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我江长空,也能让你们全都盘着!

    矿脉区域,血流成河。

    一具具尸体倒在血泊中,早已没有生命气息。

    星光交织,照亮四方,刀光剑影,寒光交错,用尽生命在争夺。

    几群武者,厮杀在一起,只为争夺矿脉所有权。

    “为何不珍惜自己性命?”

    一声轻叹,骄阳初升,温暖和煦,一道人影头顶骄阳,踏空而来。

    伴随着人影到来,星力动荡,无边压力席卷,厮杀的人群身子一沉,犹如大山压身。

    “江长空?”

    武者们仰头望去,目光惊骇地看着来人。

    踏空而行!

    “你当真已经破入高阶?”

    一位武者面色凝重,带着一丝惊惧。

    “高阶还远。”

    江长空淡然一语,御空而下,无边星力波及,武者们身形连退,其中弱小者直接飞了出去。

    “你也要这矿脉?”

    星灵武者身形连退十余米,才堪堪稳住身形。

    “自然。”江长空收敛星力,神态漠然:“相信你们也清楚,以你们的实力,不可能染指这条矿脉。”

    “就算是我们无法染指,也不能由外省染指。”一位中年星灵冷声道。

    话音一落,就有人不满了,一名青年冷冷道:“大家各凭本事,安定省没资格掌控大型矿脉。”

    “外省?”

    江长空眉头一凝,嘴角浮现一丝笑容:“我赞同他的话,各凭本事。”

    中年星灵神色一沉,面带冷色:“江长空,你孤身一人,还能与安定省为敌不成?”

    “就是,你实力是强,但你只是一个人。”

    “我们安定省,星灵顶峰多得是。”

    安定省的武者们,纷纷叫嚣起来。

    “说的你安定省多厉害一样。”青年嗤声道:“现在还未真正开始,到时大省星灵顶峰来了,你们安定省能有何办法?”

    “这位兄弟说的有理,现在还未开始,你们又何必争斗?”

    江长空淡笑道:“再者,论定矿脉归属,也是我们这种星灵顶峰说了算,你们,想太多了。”

    “好胆色,你真要一人争夺矿脉?”青年惊疑道。

    “有问题?”江长空反问道。

    “那你要面对的,不只是安定省,还有我们大省来的星灵顶峰。”青年沉声道。

    江长空平静问道:“你是哪一家的?”

    “瑶光商会,武道会成员,许渊,我不过是个马前卒。”

    青年拱手道:“姚梦会长提起过你,不愧是会长推崇的高手。”

    “姚梦?听说她也来了,不知到了没有?”江长空淡漠道。

    “已经到了,正在姮永星和李长天那里作客。”许渊道。

    “嗯,本会长也该去见见老朋友了。”江长空轻轻点头,摆手道:“散了吧,这种无意义的动手,只会浪费生命。”

    “江长空,你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中年男子冷笑:“孤身插手进来,小心退不出去!”

    “哈。”江长空轻笑一声,御空而起,神色漠然:“当初一个云不归,能压服安定省,今日,我江长空,也能让你们全都盘着!”

    说完,不再多留,化作一道金光,离开矿脉区域。

    “狂妄,太狂妄了!”

    中年男子气的暴跳如雷,其余武者脸色也十分难看。

    什么叫一个云不归,能压服我们,你也能让我们全部盘着?

    许渊脸色也难看,因为,这话也包括了他们这些大省的人。

    但有什么办法?

    冲上去和江长空打一架?

    昨天晚上,这家伙可是刚砍死了一个星灵顶峰,人家有狂妄的资本!

    江长空御空来到研究所据点,此刻门户打开,云教授正和两位助理喝茶。

    “若曦姐。”江长空步入研究所,脸带笑意。

    “长空,你回来了。”汤若曦大喜,连忙招呼道:“快坐,我为你倒茶。”

    江长空取出战甲,交还给云教授:“多谢云教授了,今日归还。”

    云教授接过战甲,淡笑道:“你都没使用过,没必要言谢。”

    “这是这些天,我得到的星石,还请帮忙处理一番。”

    江长空取出星石,又要劳烦她们了。

    云教授点点头,收下星石:“接下来,你要参与矿脉争夺?”

    “嗯,现在应该还没到时候,该登场的人,都还没到齐。”江长空淡淡道。

    “你实力足够了,但势力不够,虽有江长月,却还是差了些。”云教授道。

    江长空点头:“势力不担心,等我拿了矿脉,江海自有人过来打理。”

    云教授摇头失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道:“江长月真没有对姮雪月下手?”

    “没必要,对她下手,我又没好处。”江长空眉头皱起:“云教授有没有什么线索?”

    “有些想法,但只是怀疑,不过,这毕竟与我无关,不想卷入。”云教授微微一笑,道。

    “若是能查到是何人所为,还请告知,此事牵连到江长月,总要有个交代。”

    江长空道。

    敢算计他,若是可以,那就宰了,若是找不出来,那只能算了。

    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

    若是能踏入星灵中期,应该能有稳压全场的实力。

    云教授沉吟片刻,道:“等我有更多线索,再说吧。”

    “云教授,不知你对罪域,了解多少?”江长空问道。

    云天山的毒,来自罪域,许星河现在有事求他,也关系到罪域。

    他现在很好奇,这个罪域究竟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云教授沉默,良久,才道:

    “罪域……这个不能轻易泄露,若你真能抢夺到矿脉,联邦会邀请你去,到时我在与你详说。”

    “也好,我先去姮永星那里,见见老朋友。”江长空拱了拱手,起身离开。

    “长空,现在姮永星视你为敌,你小心些。”汤若曦叮嘱道。

    “放心吧,若曦姐,高阶武者不出,云教授不敌对,谁都留不住我。”

    江长空自信地道。

    之所以算上云教授,是因为不知道这位教授有多少手段。

    若是取出机甲这玩意,高阶战甲什么的,他还真的没办法。

    云教授笑了笑,抛出一物:“将这东西带上,别被人发现,我有用。”

    江长空接过,这是个监控仪器,离开研究所,直奔姮家据点而去。

    姮永星现在也建立了据点,李长天,南天胖,姚梦都将据点建立在这里。

    除此之外,还有大省来的,也在这里建据点,与安定省的分开。

    江长空到来,一群人正在屋外坐着,商谈着姮雪月和矿脉的事情。

    他目光敏锐,还看见一个老熟人,季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