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国 都 秦 阳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红墙交织,绿瓦错落。新建不久的北秦王城此时正沐浴在赤金色的霞光里,仿佛是一副天上人间的镀金画卷,美轮美奂,惊艳着世人的眼球。真可谓:上有天堂,下有秦阳。此时,秦阳城外不远的双蟒峰上,却有一个狼狈的身影孑然独立,喜极而泣。瑟瑟寒风吹得破烂的衣衫紧紧贴着他的后背,努力向前扯去,仿佛要将他好不容易站稳的身子一起扯落山下。此人,正是靠着一双烂脚,沿路乞讨,足足一月有余才走到秦阳的周进,眼看终于触摸到了高大的城门,他却生生按捺住心底的百味陈杂,忍着脚底磨烂的疼痛,费力登上这座不起眼的小土丘。他像个奇怪的孩子,脸上微笑却挂着泪,突然噗通一声,就见他朝着秦阳城的方向坚定的跪下,虔诚的伏地,低声呜咽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泣,就算几度濒临死亡都卸不下他的脆弱,但此时,就是控制不住的想将自己全身心的激动,数十日坚持所得,承载了许多莫名的情绪一宣而尽。

    他似乎从来就是这样一个执拗的性子,这个即将承载着他希望的地方,他不希望对这个神圣地方的第一印象是街边的摊贩商铺,不希望是车水马龙,更不希望是花楼美姬,这些似乎都太俗,不足以撑起自己满满的信念与期待。唯有这里,唯有此时,登高远望,将威严大气的北秦王宫尽收眼底,他实在想借点什么去抚平内心的惶惶与激动。那高大的宫墙内,数十座宫殿成正圆一圈一圈怀抱着正中间那座最大的宫殿,那就是至高皇权的所在!红墙绿瓦,飞檐走壁,宫殿前左右两根最显眼的石柱高高耸立,足足有四五丈之高,石柱最顶上各有一个巨大的石鼎稳稳矗立,向世人展示着它问鼎天下的雄心与胆略。刹那间,一股热血自周进心口涌上胸腹,直冲脑海。他满怀虔诚,敛色肃穆,苍白的脸镀了一层霞光,像极了一位严肃认真虔诚敬畏的朝拜者。原来这座城竟有如此魔力,只消一眼,便觉一颗心瞬间被激荡了起来,迎风招展!

    恩公说,去秦阳转转吧,也许秦阳需要你,也许天下需要你,能走到哪里全靠你自己!当时的自己或许还只是身在迷雾,但经历过贫穷,饥饿,家破人亡,甚至几番与死神擦肩而过后,仿佛这些痛苦与折磨慢慢凝聚成了一些前所未有的东西在脑海盘桓,以前他不曾深究,读书的最终意义是什么?这些天,那句话一直在脑海浮荡,一路走来,他想过许多,什么高官厚禄光耀门楣,这些只不过是天边虚浮空洞的云彩,还不如救济别人,让他人暂时不用饿肚子来的踏实。迷雾渐开,他的黑眸更加澄澈。他坚定地望着远方,不知宫殿里那个雄霸秦川,一手结束内陆多年战乱的男人会是个什么样子,他不禁有些好奇,有些期待………

    数十余年前,秦川内陆大地还分布着大大小小二十余个诸侯国,为了争夺更多的土地、财富、奴隶,各国之间,征战不断,烽烟不休。而那时的北秦还是众多诸侯国里一只游走在羌山脚下的沉默的小羊,连叫都很少叫,更何况咬人。没人以为它能基因突变,翻起半点浪花,尤其在北晋,北魏,北韩这些体格雄壮的恶狼面前。然而,自十数年前,毗邻的南秦得意洋洋地拽了一把小羊的尾巴,将两国相交隶属北秦的洛城屠了个精光,这只沉默的平时只会打哈哈的小羊突然就扯掉了多年穿着的伪装外衣,凶性大发,仅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强悍无比得吞掉了南秦那只狐假虎威的狐狸。紧接着,一鼓作气,挥军南下、西征、东伐,巧妙施展合纵,连横,短短五年的时间,就生生打残了比之大数倍的北晋与北魏,将昔日气焰嚣张的北韩逼得四处流窜,剩下的十数个弱小的阿毛阿鼠国尽数臣服在它的铁蹄之下。没有人知道它的粮草军队武器如何而来,更没有人知道它的勇气与力量是从何而来。此后数年里,经过血与火的洗礼,这只小羊,摇身一变,成了一只威气十足的北方巨狼。从此,任谁也难再相信它是只会吃草的羊,披着羊皮的狼,即使披了羊皮也还是一只狼!

    周晋相信,那座深深宫殿里的至尊男人绝对是位隐智的大才,还有他身后那星台二十六将,就像此时眼前巍峨的宫殿一般,沉静肃穆里藏着暗芒!也不知远方的恩公可安好,虽尚不清楚他的身份,迟钝如他,却也猜得出他与这深深宫殿脱不去的几分关系!不知前路深几许,不知壮志可凌云!既然恩公给了他新生,那他就要不负于他,勇敢地坚定地走下去。

    拖着踉跄的脚步缓缓下山,他像一位出山的小道,坚定地颠向那繁华无尽的泱泱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