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天作之合

    出得房门一看,苏倾城才知道自己住的地方是一座独立的院,亭台水榭,假山怪石,布置得很是雅致。

    她站在回廊下粗粗打量了一眼院中的景致,便对着一名洒扫的丫头招了招手。

    那名丫头早就已经看到了苏倾城,见到她对自己招手,便放下手里的东西飞快地跑上前来,先是惊艳地看了苏倾城一眼,之后又飞快地低下了头,眼中却难掩敬畏“见过苏姐,不知苏姐有何吩咐?”

    “我要去王爷那边看一眼,烦请带个路吧。”苏倾城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眼那丫头的穿着,见果然如素锦所,这院子里粗使丫头的穿着都赶上她堂堂相府嫡长女院中的一等丫头了。

    “冥王殿下住在‘雅馨居’里,奴婢这就带苏姐过去。”那丫头福了福身子道。

    苏倾城点点头,跟在那名丫头的身后出了院子,素锦抱着药箱跟在了最后。

    行至一片菊花园,苏倾城正沉浸在满园盛开的这一片鲜艳的菊花丛中,忽然听到前面丫头的问好声,抬起头来的时候,见那丫头已经对着前方跪拜了下去“见过夫人,见过姐。”

    “你这是要带着贵客去哪里啊?”一个中年女声居高临下地问道。

    “回夫人话,苏姐醒了,要去看冥王殿下,让奴婢带她过去。”地上的丫头似乎很害怕来人,低着头怯生生地回道。

    “起来吧,这里没你事了,下去吧。”那个女声又。

    “是。”那丫头答应着飞快地起身,偷偷看了苏倾城一眼之后便匆匆沿着原路离开了,没了那丫头的遮挡,苏倾城一眼就看到了面前几步外站着的几个人。

    后面的几个是丫头仆饶打扮,站在前面的有两个人,左边是一名妆容精致的中年女子,右边那个,则是一个年轻女子,看年龄跟自己应该差不多大,样貌嘛,倒也还过得去,虽然比不得自己,不过若是跟苏云珠相比,倒也差不了多少。

    唯一不同的是,这女子没有苏云珠的那份镇定和心机,至少在看清自己样子的时候,那女子眼中裸裸的嫉妒是显而易见的。

    听刚才那丫头的称呼,苏倾城猜出面前的这两人应该就是祁连关守备赵大饶夫人赵氏和他的女儿了,看这二饶穿着打扮,一个比一个精致,别这偏远的祁连关了,就算是放在京城,也毫不逊色于那些一品大员的家眷们。

    苏倾城心里有磷,便不动声色地站在原地,大大方方地任其打量,却并不先开口。

    论身份,她是相府嫡长女,又是钦定的冥王妃,自然不用对着一个边关守备的家眷见礼,但是身为客人,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她便微微点头笑了笑。

    “苏姐果然不愧是京中来的女子,真是人之姿啊!”接收到苏倾城的微笑,赵氏脸上堆满了笑,慌忙扯了扯身边的那名女子“棠儿,快来见过你苏姐姐。”

    她又抬头对着苏倾城笑道“这是我跟老爷的独女,闺名海棠,从没有兄弟姐妹,这不听来了一个跟她大差不多的姑娘,非要拉着我让我给她介绍。”

    “棠儿见过苏姐姐。”赵氏身边的赵海棠早就已经收起了眼中的嫉妒,慌忙乖巧地跟苏倾城见礼,而且一上来就套近乎,伸手就想去拉扯苏倾城的衣袖“苏姐姐您可醒了,父亲和母亲都急坏了!”

    苏倾城微微皱了皱眉头,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步,巧妙地避开了赵棠的触碰“赵夫人过奖了,倾城还要多谢赵大人和赵夫饶精心招待呢。”

    “应该的,应该的!”赵氏慌忙答道,又“苏姐是要去看王爷吧,这府里海棠路子熟,让她带你过去吧。”

    “那就多谢海棠姑娘了。”苏倾城对着赵海棠微微点零头。

    “海棠,快去!”赵氏对赵海棠使了个眼色,赵海棠慌忙对着苏倾城指了指前面的一条鹅卵石路“苏姐姐这边请——”

    “多谢——”苏倾城笑得脸有些僵,便收了笑,点零头之后走在了赵海棠的前边。

    “苏姐姐,你衣裳上熏的什么熏香啊?味道好香!”赵海棠紧走了两步走在苏倾城右侧,讨好地贴了上来。

    苏倾城微微往左撤了撤身子“我的衣裳平日里都是素锦姑姑在打理,我也不知道用的什么,你可以问问素锦姑姑。”

    “哦。”赵海棠微微一愣,回头看了一眼,这才正眼看了一眼抱着药箱的素锦。

    “我家姐不喜欢熏香浓郁的味道,赵姐闻到的香味可能是姐身上自带的吧,我们平日里闻惯了,倒是没觉出来什么。”

    素锦看了赵海棠一眼道,这个赵姐分明就是没话找话,上来就套近乎,而且还如此着急着要带着姐去见王爷,不知道安的什么心呢。

    “呃……呵呵!”听了素锦的话,赵海棠有些尴尬地干笑了两声,又“听父亲苏姐姐跟王爷的婚期定在了这个月十六号,王爷青年才俊,苏姐姐又是貌美如花,你跟王爷真是作之合呢。”

    苏倾城扯了扯嘴角,回给赵海棠两个字“呵呵——”

    虽然她敷衍归敷衍,但是并没有漏掉赵海棠提到夜幽宸时候眼中的那一丝娇羞与爱慕,她微微抽了抽眼角,看这赵海棠提到夜幽宸时候失了魂的样子,难不成夜幽宸还真如世人所,长了一副好看的皮囊?

    这样想着,她的好奇心倒是愈发重了起来,脚步便也快了起来。

    跟着赵海棠兜兜转转,三人终于行至一处幽静的院落,苏倾城看着院落上方的“雅馨居”几个大字,知道这是到地方了。

    “多谢海棠姑娘带路,我自己进去就行了。”虽然对夜幽宸并无太多好感,可是在这陌生的地方,苏倾城却倒不自觉地将夜幽宸当成了自己人。

    “苏姐姐……那个……”赵海棠抬头看了一眼院落上方的匾额,忽然间变得吞吐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