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南海航行记(四)

    话说甘宁等人离了交州,使着巨大的战船,乘风破浪南下。

    很快他们就到达了林邑国的象林城。

    对了原来林邑国境土本皆为日南郡属地。

    三十多年前,有一个叫区连的占族人造反侵夺了附近的数个县,然后称王号林邑国。

    林邑国的境基本就在长长山脉以东的狭窄地带,各县城城池都极容易受到海面的攻击。

    所以发现汉军大船浩浩荡荡开来之后,现任的林邑国国王带着老婆孩子向长长山脉的密林深山中而去。

    这个方法林邑国方面屡试不爽,与交州的矛盾一直都是尖锐的,大小战不断,所以林邑国人也习惯了。

    反正打不过就跑,汉军要是留小部队在城他们就从四野招集族人攻城杀汉人。

    这是他们一贯的战法。

    “瓜娃子哟!狗屁的林邑国,别说人了,连猴子都没有看到一只!”甘宁兵不血刃的拿下了象林城,进城之后就连连吐槽,感觉没啥意思了。

    这狗屁的林邑国人太特么的胆小了吧,老子还没攻城就跑路了。

    而且城内干净的连耗子都没有了。

    大千怪事,无奇不有。

    辛评道:“看情况是他们有意撤退的,所有生活用品全带走了,没有留给我们一点有用的东西,这是将我们当成了交州的军队!”

    甘宁道:“那怎么办?现在人没有找到,我们也不可能在这里等,要不一把火烧了所有城池!”

    辛评摇摇劝道:“不可!如果我们烧了这里的城池,林邑国人就会永远仇视我们,这正是交趾方面希望看到的,士家最期望的是我们与林邑国爆发战争,灭了林邑国,如此他们可以兵不血刃的南下收复大汉境土,然这对我们没有任何益处,反而要折损一些将士。

    到不如留着交好林邑国,让它暂时牵制士家,多一个敌人,士家在交州的权势便弱一分。”

    所谓远交近攻,如是也。

    甘宁气道:“问题是现在我们想跟林邑国这帮王八蛋好好聊一聊都不行,他们人都走了,还怎么谈!”

    士家在交州的影响力确实是巨大的,四郡太守皆为其四兄弟,其它各地的官员也是士家的族人。

    俨然是一方名副其实的土皇帝,小日子过得比中原的世家还要舒坦。

    “无妨,我们现在退出城,在城里放两个精美的瓷瓶,一匹上好的丝绸,一坛酒,一盒蚊香,还有我们东莱的军旗就行了。”辛评笑着说道。

    甘宁挠了挠后脑勺道:“随便你吧,这群猴子未必董你的意思!”

    放好五失样东西,甘宁等人蹬上战船,然后继续南下,数日到达后世的湄公河流域。

    此时这里属于扶南国,扶南的国土是较为广大的,其辖境大致相当于当今柬埔寨全部国土以及老挝南部、越南南部和泰国东南部一带,同时在周边地区拥有一些属国。

    扶南国几乎统治了整个中南半岛,是这一片的主宰。

    众所周知,湄公河下流水网弥补,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是良好又理想的农耕区。

    湄公河有九个出海口河水最终汇入南海,依着许定给的地区,甘宁等人沿着一个出海口西进北上。

    “主公果然没有说错,这里是天堂呀,这么大的平整区域,土地又肥沃,四季炎热,一年三熟不成问题呀!”甘宁等人逆水而上,发现这里跟交点相比又是大不了一样。

    天气更热不说,所望之地,皆是沃土,心情自然是激动。

    尤其是看到野生的水稻随意的长在荒野之上,无人打理,竟然也有不俗的收成,更是大为惊天。

    天下之地无奇不有。

    这里真是天堂。

    他们没有前行多久,反而是命令人下船去收割水稻,充实他们的粮草。

    “呜呜呜!”

    就在众将士收割水水稻的时候,一群穿着暴露,只有下肢被毛布所遮盖,手里拿着木头做的标枪的人从远处奔来,边奔边发出怪叫。

    “呵呵!竟然敢来偷袭我军,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战船上的甘宁等人早以利用望远境发现了这群扶南国的士兵,于是一挥手道:

    “华雄,命你部去击溃来敌,给我至少捉十个俘虏!”

    华雄道:“是!”

    谁叫他是陆战队长呢,这群穿着暴露看起来不像是正规军的军队,甘宁都不屑出手,所以干脆让华雄去跑腿了。

    华雄带着人下去,长弓短弩,一阵猛准无比,

    遭到迎头痛击,这些扶南国又发现怪叫声开始后退逃跑。

    华雄带着人追击,很快又斩杀了几十人,捉到一点俘虏。

    不过大部分的扶南国还是跑掉了,毕竟他们对这一带更为熟悉。

    从交州带来的向导,有一个也通些扶南国语,盘问之后,甘宁等人才知道在往上流行不远就有一座叫沙城的扶南国城池。

    这里的扶南国人发现已方之后,很中意东莱水军的战船想要俘获为已用。

    而且守城的城主以派人回王都通知扶南国王混盘盘,相信不久扶南国大军就会南下。

    “嘿!这是好事,好久没有痛快的打一仗了,既然这个扶南国对我们的战船这么感兴趣,那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实力,什么叫不可以觊觎。”甘宁越听越高兴,他就是一个战斗积极份子,有仗打才舒坦。

    众人同样是手痒,很快战船开赴上流,发现了一坐城池。

    此时城内的扶南国人正严阵以待,准备好了各种守城器械。

    做为附近最大的城池,作为扶南国东南方最重要城池之一,不光守备完善,将士也多。

    “华雄你部上岸,从陆路进攻敌城南门,记住架投石机,给我狠狠的砸。”一但进入作战状态,甘宁便发挥了其大将风度,开始沉着指挥。

    卸下华雄等人,甘宁领着水军战船继续往上走,进攻有码头的东门。

    战船停在码头上,所有床弩齐齐对准了沙城上的扶南士还有那迎风飘着的旗帜。

    当然甘宁没有立即发起进攻,他在等华雄那边先打,让扶南国人先尝尝投石机的威力,吓坏了在上床弩,这样效果会更好。

    而沙城的扶南国人压根没有见过投石机与床弩,见汉军围而不打,架起投石机与床弩当成摆设,顿时哄笑讥讽起来。

    然后城上的守将叽里呱啦的吐出一大段,甘宁问向向导:“那侯子说啥?”

    “回将军!他说让我们赶紧溜,别出来丢人,说我们攻城都不会大,就会虚张声势,摆些大木头出来唬人。”向导注意着甘宁脸上的表情,见甘宁并没有想象的暴怒,于是继续解说道:

    “他还说,他们国王正率领十万大军到来,如果我们在不跑就留下来当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