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序

    秦元二八零年,对于饱受动荡战乱之苦已近半个世纪之久的秦川大陆来说,实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年。就在这一年,那个扛着仁义的大旗,喊着还民于安的口号,东征西讨,战无不克的北秦小国终于以最后一场堪比完美的战役,结束了秦川内陆长达数十年的纷纷战火。仅仅用了十余年的时间便一鼓作气,打破了王国林立,遍地开花,相互倾轧,纷争不止的混乱局面,摇身一变,成为雄霸一方令人望而生畏的强大帝国。而这其间,无数的英雄故事,无数的经典战役,放在史官们的笔下,却也仅有寥寥数语可供后人参详:始帝隐慧具大才,携五府以去乱世,领贤良以安臣民,轻徭薄赋,还田于民,集权合币,兴礼教文,创太平建伟世,千秋功业,谓之北秦第一大皇。

    硝烟止,战火停,金戈休,纷乱息,天地苍茫,许多人却仍旧欢喜不起来。战乱、纷争绵延得已经太久太久,久得似乎已耗尽了人们的气血,耗尽了天地的精华,久得人们早已忘记安宁是怎样一种气息,和平怎样一种体验。他们只知道,眼下自己的生活永远只能是这种要死不活,每日行走在地狱边缘的煎熬与折磨……

    对于秦川内陆尤以河北河南两道尚存一息的普通百姓来说,这一年的日子,实是愈发的让人绝而望之,望而绝之。烂街上,破屋里,饿死的尸骨越积越多,役病到处蔓延,疯狂收割着幸存的生命,一群接着一群,似乎永远也不会停下来,直至空气中不再有呼吸,不再有哀鸣。当活着的人吊着最后一口气终于拖到战乱停止的那一刻,真正的考验似乎才刚刚开始。

    战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背负的却是太多太重的东西!它考验的不仅仅是个人意志,团队意志,更是对政权、对土地、对自然种种方面的考验。诸侯国连年征战导致的青壮年数量直线下降,干旱,蝗灾频频出现致使田粮歉收,加之赋税,徭役的繁重使得各地暴乱此起彼伏,绵延不断……天灾人祸,民不聊生!乱世再莫如此,生命再无此之卑贱!但见沙场死,谁怜家中孤!出门无所见,十室几人在?死神的气息笼罩在内陆大地的上空,阴霾恐怖,叫人心神胆寒!

    自古以来,战争巨大的破坏性总是开始于最底层的贫苦百姓。如果说刀枪剑戟,血肉横飞的战场是修罗之地,那十室九空,饿殍遍野的战争大后方无疑是人间最大的炼狱。动乱数年之久,原来,让人倍感恐惧的不是战死沙场,埋骨他乡的哀凉,而是在饥寒交迫,贫病相加里的痛苦里慢慢生煎苦熬,绝望无助地接受死神的审判!意识与肉体的分离,有多少人能撑到下一个的黎明的到来,又有多少人能看到下一个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