有搜查令,属于正当办公。

    嫣寒一同朝里面走了进去。

    “哟,这么巧啊,没想到在这里都能够碰到。”

    顺着声音望去,嫣寒似乎有些纳闷。

    怎么在什么地方都能见到这个混蛋?

    而这家伙不仅和薛家大小姐在一起,坐在那的还有一个美女。

    看到这,嫣寒不由的啐了声,果真是个色魔,简直太花心了。

    看来这有钱人的私生活也挺混乱。

    不过今天是有目的性过来的,正好一起调查。

    “姓名。”

    板着脸的嫣寒走到龚亦尘身边询问道。

    “你不是知道我的名字么,怎么,你这做警察的难道这点记性都没有?那些公式的话咱们就能不能不问了,大家也算是相识一场,都是朋友,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龚亦尘没个正经的说道。

    “有什么问题赶紧解决,一会我们还要回公司,请不要耽误时间。”薛玉珂从那边款款走来。

    身上不由的散发一股气势。

    丝毫没有什么因为顾及对方是警察的身份。

    面对薛玉珂的强势,嫣寒也有这么不好多说,不管如何,她只是过来调查案件。

    言归正传。

    “昨天晚上在820山路上发生了杀人案,根据调查,这帮人是某个黑势力组织,其中一人死亡,其余人重伤。”说完嫣寒便望了望坐在那的龚亦尘。

    可对方没有露出任何表情,甚至表现的很从容,这让嫣寒有些失望。

    “杀人案?这个我们有什么关系,这话可不能乱说,如果给外界的媒体知道,我们公司会因为的一面之词而造成重大的损失。”

    “薛小姐,别误会,你这样莫名其妙的给我扣那么大顶的帽子。”面对薛玉珂的强势,嫣寒说话不紧不慢。

    “根据我们勘察和摄像头表明,昨天晚上从上山路口只有出事的面包车和你的奥迪,我们过来也只是为了调查更多的信息,这点请别介意。”

    “事情绝对不会给外界知道,贵公司的名誉我们也不会去损坏,毕竟我们也是为了社会和谐。”

    面对着警察的搜查,薛玉珂的心也渐渐的提起来。

    房间内这么干净,或许是因为龚亦尘处理的,可是楼上的洗浴间内还有她们沾血的衣服,昨晚到现在都还没有收拾。

    嫣然嘴角微微挂着笑容,似乎这所有情况都掌握在手中一样。

    “房间内没有任何的发现,一切正常,”

    “这边也一切正常,没有任何情况。”

    别墅内的警察纷纷来到门口汇报,在整个房子内并没有任何的发现。

    嫣寒皱起眉头四处看了看,根据昨天的线索,这件极为恶劣事情必然和薛玉珂她们有关联。

    伴随着一个个警察的回术,依旧没有任何的线索发展。

    薛玉珂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只要没有任何发现那是最好的,这样龚亦尘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现在搜完了么?如果没事的话请离开我的房子。”薛玉珂冷声对其下了驱逐令。

    “大妹子,有时间记得常联系,别忘了你身上还有那个病,我可以帮你治好。”龚亦尘笑眯眯的说了声。

    身上的病?身上什么病?难道两人之间有什么接触?

    众人好奇的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下嫣寒。

    这让嫣寒浑身有些不自在,被这样看的实在是有些不舒服。

    没有任何线索,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意思。

    “薛小姐,打扰了,这件事情或许是有其他的因素存在,不过后面如有什么线索的话,请及时告诉我们。”

    说完嫣寒又望向龚亦尘说道“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

    有事情,绝对有事情。

    周围的警察们,一个个开始发挥各自的脑洞,平常火爆的嫣警花可是冷冷冰冰的。

    和男生说话根本就不会超过几句,而今天和这小子聊了不少句,其中的意思还很让人难琢磨,这就有点意思了。

    就在说完准备要走的时候,嫣寒忽然间停住了脚步,眼睛也是一直望着坐在那的龚亦尘。

    “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

    这是什么样的要求?

    龚亦尘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拜托,你这到底想要干什么?没事干让我脱什么衣服,着急也不能这样吧。”

    嫣寒恼羞的冲了过去,看这架势似乎是要扒衣服。

    一边的警察们略显尴尬,要说他们的警花和这小子没关系,打死他们都不信,不过的确有些急躁了。

    “你这女流氓想要干什么!”

    薛丹早就不能忍了,不知为何,她比较讨厌这个女警察。

    “你告诉我,你衣服上为什么会有枪孔。”

    嫣寒咬着牙口不松,要不是龚亦尘说话,她的注意力都还没有注意到龚亦尘的身上。

    恰巧昨天晚上,案发现场发现了一把手枪,不远处的地上则是干涸的血液。

    现在这一切全部都能联系在一起。

    听到枪这个敏感的字眼,所有警察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龚亦尘的身上。

    哎!

    薛玉珂十分的无奈,刚刚这警察都快要走了,龚亦尘冷不丁非要插句话。

    这下好了,直接引起了注意力。

    衣服上的血可以洗掉,可是这身上的枪伤还在,再怎么解释也没办法了。

    连忙给小妹示意了下眼神,她得赶紧给父亲打电话,这种情况她已经无法解决了。

    “立刻将衣服脱了!不然对你采取行动!”边上的男警察警惕的盯着龚亦尘,深怕做什么小动作。

    “真是的,非要让我脱衣服,我这衣服上有洞怎么了,家里穷没钱买衣服,你们没穿过破洞的?”龚亦尘摇了摇头。

    嫣寒没有和他废话,冲上前去膝盖顶住了压住了龚亦尘的大腿,修长的手臂抓住他的衣服向上一掀。

    ……

    安静,整个房内静悄悄的。

    龚亦尘的衣服就这么给扒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