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夜雨繁星

    第四章夜雨繁星

    灯火因没有灯油而熄灭,走马灯也不再转动出影子。

    坐在蒲团上‘静禅’修行的少女睁开眼睛,起身拿起一个葫芦往灯碟中添加香油,大殿中有些冷清,一阵风拂过,吹动画满符咒的布条,铃铛也随之晃动响起。

    “前辈晚上安好!”少女行礼道。

    眼前,一个神秘人站在少女身边。

    “又在看昔日度朔山上,你父亲救你母亲之事?”神秘人问道。

    “是的,前辈。”少女点头回答道。

    这名回答的少女便是李四的女儿,那名诞生在‘度朔山’上的婴儿,李倸儿,法道华存

    “忘记过去,对你的修行有好处。”神秘人说道。

    “不忘记过去,这是人之本性。”李倸儿回答道。

    “真是和我那游历四方的徒儿一个德行。”神秘人回答道。

    此时,一阵铃铛声传来,一位年轻小伙顶着一个蒸笼方盒走了进来。

    “菜都做好了。”年轻小伙对着李倸儿与神秘人说道。

    年轻小伙将蒸笼往一张四方的桌子上一放,将蒸笼中的饭菜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我可先吃了啊!你们不吃可就要被我吃完啦!”年轻小伙说道。

    说罢,三人便围在这箱子上吃起饭菜。

    “每次来都要吃宵夜,弄的我半夜起来又是蒸馒头的又做菜,小时候就逼我做苦力劳动,长大了还这样,当时自己可不到三岁,这是在乱用童工,知不知道!我可从山下菜市场的大娘口中听说了,天神可不是这样的,大爷肯定是个冒牌天神!”年轻的小伙嘀咕道。

    嘀咕的年轻小伙叫‘张天元’,是张三的儿子,在‘度朔山’上无意之中被神荼、郁垒所救,当时张天元还只是婴儿,献祭成贡品运送到‘度朔山’被鬼神吃掉。但当正要被吃掉之时,那些鬼神却被神荼、郁垒所吃掉,张天元才得以抱住性命。说到这里还可以说说李四救下妻子之后的事情,李四救下怀孕的妻子,其妻子分娩生下李倸儿后便飞升化道,因为其以人之身躯踏入‘度朔山’,所以无**回,也就是这时莫名出现这位神秘人,其自称要了却凡间徒儿种下的天数,一定要要让徒儿归位天界,便用‘诞生本源’为法度,将李四的妻子归入天界净水,如此一来,李四的妻子便成为‘天神’。李四因天数殆尽,自然被一位幽冥深渊中的白色‘厨子’带走,一切又恢复为平静。至此之后,‘度朔山’因为其‘红黑白门’之间有一颗大桃树,便被来往鬼神称为‘桃都山’。而神荼、郁垒两位也在度朔山上种满桃树,两位大仙更是一直守护在红黑白门两侧,只要见到心恶之鬼神,便二话不说直接吞掉。

    面对嘀咕张天元,神秘人手中幻化出戒尺往其脑袋上敲了三下,张天元头上瞬间顶起大包。

    “也不知道大爷的戒尺是啥做的,又硬还打的人疼。”张天元摸着自己的头说道。

    “你这小子头铁的让‘神明三尺’都打不动,让我手都麻了还只说疼,你是真疼还是假疼?也和我那不肯归位的徒儿一个德行!”神秘人看着张天元说道。

    “什么嘛!小辈被长辈用戒尺打,是肯定疼嘛!不过大爷,我可从山下的人那里听说了,从未知道有哪位上古先天大仙是像大爷这般折腾人的。”张天元口中嘟囔说道。

    “你这混小子,看我不……”神秘人欲将手中的戒尺往李天元头上打去,但不知何故又放下。

    “天数呀!天数呀!”神秘人说罢消失不见。

    神秘人消失,李倸儿瞪了李天元一眼。

    “倸儿,你们修道之人口中谈论的天数天数什么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呀,是不是特别好吃呀?每次大爷来都在谈。”张天元吃着手中的馒头说道。

    “自从你从盘古山出来后,你口中除了吃,还能说什么?”李倸儿回答道。

    “嗯!那便是倸儿是我还未迎娶过门的媳妇。”张天元想也没想回答道。

    “我可没说过要嫁给你。”李倸儿噗嗤一笑,然后指着吃剩下的碗筷继续道:“快去把碗洗了。”

    “好嘞!”张天元说着便收拾了起来。

    故事继续……

    在大殿房顶上的李倸儿望着星空,手中漆黑方尺上亮起星光,李倸儿有些落寞的摇摇头。

    “嘿!”

    张天元突然窜出来对着李倸儿吼道。

    “无聊。”李倸儿看着突然出现的张天元一脸冷漠道。

    “可真是奇怪,为什么每次都吓不到你?”张天元疑惑道。

    “我就算不听不看,我也知道你在我身边。”李倸儿回答道。

    “我不信!”张天元说道。

    “自从盘古山回来起,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感应的到。”李倸儿说道。

    “不会吧!难道倸儿用了什么法术!”张天元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以为我会像你一样无聊?我才不会对你使用法术。”李倸儿说道。

    此时的张天元才没管李倸儿的话,这直接就将自己脱个精光。

    “一定是身上中了什么印记法术,不然怎么会呢?”张天元还在那一本正经的说道,同时摆动那溜光的身体,似乎在查看有没有印记。

    而就在这时,天上的月亮突然爬升了起来。透着月光之下的张天元是全身溜光!

    “啪”一声。

    一阵雷在房顶落下。

    李倸儿生气的走了!

    张天元全身炭黑抱着房顶角的一尊雕塑。

    这尊‘望天犼’雕塑张开大嘴,似乎是在嘲笑张天元。

    “你干嘛又笑我?”张天元对着那尊雕塑说道。

    “我给你说,今天大爷又来这里蹭吃蹭喝,还……”

    叨叨叨,满身漆黑的张天元对着这尊‘望天犼’雕塑一直唠叨,雕塑似乎落下无奈的汗。

    ……

    山下的一处农家,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头正将自己的耳朵捂住。

    “这大晚上的又是在干嘛!”老头转了一个身说道。

    随后这个老头又呼呼睡了过去。

    ……

    随着太阳升起,裸睡在屋顶上的张天元伸展着懒腰!

    “啊!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进山给倸儿弄点果子吃!”张天元全身溜光对着太阳说道。

    说着张天元便穿好衣服。

    远处那浓雾正慢慢散开的山林中,一阵啼叫之声。

    ……

    镜头转向一处小溪旁边,一个穿着破烂斗篷的人晃晃悠悠行走在路上。

    这人十分怪异,身上似乎冒着浓烟,而且这人一直躲在阴影下行走。

    一根红色的细线,一只没有铜芯的铃铛。

    这个穿着‘破烂头蓬’的人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处,在地上来回翻滚。在极力挣扎之后,踉踉跄跄的拿出一枚铜钱放在那只没有铜芯的铃铛中。

    此时这个人慢慢站了起来,稍微的舒了一口气。随后来到小溪边,解开自己的破烂斗篷,开始在溪水边中清理自己的脸,溪水倒映着这个人黑漆漆的倒影,以及那一双发红的眼睛。

    “这是第一百枚硬币!也就是说我已经到了‘灵通大先府’的地界。”这人继续将破烂的斗篷戴在自己的头上,缓慢的走向远处那若隐若现的大殿。