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郁闷

    与未来大舅子的谈话异常顺利,这让李泽异常的开心.说起当初第一次见面,两人都是乐不可支.从那个时候起,李泽就开始打起了柳成林的主意,一步一步,终于将这位横海悍将笼络到了自己的麾下,非但如此,两人还成了亲戚.

    这算是买一送一了吧!

    一开心,就喝得多了.

    李泽酩酊大醉.

    柳成林虽然也喝得有些头重脚轻,但比起李泽来,他还是强得太多,仍然能歪歪扭扭地一路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才倒头睡下.

    一觉醒来已是大天光,外面的雪依然在下着,却有愈来愈烈之势,揉着有些因为宿醉而痛的脑袋,匆匆洗漱吃完早饭的李泽问着李泌:”今天,我要见谁?”

    “公子,按照昨天的安排,今天您首先要见得是深州杜腾,还有胡十二.”李泌道.

    “胡十二这小子啊,哈!”李泽笑了起来.

    “今天一大早,胡十二就来了,正在前院等着呢!”李泌道.

    “让他先等着吧,总得先见了杜腾再说,没有道理先见他的,哪怕他是我们秘营出来的人.”李泽笑着道:”杜腾来了吗?”

    “刚来不久.”

    “好,你去唤杜腾进来,你自己便去陪胡十二聊会儿天吧!”李泽笑道:”你们都出自秘营,想来也有许多话说吧.”

    “我与他不熟!”李泌说着话往外走去.

    李泽哈哈一笑,胡十二这家伙在秘营里人缘不好儿,里头绝大部分真正认识他,恐怕还是他被扒了裤子揍屁股的时候吧,不过这个家伙的确有能力,也有魄力,这一次他来深州所做的事情,让李泽刮目相看.倒也没有辜负自己把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了半年时间.

    杜腾一进门,便跪倒在了地上,以额触地,口称死罪.

    李泽没有去扶他.

    凝视着眼前的这个家伙,过去也应当算是自己的死敌吧.苏宁三百精骑自德州进入石邑,然后再穿越大青山准备去收拾掉自己,这其中便有杜腾的谋划之功.要不是自己早就在石邑有了柳氏这一根线,那一次,自己说不定真就栽了.

    说不恨这个家伙怎么可能?就算自己这么说了,杜腾这家伙就能信?

    李泽摇了摇头,不必惺惺作态.

    “杜别驾,说我心无芥谛,只怕你也不信,那我们倒不如开诚布公,打开天窗说亮话.过去你的确有罪,的确该罚,但是后来你能悬崖勒马,迷途知返,为我扳倒苏宁,抓住费仲,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以前的罪也好,功也好,我们就此一笔勾销,从此不再提起,你觉得如何?”李泽缓缓地道.

    杜腾抬起头,脸上却是有了喜色:”多谢公子宽宏大量.”

    “这不是我宽宏大量,是你自己挣来的.”李泽摇摇头:”有过当罚,有功当赏,李泽纵然年纪不大,但这一点却也是分得清的,你当初协助苏宁谋我,终是没有成功,但你协助我拿下苏宁,费仲,却是实实在在的.”

    “多谢公子不罪之恩,回头杜腾便辞去别驾之职,就在深州杜家庄园之内寸步不离,直至终老!”杜腾再一次叩头道.

    李泽哈哈一笑,走了下来,弯腰扶起杜腾,”那就不必了.既然说了以前的是非恩怨就此一笔勾销,那从今日起,我们就要重新相处了,你这样有才能的人,我还是不会让你在乡间终老的.那岂不是让人骂我无识人之明.”

    杜腾至此方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虽然他也大致能猜到李泽不可能因为过去的事情收拾他,但毕竟李泽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心性到底如何,他心中终是没有底儿.所以只能以退为进,试探一下李泽,现在看起来,事情倒如自己所猜想的那样,李泽不会将自己弃之不用.

    作为成德老臣,自己是除了曹信之外第二个走到李泽面前的人,如何处置自己,想必不管是镇州,还是赵州,有很多双眼睛正在盯着呢!

    现在看起来,李泽的老练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不是故作大度,反而坦承说出对自己的不满,就此恩怨两勾销,重新开始的态度,让杜腾更能相信李泽的诚意.也让他确认,李泽以后不会再秋后算帐.

    “公子如果还觉得杜某有用,杜某必然鞍前马后,不遗余力.”杜腾拱手道.

    “坐!”李泽指了指大案前的椅子,自己也回到了大案之后:”杜别驾对于我的用人之道以及将来的施政原则,想必是有些了解了吧?”

    “自然.”杜腾点头道:”自从明白节帅决定选择公子为继承人之后,杜某便一直在关注着公子在翼州的一言一行以及翼州那里正在实行的一些政策.不敢说有深入的了解,但却有了一些粗浅的认知.”

    “那你觉得如何?”李泽饶有兴趣,身子后靠,十指交叉一起,看着杜腾问道,他也想知道成德的这些一方大佬们对自己在翼州推行的那一系列政策的看法.

    “前路必然很艰难!”杜腾实话实话,”成德仍然是以地方大豪,富绅,地主,世家为基础而构建起来的权利体系.就拿深州来说,以前是苏氏,黄氏,杜氏为首的三大家,下面衍生出许多小家族以及依附于三大家的其它家族,官吏,基本上出自于这些家族,将领,甲士,也大都出自这些家族.”

    “这么说来,你是反对的了?”李泽笑问道.

    “杜某不敢.杜某待罪之身,为了赎罪,自然是唯公子之命是从.”杜腾欠身道.

    “黄氏已经被苏宁灭了,你杜氏又支持我,那么在深州,还有别的人能阻挡我吗?”李泽问道.

    “苏氏!”杜腾提醒道:”公子,苏氏才是深州第一大家.苏宁谋叛,到现在为止,知道的也不过是少部分人,而且以苏氏与节帅之间的关系,节帅不可能斩尽杀绝.我听说……”

    “你听说了什么?”李泽皱眉道.

    “我听说夫人去世的时候,最后的遗言,便是要节帅保全苏氏这一脉.”杜腾低声道:”所以节帅这个时候是绝不会同意动苏氏的,公子如果动手,不免落下不仁,不孝之名.”

    李泽不由得冷哼了一声,苏宁哪怕落到了这个地步,却仍然因为先人的遗泽,而像一砣黄泥巴一样,沾在自己身上,甩都甩不脱.

    “公子接下来必然要入镇州,而入镇州的第一件事,便是苏夫人的葬礼,只怕公子还是服热孝!不管如何,苏夫人总是公子的嫡母,而苏宁也算是公子的舅舅.”

    “舅舅!哈哈,哈哈哈!”李泽怒极反笑,但又不得不承认杜腾所说的是事实.自己想要平稳地接手成德,便不得不接受这一切.

    “推行翼州政策,深州可以先做起来,苏氏不动,便先不动吧!他们终究也只占了深州三分之一.”李泽淡淡地道:”等到其它地方改制完毕,再来慢慢地动他们.”

    “公子是要我来做吗?”杜腾咽了一口唾沫.

    “杜腾,想必你也清楚,我的治下,军政,民政是截然分开的,现在你可以选择,是继续当你的别驾管兵,还是当刺史治政?长史,我会另外派人来.”

    杜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知自己如果以后要顺顺当当的,就绝不能染指兵权了.当下便道:”属下愿意就任深州刺史.一任刺任做完,属下便也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了.”

    “那就如你所愿吧.你任深州刺史,逐步完成深州的改制.只要做得好了,一任刺史之后,又何尝不能再高升一步呢?”李泽道.

    “多谢公子!”杜腾站了起来,一揖到地.

    送走了杜腾,李泽坐在哪里生了一会儿子闷气,最终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管是从此时的法律,或者是宗法礼法,苏氏的确算是自己的嫡母,见了她的面,自己要叫一声母亲,而自己的亲生母亲,却只能叫一声小娘或者姨娘了.好在苏氏已经故去,不然真要见面了,那才叫不好相处,这一声母亲,自己哪里叫得出来?

    门被轻轻敲响,然后推开了一道缝,一个脑袋先探了进来,然后胡十二整个人便挤了进来,一进门,便跟杜腾一样,五体投地的拜伏在地上.

    “公子,十二想死你了.”

    听着胡十二这石破天惊的开场白,满腹心事的李泽倒是被逗乐了.

    “滚起来吧,一年多没见,虚头巴脑的东西倒是学了不少,过来让公子好好瞧瞧!”李泽笑骂道.

    胡十二一骨碌爬了起来,大步走到了李泽面前.

    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这家伙与过去有了明显的不同,一年的时间,不仅长得更高更壮,更重要的是身上有了一种真正的铁血军人的气质了.

    “不错,不错.你在深州做得太好了,好得都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不过对你接下来的安排,倒是让公子我有些做难了,今天便听听你自己的意见吧!”李泽笑着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