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陌 生 世 界

    上原镇,北秦西北边陲小镇,亦是秦羌交界之地,隔羌山而望的北边,便是被称为草原狼国的羌国。小镇虽处内陆北寒之地,规模也不大,然它北接北接秦川第一大关口——沽峪关,内傍横贯东西的上原河,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不仅产物丰富现今更是与塞外之人以物易物的繁荣小镇。说是塞外之人,却只包含两种,一种是偷偷混进关口的羌国人,一种是不远万里渡沙漠而来的外域之人。小镇虽然于几年前秦羌战乱中稍被波及但由于其深处偏远西北,远离中原战火,且又是北秦自古以来的边陲重镇,倍受“恩宠”,才能于乱世中求得不易的安宁。

    已至傍晚,街市上人来人往,仍旧热闹不减。横贯东西的街市两侧商铺林立,各种物件琳琅满目,红红绿绿挂着的剪纸贴花,各色齐全的布匹丝料,熠熠生辉的各色金银首饰……各间铺面都不大,胜在种类齐全花样繁多。晚膳时分,各家酒肆,茶楼,饭庄人满为患,连街角的酥茶摊,麻圆摊上都坐满了人。东边空地上杂耍卖艺的一圈一圈围满了吆喝不断的男女老少。店铺门口的各式灯笼一盏连着一盏,在晚风拂送下摇曳生姿,远俯而去,仿若一条红绸缎荡漾在羌山脚下。

    中元节至,街市西口的祈愿树上早已挂满了系着红绳的木牌,听说将心愿刻于木牌上,用力抛出,挂得越高,说明心愈诚,才能越灵验。

    “啊!落水了!有人落水了!”“快来救人啊!”一声声惊呼从祈愿树旁的水潭边传开,瞬间在欢喜的人群里炸开了锅,正在祈愿树前抛木牌的张大妈听到惊呼,连忙随人群一起赶到水潭边。却见人已被几个人合力捞了上来,正浑身透湿的躺在潭边,人已陷入昏迷,有人叫唤着跑去叫大夫,有人将她身体托起头朝下,不断拍打胸腹。“小玥?!”张大妈使力挤进人群,目光炯炯,借着不亮的灯火,一眼便瞧清了落水的人,禁不住一阵惊呼,“这不是欧阳嫂子家的孩子吗?”“怎的就落水了呢?”旁边一相熟的邻居大娘附和道:“哎,肯定又是一个人偷跑出来的!亏得今日人多,才救得及时!”言语间,只见仍在昏迷的姑娘,“噗”吐了一大口水,张大妈胖胖的身体费力挣脱人群,蹲在姑娘身边,拍打着她的脸焦急道:“小玥,醒醒,快醒醒啊。”终于,在张大妈粗大嗓门的召唤下,一双清丽的眸子缓缓睁了开来……

    在众人紧张的期待中,只见浑身湿透的少女涣散的瞳仁慢慢恢复了焦点。一双乌亮的月牙儿眼还没等众人有下一刻的反应,瞳孔猛然一缩,诈尸般倏的从地上惊坐而起,带起一阵劲风,这突如其来如临大敌的动作再加上那发白的嘴唇,凌乱的长发,在夜间给人的视觉冲击,着实在吓坏了周围不少围观的民众,齐齐倒退了半步。同样被吓了一跳的张大妈看着此刻熟悉又陌生的少女苍白瘦弱的小脸上满是惊疑戒备的神色,那双平日温吞胆怯的月牙儿眼此刻竟如鹰一般的犀利,寒眸从众人脸上一一射过,带着几分审视几分戒备几分疑惑,附着无数的冰霜,刺的人浑身颤栗。张大妈不由一慌神儿,完了,这孩子,不会被厉鬼附身了吧。围观众人被欧阳玥这瘆人的眼神射中,心下无端一紧,无由来便想要躲避。

    “这孩子是怎么了?”终于有胆肥的问了出来,“可别是撞邪了呀!”嘈杂的议论声中,欧阳玥大脑也在嗡嗡作响,她一如以往执行公务般,警惕地巡视了一圈周遭怪异的服饰,陌生的面孔,最后聚焦到自己明显小了一圈的身体和身上那套明显不是自己的并且湿透了的粗糙衣裙。瞬间月牙儿眼又猛地一缩,脸色白了黑,黑了白,满眼的不可置信,秋季的潭水还是有些冰凉,欧阳玥周身泛冷,全身的血液却沸腾的像是乍开的喷泉,一瞬间连喷带涌冲向大脑,似乎下一刻就要破颅喷出。

    “这是哪里?”“这些穿着怪异的是什么人?”“自己不是在执行任务的吗?为什么会在这里?”“和自己一起的陈博士呢?”……一连串的问题瞬间惊雷般轰炸了大脑,嗡嗡作响。“小玥!小玥?孩子,你怎么了?”“我是张大妈啊!”“小玥小玥?”张大妈担忧地看着眼前熟悉娇弱的小姑娘,神色是变了又变,最后断定这孩子肯定是溺水时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邪物附体了。忽然,“啪”,只听脆亮亮一声,众人还未看清她的动作,她就已经抬起右手,迅猛干练的,狠狠的,重重的,甩了自己一巴掌。那下手的狠绝,果断,仿佛打的不是她自己的脸。咝……看那小巧白皙的脸蛋立刻红肿了起来,众人不约倒吸一口凉气。张大妈瞪大了眼珠子,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回头定要说服欧阳嫂子请个神婆来驱驱邪!

    欧阳玥坚信自己在一个感官很强的梦里,对,是梦,很逼真的梦。然而重重的一巴掌真的把自己彻底打醒了,因为此时除了脸上火烧火燎的疼痛,眼前的一切她以为的幻像依旧如常,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依旧鲜活生动。周围的声音此起彼伏,愈发清晰了起来,“这孩子到底怎么了?”“不会脑袋里进水了吧?”“甭瞎说,肯定是吓坏了!”“快将欧阳夫人找来吧!”“是啊是啊!”噪杂的一道道声音入耳,让欧阳玥越发头大,仿佛有道无形的网将她困住,在慢慢收紧,勒得她有些窒息。她想大吼一声,谁能告诉她,这是尼玛神马状况?

    她努力平复下因太过惊悚而烦乱的心绪,只记得正在M国执行任务,自己当时救了陈博士,开车被一伙持枪歹徒一路追到了M国的某一公路上,然后连车带人被莫名的一股力量甩到了空中,随后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就失去了意识。难道是歹徒追上来撞死了他们?不可能啊?她记得他们的车当时离她的车还有一段距离。难道是那束白光把自己带到了这里?平行世界?多维空间?狗血穿越?怎么可能?她从来都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可是,看看自己这具明显小了一圈的身体,这及腰的长发,这不知何料的衣裙,忍不住就想发狂。事情太过诡异太过突然,就连一向训练有素沉着冷静的心理素质,此时都有些崩溃的征兆。她真想一头再栽进这水潭里,看看到底能不能再回去原来的世界。可仔细回忆下,依稀记得,当时陈博士混乱中喊了句什么“死亡公路”,难道陈博士的胡言乱语是真的?自己死了?不!不可能!她欧阳玥要死也得死的有价值,如此莫名其妙的死法实在让她觉得亏得慌!

    欧阳玥闭眼,深深的吸气,呼吸,如此反复了几次,给自己积极的心理暗示:没关系的,欧阳玥!你一定能回去!一定能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