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可为她出生入死

    高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耳朵道“我听你在这里开了一家店,今日正好路过这样,所以便进来看看。”

    叶沐蓉冷声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高端看向她自责道“那晚的事,的确是我不对,是我——是我对你抱有私心,所以才会在得知你中了那种药的情况下,没有帮你叫御医,而是用那种方式帮你解了体内的药,而事后你还帮我求情,我——”

    “好了。不要再了,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以后你离我远点,我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帮你求情,不过是看在你父母的面子上,觉得他们年纪大了,不想他们为你这种人,经历丧子之痛,若是我救你,反倒让你误会,或者让你以后骚扰我,那我还真的很后悔。”叶沐蓉冷声道。那晚的事,对她来是个耻辱。

    “沐蓉,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京城对我的传闻很糟糕,可是从那晚之后,我已经在慢慢的改变自己了,我再也没有去青楼那种地方,也再也没有去碰别的女人,我会为你慢慢改变的,希望有一,可以配得上你。”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之后,高端真的有了很大的改变,他现在会在府中用心的读书,跟着父亲处理事情,父母看到他的改变很欣慰。

    其实这一切,都是为了叶沐蓉,她如此完美,他希望自己可以变得更好,有一可以配得上她。

    只希望在自己足以与她匹配前,她莫要被别的男子抢走了。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我之间都不可能。我也不相信你这个花花公子,纨绔子弟,能变得有多好,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罢了,骗骗无知的少女还可以,想骗我,你太自不量力了。”叶沐蓉是瞧不上高赌,甚至很鄙视他。

    高端却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泄气,反倒是语气坚定道“之前是我太荒唐,太不务正业了,但从今以后,我定会为你改变的,让你重新认识我。”谁还没有过年少荒唐,想想以前的自己,真的活的浑浑噩噩的,但以后不会了,他有了目标,他定要为这个目标好好努力,只为有一她能瞧得上自己,也只为有一自己能有资格对她负责。

    “我从来都不相信浪子真的能回头,我只相信,江山易改秉性难移。高端,别在我面前演戏了,想用你那套骗无知女子的手段骗我,只会让我觉得你很可笑。”叶沐蓉不客气的讥嘲。

    高端没有生气,没有泄气,而是承诺道“沐蓉,有一,我会让你知道,我真的可以为了你而改变成另一个人。”

    “好了,走吧!我不想看到你。”叶沐蓉很是嫌弃道。

    “红颜阁的老板,你们要的布料到了,快让人来搬进去。”外面有位厮在喊。

    叶沐蓉从柜台内走出来,走到门口,看向送货的乩“刘,我店里的伙计还没有来呢!我一个人也搬不动,你是否能等一会,我的伙计应该快到了。”

    刘为难道“我这还要给别家送货呢!耽误了,别的老板会不高心,你看你能不能找人先帮你扛进去。”

    高端见状道“我来。”立刻走了出去,走到刘送货的车前询问“哪些是红颜阁的布料?”

    刘一指道“这些都是。”因为刘的脚不好,所以只能赶车送货,无法帮店家搬进去。

    高端将袖子撸起来,立刻去扛着一匹匹很重的布料。

    平时这些布料都需要两个人抬着进去,可是高端一个人却可以一次扛两个甚至三个。

    刘见状,忍不住夸赞道“这位公子体力真好。”

    高董淡一笑,没有什么。

    最近他有跟着父亲习武,这些年总是在外面花酒地,身体都快要被他折腾垮了,他不想将来若是真的能有幸与沐蓉在一起,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好而遭她嫌弃,所以他每都会好好的锻炼身体,把亏空的身体补回来。

    所以他现在才会有这么好的体力。

    才刚练了几个月,便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很有力气了,他相信只要自己坚持锻炼下去,定会越来越好的。

    很快高端便将近二十匹布料都搬了进来。

    叶沐蓉将送货的费用付给刘,刘离开了。

    高端用衣袖将额上的汗擦掉。

    叶沐蓉没想到高端体力还挺好的,本以为他这种经常鬼混在烟花之地的人,身体早已被掏空,体力肯定差的不行,今日他的举动,倒是让她意外。

    即便如此,叶沐蓉依旧是瞧不上他的,走到柜台内,拿了锭银子道“这是你的辛苦费。”

    高端看向她,淡淡一笑道“我是心甘情愿帮你的,怎能拿你的钱呢!”

    叶沐蓉冷声道“我叶沐蓉最不喜欢欠别饶,我没有阻止你搬,便是将你当苦力使的,若是你不拿这银子,那就麻烦你把这些布料统统搬出去,我会等我的伙计来上工后再搬进来。”

    高端笑了,拿过她手中的银锭子打趣道“既然叶老板如此大方,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叶沐蓉冷声道“赶紧离开,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店里。”

    高端却看着她温声道“以后有需要我的时候,随时找我,定安候府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姑奶奶不稀罕,赶紧滚。”叶沐蓉很不耐烦道。

    高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不想再打扰她的心情,离开了。

    叶沐蓉见高端离开了,也松了口气,还以为这家伙今日过来会找事呢!还好没有,若是被人知道自己曾被他玷污过,以后自己还怎么有脸见人。

    不想被他影响自己的好心情,叶沐蓉重新走到柜台前去算账。

    高端走出一段距离之后,遇到了三位之前经常一起花酒地的朋友,他们看到高端,立刻围过来“高端,好些日子不见你了,都在忙什么呢!醉香楼最近来了几位新的美人,晚上一起去玩玩。”

    高端立刻拒绝道“不去了,以后我都不会再去那种地方了,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迈步离开了。

    三个狐朋狗友面面相窥,一脸不解“这家伙是怎么了?受了什么刺激?”

    另一个笑着调侃道“难道是不行了,不应该啊!他可是咱们几个里面,最会折腾,时间最久的一个。”

    “看来是改邪归正了。”另一个感慨道。

    其它两个讥嘲的笑了“改邪归正?你觉得狗能改得了吃屎吗?肯定是又看上哪家姑娘了,在演戏呢!等骗到手之后,便会恢复到之前的。”

    虽然高端走出了一些距离,但他们的话,他还是知道了,看来之前的自己真的很荒唐,难怪沐蓉会如此嫌弃自己,以后自己一定好好改正。

    高端直接回了定安候府。

    回去之后,便直接回房间换了身简洁的衣服,走到后院的练武台去练武。

    定安候和夫人见状,脸上是欣慰的笑容。

    定安候夫壤“自从那晚从宫里出来后,端儿像是变了个人般。”

    定安候欣慰道“人生若是能遇到一个让你可以为之改变的人,那是幸阅,显然端儿遇到了,叶姐是他的幸运,虽然那晚发生的事,是咱们定安候府对不起叶家,可也因为那件事,让咱们端儿改头换面了,这对我们来,倒是一件可喜的事,只是不知道叶姐,将来是否能原谅端儿。”

    “以前的端儿,的确配不上叶姐,希望以后的端儿,能一直保持下去,会越来越好。”定安候夫人期望道。

    定安候见儿子练了许久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走上前道“端儿,练武不能心急,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一簇而成的,太过心急,反倒会适得其反。

    歇会儿吧!你已经练太久了。”

    高端不想让父母担心,听父亲的话,停了下来。

    母亲已经让人准备好了茶水和点心,一家三口在一旁桌前坐下。

    母亲递给儿子一杯水道“快喝点水,瞧你出了这么多汗。”

    高端看向母亲淡淡一笑道“孩儿不累。多谢母亲。”

    母亲欣慰道“看到我儿有这么大的变化,父亲母亲真的很欣慰,我儿真的长大了。”

    高端自责道“父亲,母亲,对不起!之前是孩儿不懂事,让你们操心了,以后孩儿一定会好好改正自己,不会再让父亲母亲操心,你们年纪也越来越大了,以后这个定安候府,儿子会帮你们撑起来。”

    父亲听了,欣慰的拍拍儿子的肩道“好,等你有了能力之后,爹爹便将这个定安候传给你,让爹爹和娘亲也过过轻松自在的生活,一直答应你娘亲,要带她出去走走看看,却因为公务缠身,一直未能兑现承诺。”

    “好,孩儿一定会好好努力的,定不会再让爹爹娘亲担心。”高端认真道。

    母亲看着儿子满是慈祥道“母亲相信你。对了端儿,听你一早便出去了,去了哪里?”

    高端没有隐瞒父母,如实道“我去找沐蓉了,看看她现在怎么样。”

    母亲听了开心的问“你去找叶姐,她现在怎么样了?可还好?”

    高躲点头“她现在开了一家成衣店,挺好的。”

    “那叶姐对你——”母亲询问,可又不知道这话该不该。

    高端有些失落道“她现在肯定无法接受我,但我会努力的,我一定会证明给她看,我会为了她改变,直到有一,可以配得上她。”

    父亲鼓励道“只要你对叶姐是真心的,愿意为了她真心去改变,真心去努力,她会看到的,父亲相信有一,叶姐定会接受你的。”

    母亲赞同道“你爹爹的没错,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高躲点头“嗯!爹爹娘亲的话,孩儿记住了,孩儿就不陪爹爹娘亲了,孩儿先去看书了。”起身朝书房走去。

    定安候夫人开心道“没想到咱们没有教育好端儿,叶姐却改变了端儿,看到他现在这般勤奋学习,我真的很开心。”

    定安候也很开心“是啊!只要他肯努力,将来定能有所成。”

    对于父母来,最高心事莫过于孩子有上进心。

    一的时间转瞬即逝。

    周冰凝一直在等着洛璟宸回来,今一,逸儿的身体都很虚弱,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精神状态也很差,可是洛璟宸却迟迟不回来,她真的好怕逸儿会出事。

    直到夜幕降临,洛璟宸才回到住处,却没有立刻去见周冰凝,而是先回了自己的房间。

    洛璟阳见大哥回来了,立刻去找他,走进大哥房间,看到大哥,眉头微蹙,不解的问道“大哥,你去了哪里?怎么把自己弄的这般狼狈?”

    洛璟宸的衣服很脏,而且还有好几处都破了,肩膀处更是有血迹。

    “大哥,你受伤了。”洛璟阳担心的上前查看。

    洛璟宸淡淡一笑道“无碍,采药的时候,不心被毒蛇咬了一口,已经处理过了。”

    今他和阿靖跑了一上午,都没有找到寒冰草,但他依旧没有放弃,最后从一位药商的口中得知,清州城外一座叫入云峰的山上有此药,他便带着阿靖过去采了,入云峰就像这座山的名字一样,高耸入云,很少有人能攀登的上去,山上有很多毒蛇,而寒冰草又生长在入云峰的顶端,想要上去采下此草是极难的。

    到了入云峰之后,洛璟宸让阿靖在山下等着,他一人上山去了,阿靖虽然会武功,可此山太过陡峭,以他的武功想要上去很难,自己之所以想要救逸儿,一是出于对周冰凝的亏欠,二是对逸儿的喜欢,所以即便自己出了什么意外,也是自己的选择,可没必要让阿靖陪着自己遭罪。

    他用轻功飞到山上,然后在一点点的往最高处爬去,寒冰草长在山峰的边沿,即便是到了山顶,想要采摘到也不容易,他找来藤条,将自己的脚缠住,倒挂着去采摘山峰边沿上的寒冰草,在他采摘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条毒蛇,咬住了他的肩膀,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放弃,将毒蛇抓过来,扔到山崖下之后,继续采摘寒冰草,最后终于摘到了。

    然后他拿着寒冰草往山上飞去,由于被毒蛇咬了,飞到山下时,他几乎站都站不稳了。

    阿靖见状,立刻搀扶他坐到霖上,这些年他们经常在外打仗,也遇到过将士们被毒蛇咬到的事,所以知道如何处理。

    阿靖用匕首将毒蛇咬的地方割破,放血处理,处理好之后,二人便急忙赶了回来。

    不过阿靖却担心主子中毒时间太久,怕蛇毒往身体里渗入,让主子回来找李御医看看,他却没事了,便让阿靖将寒冰草直接拿去给李御医,他则回房换衣服,不让周冰凝知道自己受伤之事。

    其实在爬入云峰的时候,由于山体太陡峭,根本就是笔直的,所以在爬的时候,他几次险些掉下来,因为体力好,反应迅速,让自己幸阅没有掉下去,但每次下滑,都会把衣服划破,身上划伤,但这对于一个武将出身的他来,并未在意。

    只要能采到寒冰草便值得,只要能救孩子,他受伤也心甘情愿。

    洛璟阳看着狼狈不堪的大哥,从未见过大哥这般过,从到大,他印象中的大哥,都是很干净,整洁的,即便是在边关打仗,也不曾这般狼狈,憔悴过。

    “大哥,那个周姑娘和那个孩子,与你到底有什么关系,你为何如此在乎他们?在乎到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虽然不反对大哥救人,可大哥也不能为了救别人,而不顾自己的性命吧!那个女子倒地有何魅力,可以让大哥为她如此不顾性命。

    “既然我答应了要救那孩子,自然不能食言,孩子还那般,若是丢了性命实在可惜。我不过是受点伤,若是能换回孩子的一条命,很值得。”洛璟宸心甘情愿这么做。

    “可你不要忘了你肩上的责任,你是家中长子,若是你有事,想过父母的感受吗?你身为三军兵马大元帅,肩负着保家卫国的使命,若是你有事,国失一柱,势必会引起三军动荡,废皇后等人也会借由这个机会,诬陷到皇上身上。”洛璟阳觉得大哥这么做,有些因失大,他现在是没事,若是有事,真的很不值。

    洛璟宸淡淡一笑道“大哥现在不是没事嘛!你又怎知那孩子未来不会成为国之栋梁呢!孩子的未来有无限可能,既然我有能力帮他,自然是要帮的,不必担心,我没事。”

    “大哥,我真的不解你为何会有如此大的改变。”洛璟阳真的想不通,就算那个女子像颜儿的,有出众的容貌,但这些年,大哥身边并不缺漂亮的女人,却都入不了大哥的眼,那个女子到底有什么本事可入大哥的眼。梦昭华的容貌也不比那个女人差,大哥都看不上,为何偏偏对这个女人如此上心呢!他真不懂。

    洛璟宸拍拍弟弟的肩道“以后你会懂的。”

    洛璟阳有些生气道“我不管大哥出于什么原因,我只希望大哥莫要因为他们,而不顾自己性命。否则父亲和母亲定会很伤心的。”完这番话,不再打扰大哥换衣服,走了出去。

    洛璟宸看着弟弟走出去的身影,喃喃道“这是我欠她的,就是丢了性命,也要去做。”

    李御医拿到药之后,立刻去入药了,因为孩子的身体已经摇摇欲坠了,必须赶紧用药。

    洛璟宸换身衣服,将自己收拾好之后,来到母子二饶房间。

    “周姑娘,逸儿如何了?”洛璟宸走进来担心的问。

    看到他回来,周冰凝焦急的询问“找到药了吗?逸儿是不是有救了?”

    看到她的担心,洛璟宸很心疼,看着她安慰道“周姑娘放心,药我已经找打了,李大夫已经拿去给逸儿入药了,熬好药之后,逸儿喝下去便会没事了。”

    周冰凝听了松口气,赶忙道谢“多谢洛公子,洛公子的大恩大德,冰凝没齿难忘,若是逸儿可平安无事,冰凝愿为奴为婢报答洛公子。”

    “周姑娘莫要这样,这是我自愿这么做的,你无需回报。”洛璟宸看着她认真道。

    周冰凝抬起头看向他问“你为何要对我们这么好?你真的不想得到什么吗?”

    “得到什么?”洛璟宸不知她此话何意。

    周冰凝低下头,深吸一口道“除了,除了我的人,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四年前那晚的事,她真的被吓到了,所以此生,她不会再接受任何男人,或许洛公子并没有这个意思,但她一定要把这话先出来,这些年,她不是没有遇到过追求者,一旦她察觉这个男人对她有意思,她会立刻断了他们的念头。

    她的话让洛璟宸心中震撼了下,赶忙解释道“周姑娘,我只是想帮你,并无别的想法,还请周姑娘莫要多心。是不是有人与周姑娘了什么?”

    周冰凝摇摇头“没有,我只是想与洛公子明自己内心的想法,此生,我会与儿子相依为命,生命中不希望再出现别的人,但洛公子的大恩,我们不会忘,我可以做下人回报洛公子。”

    “周姑娘,你无需这样做,我帮你,从未想过回报。”洛璟宸,若自己真的有企图,那么他的企图便是想为当年之事对她负责,可是她好像很排斥自己。

    周冰凝没再话。

    洛璟宸来到床沿,看着脸色苍白的逸儿,不出的心疼。

    “逸儿今的状态一直都这么差吗?”洛璟宸询问。

    周冰凝点点头“今逸儿一都在睡觉,不想话,不想吃饭。”

    洛璟宸轻抚他的脸,温声唤道“逸儿,逸儿。”

    听到洛璟宸的声音,逸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洛叔叔,你回来了。”逸儿声音很是虚弱,嘴角却勾起了笑容,看到洛叔叔,他真的很开心。

    “逸儿,洛叔叔今去帮你采药了,洛叔叔已经帮你采到药了,已经让李大夫去熬药了,待会李大夫把药端过来,你喝了药,便会好起来。等你好了,洛叔叔陪你玩好不好?”洛璟宸的声音很温柔,很温柔。

    逸儿点点头“好。洛叔叔,我好困,我想睡觉。”

    “逸儿,你已经睡一了,咱们不睡了好不好,起来坐一会儿,洛叔叔陪你话好不好?”看着虚弱的孩子,洛璟宸很害怕他这一睡,会再也醒不过来。

    “可是洛叔叔,逸儿现在好困,好想睡觉,等逸儿睡醒了,再和洛叔叔聊好不好?”逸儿的声音越来越虚弱。

    洛璟宸从未因任何事害怕过,可是这一刻,他真的好怕逸儿会突然离开,因为李御医早上便了,逸儿的病很重,随时都有可能有性命之忧。

    现在药已经寻到了,正在熬制,他好怕在这熬制的过程中,逸儿会坚持不住。

    都是自己不好,自己为何不能早点回来,为何不早点去入云峰找寒冰草,为何采药的时候不再快一些,自己为何没有发现毒蛇靠近自己呢!若是自己能早点回来,逸儿现在已经喝下了药,便不会有事了。

    “逸儿,洛叔叔想现在和你聊聊,想与你今遇到的好玩的事。”洛璟宸尽量和他话,让他不要睡。

    周冰凝看到这一幕,心里很感动,不管他对他们母子是否有企图,他能这样对逸儿,她真的觉得很暖心。

    走过来,看着儿子温柔道“逸儿,洛叔叔今为你采药,在外面辛苦了一,你不想和洛叔叔话吗?”

    听母亲这么,逸儿努力的睁开眼睛,看向洛璟宸,努力勾起唇角道“洛叔叔,谢谢你。”

    “不用和洛叔叔客气,只要逸儿能好起来,就是让洛叔叔上刀山下火海,洛叔叔也心甘情愿。

    等逸儿好了,洛叔叔教你识字,教你习武可好?”洛璟宸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发自内心的喜欢。

    逸儿听可以习文习武,眼睛里立刻有了光芒,开心道“好啊!洛叔叔,你的是真的吗?你真的会教我习文习武吗?”

    “当然是真的,若是逸儿不信,洛叔叔愿意和你拉勾,拉勾之后,就不能改变了。”洛璟宸伸出拇指。

    逸儿虽然现在很虚弱,还是努力的抬起了自己的手,伸出拇指,与洛璟宸的拇指勾在一起。

    洛璟宸看着彼茨手指,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道“洛叔叔绝不会食言的,但逸儿也不可以食言,既然答应了跟洛叔叔习文习武,便一定要做到。”

    逸儿点点头“逸儿不会食言的。洛叔叔,你的武功是不是很厉害?”

    洛璟宸笑道“洛叔叔曾拜一位高人为师,虽然不敢自己的武功很厉害,但绝对能保护自己不被人欺负。”

    逸儿开心道“太好了,等逸儿学会了武功,就可以保护娘亲了,再也没人敢欺负逸儿了。”

    洛璟宸听到这话,心抽痛了一下,询问“之前经常有人欺负逸儿吗?”

    逸儿笑笑道“都是过去的事了。”

    “以后洛叔叔保护你,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和你娘亲。”洛璟宸看了眼周冰凝,。

    周冰凝看了他一眼,立刻收回了视线,不敢与他对视,更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自己不是已经与他的很清楚了吧!

    可是逸儿听到这话却很开心“太好了。”

    “药来了,药来了。”李御医端着药急匆匆的赶来了,生怕耽误了,孩子会等不了。

    大家都很担心孩子的情况,知道药熬好了,纷纷过来看看孩子。

    洛颜儿也挺担心的,这么的孩子,受了这么大的罪,这若是在现代,也就是吃点消炎药,打几瓶点滴的事,在古代,却能要人性命。

    百里御风拥过她的肩,示意她莫要担心。

    洛璟阳忍不住打量了眼周冰凝,这个女人,到底有何特殊之处,竟让大哥为她有如此大的变化。

    洛璟宸见状,立刻将李御医手中的药端过来,重新折回床沿坐下,看向逸儿道“逸儿,药好了,喝了这药,你的病就会好起来。”

    逸儿点点头。

    周冰凝将儿子扶起来,洛璟宸用勺子一点点将药喂进逸儿的口郑

    逸儿服下药之后,李御医“让孩子平躺下来,这个药需要服用三次,今晚服下后,先让孩子睡个好觉,明日早上再服用一次,晚上再服用一次,便会好起来。”

    周冰凝立刻弓腰行礼“多谢李大夫。”

    李御医淡淡一笑道“周姑娘无需谢在下,要谢便谢洛公子吧!是他及时帮孩子采回了药,否则我就是有再高的医术,也救不回孩子。”

    周冰凝看向洛璟宸,再次鞠躬“多谢洛公子。”

    洛璟宸起身将她搀扶起来“周姑娘无需与我客气,我过会救逸儿,这是我对逸儿的承诺。夜深了,你陪着逸儿早点休息吧!我们便先出去了。”

    周冰凝点点头。

    大家走出去之后,来到厅堂,洛颜儿走到洛璟宸面前,有些自责道“大哥,对不起,今我与周姑娘了一些话,她好像误会了。”

    洛颜儿将自己与周冰凝的话与大哥听。

    洛璟宸听后,并未责备她,而是温声道“没事,只是周姑娘与你并不熟,等她与你熟悉了,便不会误会了。”

    难怪她今晚会出除了自己的人,可为奴为婢报答自己,只是她却不知,真正亏欠的人是自己,自己亏欠了她。

    洛璟阳开口道“误不误会的确不重要,孩子的病很快便会好起来,到时送他们离开,她便会知道,大哥对她并没有什么企图。”这个女人对大哥的影响太大了,还是早些让她离开的好。

    洛颜儿看向洛璟宸。

    洛璟宸语气坚定道“我会带他们去京城。”

    听到这话,大家一怔。

    洛颜儿询问“大哥,莫不是你——真的看上了周姑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